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48章 空白圣旨

第四十八章 空白圣旨

“这些黑衣人的出处显然不简单,皇上一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堂而皇之的提只会引来皇上厌烦,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皇上近日才处置了皇后,得罪了穆王府头大的很,若是再大动干戈,估计,这天澈就真该变天了!”一番话落,君屏幽打探了四周一番,似是在观察有无潜伏暗哨。

叶若维暗暗闭上了嘴,他分析的已经够透彻的了,再说下去,恐怕会引人耳目,君屏幽的反应无疑提醒了她,注意隔墙有耳。

蓦然醒悟,这番话的确不该在人前说,遂警觉的闭上了嘴,两人再不言语,向皇宫方向奔去。

不多时,并驾齐驱进了城。

依旧一路畅行无阻,城内的一切恍若因他们的到来而静止,过往人群见到这一紫一白的二人纷纷停止了前行,呆呆的看着他们经过。

守城之人更是看傻了眼,原以为是仙女,但如今再次经过,终于看清。不由感慨:那不是怀妃娘娘吗?怎么会和幽亲王在一起?

“你要不要下马去逛逛?”君屏幽似是注意到了另一匹马的马速在减慢,轻声问道。

“不用了,早些回去也好早些出来!”叶若维单是想着又要见到那个冷血的男人了,逛街的心情就全没了。

“好!”君屏幽这次应的爽快。

二人转而加快了马速,穿过繁华的主街道,不多时,宫门显现在眼前。

叶若维的秀眉皱了皱,但还是没有降下马速,径直冲了进去。所幸陆公公先前知会过,娘娘待会儿会回宫,这才没有被冲撞个不及。

君屏幽自然不会示弱,一同越过宫门,一路骑进了宫内。好不惬意,还是第一次在这皇宫里面骑马,又是和喜欢的人,脸上的愉悦不觉加深。

你说我们今日向皇上请旨赐婚好不好?”君屏幽问。

叶若维一怔,这话太突然,让她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他想做什么,这个人一向来说的出做得到,不过没来由的事他一般不会做。

一瞬间,降下马速,回头看着君屏幽,将他眉眼仔细的打量了一遍,见他神色没任何一样,忽然扬眉:“今日请旨赐婚?”

“嗯,就是今日,请旨赐婚!”君屏幽点头。

“你确定?”叶若维看着他。

“确定!”君屏幽肯定的点头。

“你没生病吧?”叶若维忽然有些想笑,但在君屏幽的严肃之下,强自忍着。

“你说呢?”君屏幽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但语气却不容置否。

“为什么?”叶若维想着若是他今日请旨赐婚的话,今天别说鸿门宴了,估计一口水都能将她呛死。

“你不觉得今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君屏幽忽然将她的手放置自己的脑门上,示意他没病,更没发烧。

“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叶若维猛地抽回手,这里毕竟是皇宫,如何能光明正大的做这些亲密动作,他不想活,她还想活呢。

“你就不好奇皇上为什么那么着急找你,君清夜为何偏偏今日来寻你归去么?”君屏幽蓦然质问道,神情鲜有的凝重。

“那个人性格捉摸不透,要找一个人随时都可以还要什么理由?至于清夜,大概是担心我出事。”叶若维不以为然。

“你也知道随时都可以,但为何偏偏是今日?”君屏幽忽然反问,紧接着又问:“你就不好奇那日我弃你而去,皇宫发生了什么?”

叶若维一怔,她的确这些日子太过安逸了,到没怎么关注,应该说压根将皇宫抛诸脑后了。

“我想蓝卿应该告诉你那事是关于我父皇的了,但是,具体是什么,她不清楚自然也无法告知你,所以,你不知道倒也正常。但是,你既然选择了回宫,那就必须要面对。”

君屏幽顿了顿,看了天际一眼,紧接着道:“我父皇临终前曾留给了我一道空白圣旨。那日我进宫,正是因为这道圣旨被皇上发现了。所幸的是皇上并没有发觉这道空白圣旨有什么异样,所以为难不了我。”

“那道圣旨不是空白的?”叶若维蓦地惊醒。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父皇自小疼爱我,自然凡事都为我想好了后路。那道圣旨用的是无水墨水眷写而成的,必须遇水才会显现字迹,但是,比起那上面的字,我宁愿拿它换你!”君屏幽坦然道。

“所以,那人如今大动干戈的要找到我,是因为当年先皇的遗诏?”叶若维领悟。

“没错,父皇曾在小时候与我开玩笑道,要我长大后继承皇位,然后娶你,但是,那都被我当成玩笑抛诸脑后了,现在一回想才领悟,父皇那时的话是真正出自内心的。不过,我后来遭遇了大难,所以……都没能兑现,父皇临终大概是放心不下我,遂留下了那道空白圣旨。但是,他错就错在太过信任太后,将其中的奥秘告诉了他。”即便这些是秘辛,君屏幽却说得无比坦然,引得怀柔心底一度发寒,却惊得说不出话来。

“所以,如今的我成为了众矢之的,而你,再三的招惹清夜,也惹她厌恶,依我判断,她铁定用了某些手段,告诉了皇后,紧接着辗转到皇上的耳畔,所以,才这般着急的要找到你。早先在林间,虽然没有和我戳破脸,但是,想来那些杀手他也有一半功劳!陆公公自从我父皇去了之后待在皇上身边,虽然不动声色的在幕后替皇上办了不少事,但是还是会念及先皇的恩惠偷偷帮我,所以,他此番亲自来寻我,自然也是有他的道理的,与其这样暗躲着,不如明着进宫,有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君屏幽的语速并不快,可是叶若维却总觉得思维跟不上。但是有一点她听明白了,那就是,他们恐怕要在皇宫里住一阵了。

单是这样想着,叶若维便莫名的烦躁,瞬间觉得自己又被君屏幽给忽悠了。

当初是他将自己硬生生拽出去的,如今还是他,这般莫名的将她送进来,默默感慨:这个男人变卦的速度简直和翻书有得一拼。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