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46章 幕后黑手

第四十六章幕后黑手

叶若维手一顿,唇被吻住。

大自然清新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即便身处浓浓的血腥中,可是他身上的气息依然清雅,只是身子有些凉,唇也有些凉。

叶若维瞪着君屏幽,她不认为在这样的地方做这样的事

情能有好的感受。

君屏幽并未有深吻,而是浅浅的在叶若维的唇齿间转了一圈便放开她,贴着她的唇瓣低声喑哑的道:“你还算是有良心,知道回来找我!”

叶若维没好气的推开他,“我回来是想看看你死了没有!”

君屏幽低笑,身子被推开,手却紧紧扣住她的手腕不松,他看着叶若维,眸光退去清凉,温暖如春,“我知道你会回来找我,所以我如何能死,要死也是别人!”

“是,祸害遗千年,你自然是死不了!”叶若维瞪了他一眼,居然还有心情笑!

“千年不够,万年也不够,我总要一直陪着你的!”君屏幽唇瓣勾起,笑意蔓延,“我就想着这个女人对我没良心惯了,会不会有良心一回?如今总算是老天不负我,让我等到了一回。”

叶若维眼皮翻了翻,关老天什么事?

“等你等了这么久,我饿了。”君屏幽慵懒道。

“这么些死人堆在这?你还吃得下饭?”叶若维看了看周身躺的横七竖的尸体,故意恶心他。

“不在这儿吃,我们回王府!”君屏幽看也不看那些死尸,紧接着道:“你做给我吃,这几天来回奔波,连休息都顾不上,饭更没好好吃,你要补偿我!”

“我不会做饭!”叶若维想着她折腾了老半天,自个儿还饿着呢,还给他做饭,想得美!摇头否决,“不去!你不好好吃饭是你自己不好,凭什么我补偿给你?”

“那好,我们就在这儿,一块儿饿死算了!”君屏幽莫名的看了叶若维一眼,语气鲜有的阴郁。“为了等你,我特地饿到现在,两眼都开始冒金星了……”

叶若维不语,心想着,饿饿死倒也省心了。

“乖,我们回府,我饿死了,不就没人陪你了嘛?”君屏幽声音忽然温柔下来,面色如春暖花开。

“谁要你陪!你给我滚开!”叶若维郁气被憋在心口,想着她哪辈子倒霉遇到这个男人,居然还喜欢他?简直就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好!”君屏幽听话的向后退了两步。

“再滚远一点!”叶若维瞪着他。

“好!”君屏幽又退了几步。

“再滚得远一些!”叶若维郁气稍稍散了些。

君屏幽又退了几步,看到叶若维还是一脸阴郁,无奈的扶额叹道:“不能再滚了,身后全是死人……”

叶若维忽然被气笑了,转过身,不再理会他,辗转看到身后亦是黑压压一片的死人,眉头紧皱,或许,还有暗哨埋伏也说不定,这片林子过于密集,反倒成了那些暗桩隐秘的最佳场所,的确不宜久留!

“蓝卿,你出来,我知道你在!”

话落,一袭蓝衣忽然从暗处现身,脚步颇为酿跄。

“今日,我也遇到了十几名黑衣人,你家王爷平时就要对付这么多的敌人么?”叶若维看了蓝卿一眼,见蓝卿胸前有一片血迹,染红了蓝衣,呈现出一抹耀眼的深紫色,显然是受伤了。

蓝卿不语,望向王爷,平日里王爷都让她瞒着娘娘的,如今,没有他的命令,自然不能说。

“还用问么,自然是有人觉得我们两个人太过碍眼,希望我们齐齐消失了才好。不过,可惜,他似乎小瞧了你。”

身后的话语传来,叶若维眼睛眯起,想着如今这宫里她根本认识不到几个人,想要她性命的人无非就是後宫之人,也不奇怪,但是,想要他们两个一起死的人却并不多。

君冥皓虽然冷血,但如今大权在握,根本不需要搞这些小动作?况且他要杀她,早就杀了,何须等到今日,清夜自是不必怀疑,依他对怀柔的心,就算是杀了自己,他也不会伤害她,那么,也就剩下後宫之中的人了。

冷贵人……皇后……还是太后?

放眼整个天澈,在她所认识的人中,能在天澈翻云覆雨,有能力动用这些死士来杀她的人可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也就是这些。

冷贵人虽然如今神智不清,可不代表她身后就没有势力,皇上那么心系于她,自然是看着冷将军的面子上,冷将军当年有能力拥护新帝上任,想必手中的势力不小。不过,她至今还拿捏不准冷将军会不会是幕后的那个人,因为她毕竟没有伤害冷贵人。

再者就是皇后背后的穆王府,如今因她之事扳倒了皇后,穆王府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她,更何况君屏幽当众揭穿了皇后的阴谋。即便是动不了冷将军,恐怕也会将矛头指向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她,还有多年不曾干政如今为了一个女人开始过问朝事的幽亲王。

还有一个人…她几乎捉摸不透……那个人从一开始就将自己的城府掩得极深,甚至不动身色的干政多年。明面上是一副享福老太太的模样,保养甚好,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心计之重,眉眼愈是深邃,便愈是藏了秘密。虽然如今还不能料定是她,但是,终有一日,那个老狐狸的尾巴会露出来,不过,恐怕,天澈将会变天……

想到这,她周身顿时寒毛竖起,冷笑道:“区区这七十人,也未免太瞧得起我们了!”

“不是瞧不瞧得起的问题,是不想太过打草惊蛇,毕竟这天澈的天如今还没变。不过是想稍稍给点震慑而已。”君屏幽淡然道。

震慑?难不成,自己的武功已经曝露了?呵,也对,她这点身手瞒过皇后还可以,瞒过那个老狐狸谈何容易?亏得怀柔这么多年的隐忍了,不过现在倒是可以舒一口气了,反正已经被知道了。

今日她又与清夜纠缠到了一块儿,那个女人自然是坐不住的,加之那个腹黑的三番两次的阻碍她,遂下了狠心连他一并除之。亦或许,她本就想除了屏幽?

依他现在的威望,恐怕不仅是那个老狐狸想除了他,这天澈上下所有对皇权有意的人恐怕都想除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