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49章 江山太重

第四十九章 江山太重

“行了,你回去吧。”叶若维落下一句话,快速的向前骑去。

倘若现在离开,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既然光明正大的回来了,便没有再偷偷溜走的道理。

君屏幽缓缓跟随,不予置评。

叶若维埋着的头忽然抬起,回头忘了一眼忽然沉默的君屏幽,玉颜依旧看不出什么变化,但却望着晴空依旧的蓝天。

她顺着他的视线对着天空看了片刻,忽然叹道:“这天澈的天就快要变了,今日我故意抛下了君清夜,虽然让他看清了我的决心和冷血,但似乎也激发了他潜意识里对怀柔的愧疚,虽然现在还是平静的,但只不定那日就突然爆发了,若那日真的到来,屏幽,你就出手吧!”

叶若维的声音极轻,似乎随意说出,又似乎是经历过沉淀雕琢之后冷静而言。

君屏幽忽然勒住马缰,停下看着叶若维,目光静静。

叶若维也看着他,两人一前一后,却好似一对璧人,良久,她扯了扯嘴角,问道:“怎么样?”

君屏幽笑了笑,忽然掷出袖中的一条绢帕蒙住她的脸,声音温润平静,“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叶若维忽然眼前一黑,隔着绢帕挑眉。

“嗯,不怎么样。”君屏幽兀自摇了摇头,目光继续看向天空,朵朵白云轻盈的浮着,虽无法胜于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但如今来看,要变天似乎还没那么容易。

良久,他轻声道:“江山太重,我负担不起,我能负责的,也就是一个你而已。”

叶若维的心顷刻间被触动,她一把扯掉覆在脸上的锦帕,目光直直的看着君屏幽。

君屏幽忽然收回视线,对她勾起嘴角,低声絮语:“你这几日非但没瘦,反而沉了,马儿驮你都有些费力了。”

叶若维翻了翻白眼,但却反驳不了。

她知道,他从来都不会嫌弃她胖或是瘦,这一句无非是在埋怨她招惹了皇上还不够,偏偏又扯进来了一个夜亲王,这几层关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最后,张了张嘴,才勉强出声,“还不都是因为……”你把我惯的,忽然话音一转,“我怎么不觉得我胖了?”

君屏幽看着叶若维轻笑,片刻,他落马,飞身抱过叶若维,飘落间,将唇落下,重重的在她脸颊印下一吻,低声道:“旁观者清,我说你胖了,就是胖了。”

他这是在宫里显摆着告诉宫人他对她的权威性么?

叶若维无语。

“幽亲王这是在夸奖本宫?”

“嗯!”君屏幽点头。

“说本宫胖便是夸赞?”叶若维挑眉。

“嗯!”君屏幽一本正经的又点了点头,一字一句地附在她耳边道:“你胖了,正好证明你已经长开了。”

叶若维脸腾地一红,看着君屏幽一本正经的模样,想着他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话本来应该没有一丝情色之意,可是怎地她偏偏听得这般羞愧,果真是黑心!

她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见他还是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反而轻袍缓带,步履清浅,眉目端正,无半丝异样,仿佛方才说出那句话的人不是他一般,莫名的气愤,不觉脱口而出:“你如今瘦死了,照你的话说,大概是没长开吧?”

君屏幽忽然顿住脚步,低头看着叶若维,鲜有的皱了皱眉,“嗯?”

叶若维听到这样的声音忽然感觉这春日煦暖,风和日丽的怎么这般阴冷,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抬头,一片乌云正顶在自己头上,不觉一哆嗦,“唔,好冷啊,你将我放下来,我得快点儿回去了!”

君屏幽看着她不说话。

“哎呀,我饿了,这半天下来,那糕点早消化没了。”叶若维伸手去推他,总算是用对了巧劲,从他怀里哧溜一下蹦了出来,脚步轻快的向前走了两步,回头向君屏幽扮了个鬼脸,顽皮的道:“你不饿呀,走,我给你做好吃的,绝对是你没吃过的!”

君屏幽眸光微微敛了一分,这才收了黑线,抬步跟上叶若维。

两人静默的走了一段儿,叶若维忽然有些心虚,想着这腹黑的这次怎么这么轻易就放过她了?

不自觉的转过身,倒退着脚步走着,盯着君屏幽看了半晌,却见他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自始至终神色不变,小心试探的问道:“喂,你…听到我刚说什么了吗?”

