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47章 重返皇宫

第四十七章 重返皇宫

叶若维沉思间,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蓝卿闻声匆忙起身欲去打探。

“蓝卿,你先回府疗伤吧。”君屏幽道。

尽管这点伤不至于要了她的性命,可是,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蓝卿止步不动,叶若维自然知道她是何意,无奈道:“走吧,你家王爷有我呢!”

话落,蓝卿终于不再坚持,蓦地化为蓝烟,消失在林间。

“喂,你如今怎么不随身携带隐卫了。”蓝卿走后,叶若维忽然想起这人是何身份,出门怎么可能仅仅只带了一个护卫在身边。

“他们全部被我罚去修习武功了。”君屏幽淡然道。

……叶若维无语,就知道这个男人喜欢较真,那一百隐卫怕是怨恨死自己了。

二人不再说话,等待那匹快马接近,只见远处忽然飘来一个太监模样的人。

叶若维一怔,回头看君屏幽,那腹黑的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无常,想必是认识了。

“他是谁?”终是耐不住好奇,问出了口。

“陆公公,原先是父皇身边的人,如今是在皇上身边当差,是皇宫里倍受尊敬的老人了。你不必忌惮,他对我们不存在恶意。”话虽这么说,但随之语气微沉:“来得真不是时候!”

“哈哈哈”叶若维突然大笑起来,别人不知道这人的心性,她还不知道?

这是在抱怨今日吃不着自己亲手做的饭了。

“日后有的是时间做给你吃,放心吧。”叶若维对于这人的腹黑是知道的,虽然看似平静,可内心指不定打什么小算盘呢,为了防止他再一次做出惊人举动,只好先给点甜头压制着。

“也罢!”君屏幽一叹,神色似乎有几分抑郁。

叶若维笑着安慰了君屏幽一眼,又收起了大把竹叶放入袖中,先前为了防身已经用掉大半,如今来的虽然不是敌人,可不代表不会变成敌人,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先做准备为好。

君屏幽不以为意,似是没看到她异于常人的举动,辗转面色恢复平静。

不多时,陆公公赶到,径自忽略了这满地的死尸,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拣了一处干净的地方飘身而落,看似轻功了得,白须飘扬间俯身无比恭敬的向君屏幽和叶若维行了一礼,“老奴陆鼎给幽亲王和怀妃娘娘请安!老奴是奉皇上之命来请怀妃娘娘回宫,皇上如今已经查明了事情真相,处置了皇后,所以,还请怀妃娘娘莫要再怪皇上处事过于武断,尽快回宫才好。”

“陆公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叶若维看着陆鼎,想着可惜了这个名字,是个太监。他既然是皇上身边的人,又是服侍过两代帝王的人,约莫也是有些地位的人,不过居然对她这般恭敬,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盛气凌人,倒也是真本事!

“老奴是听夜亲王告知的。”陆公公道。

“清夜?”叶若维眼睛眯起。

“是,老奴刚接待完皇上回宫就撞上碰巧路过的夜亲王,他得知皇上回宫后正大发雷霆欲动用城内兵马找您,遂让老奴来这里碰碰运气。不想幽亲王也在这里,老奴若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陆公公依然垂着头,回答的极为恭敬。

叶若维想着君清夜果真还是容不得自己和君屏幽在一起,但又想,这世间又有几个男人能容得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处在一块儿?

“好,辛苦陆公公了,我们这就回宫!”君屏幽看了叶若维一眼,语气平静,但任谁都听出他刻意加重了“我们”二字。

叶若维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人需要当着一个公公的面秀恩爱么?皇上可没叫陆公公请他回去,这人脸皮倒是真厚!

陆公公难得的笑了,眉梢一扬一扬的,甚是舒缓,“老奴还要回宫伺候皇上,就先走一步了!”

一番话落,拂袖而起,飞向林外的快马,不出一盏茶的功夫,马蹄声消失在林间。

叶若维随后飞身而起,回头瞪了君屏幽一眼,“还不走?!”几秒后,一袭紫衣轻盈而起尾随其后。

一白一紫划过林间甚是和谐。

两匹玉龙雪马蓦然看到主子归来,欣喜之下,纷纷抬起头,长鸣一声,转而伏地而起。

两人随即落座,追着陆公公的方向策马奔腾。

叶若维上马之后,忽然想到陆公公的年纪恐怕已过半百,但是骑马之速却如此之快,着实不简单。微微蹙眉,“如今宫里的太监武功都如此高绝么?”

“自然不是,他是皇宫里唯一一位会武功的太监,且是先皇特赦的,当年,先皇在御花园险些遇刺,是他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救了先皇的命,事后,太监总管知道他偷练武功想要打杀了他,但皇上却亲自赦免了,还将他破格提到了自己身边重用。地位不仅高于宫内的所有下人,甚至高过皇宫的侍卫。”君屏幽道。

“原来是这样!”叶若维点头道。

蓦然,忽然想起好像还有哪里不对……

“君屏幽!你居然给我下套!不是说好不回宫的么?!”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么火大,光顾着听我们二字,自动忽略了回宫。还以为那人只是简单的秀恩爱,怪不得那老太监莫名的笑了。

现在一想,大概就她一人还蒙在鼓里了,真是莫名的火大!

居然毫无防备的就应了下来,人果真不能碰感情这东西,失去理智不说,现在连防备也没了,被人卖了居然还替他数钱,有没有天理了!

“不是你催我走的么?”君屏幽无奈的叹道,似是很委屈。

“你!”叶若维无语,想起自己的确这么说过……一下子胸口的气再次郁结,就差没吐血。

她处事一贯果决,要么就不应人,应了就会立马去做,现在既然答应要回去,自然就会立马动身,暗叹……遇人不淑啊。

君屏幽暗笑,不知从哪变出两块竹叶清糕,递给叶若维,“先吃一些!宫中的食物还是少碰为好,这一路不好带吃食进宫,出来恐怕要一会儿。”

“哼!”叶若维看也不看那清香扑鼻的糕点,兀自加快了马速。

君屏幽浅笑,塞了一块儿到嘴里,暗暗点头赞道:“嗯~真好吃!”随后也加快了马速,追了上去。

叶若维莫名的瞪了一眼转眼就与她并驾齐驱的腹黑狂,没好气的道:“拿来!”

说实在的,折腾到现在,肚子还真饿了。

回宫的食物是铁定碰不得了,鸿门宴神马的她还是知道一些的,食物没毒,估计也会有很多埋伏,到时候光对付他们就够了,哪还有时间吃饭?

光是这一点,她就不得不佩服这腹黑狂在关键时刻考虑的还是蛮周到的。

这糕点虽然只单单一小块儿,可是却好似现在的压缩饼干,一块儿下去,肚子居然奇迹般的不饿了,还口齿留香,着实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