“嗯。”君屏幽没有语气的应了一声。

叶若维见他听到了依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暗想应该是不在意了,顿时放下了心,走回来,伸手拉住他的手,五指与他如玉的手穿插交缠在一起,手臂轻轻在两人中间摇晃摆动,心情忽然变得极好,偏头笑着道:“君屏幽,将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什么话?说你变胖了,还是张开了?”君屏幽挑眉。

“你故意的是不是?”叶若维狠狠的捏了他一把,转而耍性子道:“再前面那句。”

君屏幽嘴角微微一勾,看着她,重复道:“江山太重,我负担不起,我能负担的,只有你!”

叶若维忽然笑了,心情雀跃起来,将君屏幽的手甩高落下,又抬高,再放下,几次之后,松开手,忽然侧身将他搂住,仰着脸孩子气的问:“真的是这样吗?”

“嗯!”君屏幽低头看着她,那眼神像是在看满世界,忽然笑着点了点头。

叶若维“唔”地一声,将脸埋进他怀里,低声道:“人家都是爱江山胜过美人,你倒好,抛弃了江山,只要美人,傻不傻?”

“不,我是江山与美人都不爱!”君屏幽反驳道,辗转又道:“你胖成这样,哪还算得上美人?”

叶若维忽然好笑,这人显然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蓦地抬起头道,“不是美人,怎么入得了堂堂幽亲王的眼?”

“一株烂桃花而已。”君屏幽缓缓吐出七个字。

“君屏幽!你真是不遗余力的打击我,方才守城的人看着我眼睛都直了,街上百姓哪一个不看傻了眼?也就你能这么说我!”叶若维本来的好心情被这一句话一击瞬间给扔到爪哇国去了,不由得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愤然叱道。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都该说:“对,你就是美人,谁也比不上”的吗?怎么到他这里倒好,不会哄就算了,还浇一盆冷水。

只能说,他果然不是一般人。

“所以才是烂桃花,到处给我招蜂引蝶,害我差点没被毒蜂给蜇死。”君屏幽慢悠悠的道。

话落,叶若维看着他,依旧是一本正经的模样,突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这人腹黑惯了,连说情话都带着股怪味,也罢,谁要他的确说的是事实呢?

蓦地,君屏幽如玉的手掩唇轻咳了一声,但是宫人分明看到他玉手后分明的笑意。

二人一路再无话,堂而皇之的去了怀柔宫。

难得的是这回宫的一路都颇为安静,连宫人都甚少。

叶若维偏头看向君屏幽,“想吃牛排还是沙拉,自己选?”

君屏幽挑眉,显然不懂她说的那是什么,不过,还是极为从容的说道“牛排。”

叶若维偏头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人到底是食肉动物,连问都不问就选了牛排,倒是聪明。

正好,她也喜欢牛排更多一点,二人遂不再说话,加快了脚步。

才刚踏进宫门,房间忽然从里面打开,一人探出身子,熟悉的声音响起,“怀妃娘娘!奴婢可把您给盼回来了。”

叶若维一愣,蓦然在脑中思索,良久才记起她是谁,转而敌意的道:“你还没走?”

双儿闻言一颤,“娘娘……,您怎么一回来就要赶奴婢走?奴婢……奴婢犯什么罪了?”转而噗通一声跪下,望向幽亲王,无比纤柔的道:“幽亲王,您可知奴婢是哪做得不好,惹娘娘生气了?”

叶若维嗤笑一声,看向君屏幽,道:“交给你了,我去做牛排,若是等我回来还没处理好,今日的牛排就没你的份了。”

话落,径自向小厨房走去。

这硕大的怀柔宫,冷僻的就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宫人了,不过也好,落得清静!

才走到一半,忽然想起自己住了没几天,根本不知道小厨房在哪,蓦然就想起宛若了,平日里吃食都是她在照料,这丫头人呢?

几番周转,好容易才找到了一个类似小厨房的地方,高兴的向里走去,就看到一个身影在里面忙活,听到外面有动静,好奇的迎了出来。

“宛若?!”叶若维一惊,还真是她。

相较之叶若维的吃惊,宛若倒是颇为淡定,“娘娘,您回来了?饿了吧,奴婢听幽亲王说待会儿会带您回来,遂紧赶慢赶的做着饭呢,宫人都差不多走光了,奴婢只能自己动手了。”

照那丫头的反应,看来是回来有一会儿了,呵,那个腹黑狂么?他倒是真没把这当别人家。

叶若维恍然,脸一红,啐了一口,“果真是着了他的道了!”

宛若捂着嘴笑,看了叶若维一眼,对着她揶揄道:“这说明幽亲王待您是真心的,别人可没这待遇。”话落,她看向厨房内,又道:“他怕宫里的吃食有问题,这些食材和器具都是让绿影在王府精心挑选仔细检验过亲自送来的,还让奴婢时时刻刻的看着,别让外人接近,就怕被人动手脚。绿影还说只需守着食材和器具待会儿您回来会亲自下厨,奴婢还不信,心想着娘娘自小娇贵,从未下过厨如何能做得了这些活,所以先做了饭,就等您和王爷回来直接可以吃。”

叶若维瞪了宛若一眼,暗怒她心里到底还分不分的清谁才是主子,那个腹黑狂说她是烂桃花,呵,他才是,连一个宫俾都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给收买了。

宛若见状,立刻垂下头,再不敢取笑和言声,生怕一个不小心娘娘又发火儿,小脸被憋得通红。

“出去吧,哦对,去洗两块儿牛肉,剔骨后拿给我。”

生气归生气,答应了的事儿还是得做,牛排虽然不是什么大料理,不过在这古代做起来还是会费点时。

宛若应声开始忙活,叶若维也不停歇,动手开始准备佐料,酱料倒是齐全,关键儿是腌制的时间把握不好,不管了,先试试,日后再调整,总会熟练的。

“娘娘,好了。”待叶若维差不多调弄好佐料,宛若手拎着两大块儿肉质精密的牛肉碎步迎来。

叶若维应声后接过,用刀切成5,6厘米大小,抽出脂肪去皮,随后放入了佐料酱中腌制。

“娘娘,您在做什么呀?”看着娘娘无比娴熟的捣腾着牛肉,宛若不由得惊讶,转而好奇的问道。

“牛排。”叶若维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转后一想这里还没这新鲜玩意儿,便改口道,“就是想尝试另一种方法做牛肉,待会儿若是成功了,赏你一些尝尝鲜。若是做不成功,那就下回再说。”

“嗯,奴婢先谢过娘娘!”光是听名字就觉得很新鲜,宛若倒是还小,有好吃的自然嘴馋了起来。

叶若维将牛肉浸入料汁腌制后,便着手架起了烤架,这古时的烤架不比现在的先进,不过倒也顶用,放上炭火,不一会儿就考热了。

顺手就捞起牛肉烤火儿,效果与烤箱大相径庭,不过那香味儿却是真切的扑鼻,别说宛若馋的直流口水了,叶若维也恨不得立马抓一块儿就下肚。

所幸这两大块儿牛肉精密的很,光是切半就足够饱腹了。

“看来本姑娘的手艺没下降!”叶若维有些自鸣得意。

不久,牛排装盘,叶若维用刀一挥,一刀下去,两块儿顿时变成了四块儿,宛若讶异,这多出的一块儿,不管了,吃了再说。

只看到娘娘突然端了一块儿走出了屋子,向房顶喊了一句:“下来吧,我不会告诉你家王爷的。”

顿时一抹青烟飘然而落。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绿衣女子暗惊,她记得她隐藏功夫一直了得,如何会被发现,何况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呵呵,直觉!”叶若维自然不会告诉她,她如今功夫了得。

虽说她与蓝卿同是君屏幽的贴身护卫,可是,两人的性格脾气却相差太多,蓝卿性格稳重,她却鲁莽多事,倒不是不信任她,只是她会武功一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如今身在宫中不比在外面自由了,在对这个宫中没有彻底摸透之前,还是谨慎低调些为好。

叶若维见那丫头下来,顺手就将手中的牛排递给她,单看她翻了翻白眼。那眼神似在鄙夷她不会做饭就不要应承下来,现在做出了这类黑不溜秋的东西,能吃么?

不过,终究是耐不住这牛排的香味,再加上宛若啃得津津有味的声音,很不情愿的接过,然后没好气的道:“你别以为一块儿牛排就能让我接受你,我可没蓝姐姐那么好的脾气!”

虽然嘴巴是这么说的,不过,尝过牛排的味道后,不自觉的就开始对叶若维有了好感,

不过,牛排吃完,这好感也就随着牛排入肚一块儿没了,冷声道:“我上去了,记住你说的,不准告诉王爷!”

叶若维笑着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绿影孩子气起来还蛮可爱的。

大概是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叶若维端起剩下的两块儿牛排,顺手准备了两把匕首向大殿走去。

宛若牛排消化入肚后,见娘娘已经离开,这才想起方才好像听到绿影的声音,但出了屋子却没有看到人,便又径自回屋端了饭菜,收拾妥当也向大殿走去。

此时,双儿离开了怀柔宫。

叶若维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总之,自回到大殿之后就没看见了,也不过问,毕竟是那个腹黑的办的事儿,她放心。

君屏幽依然从容淡定的站在殿前,这回倒是极守规矩,主人没在屋里,他自然不敢推门而入。

唯一变化的是身上的衣服好似已经换过,那袭脏污不见了,似乎刚刚那一番打斗在他身上根本就没有留下丝毫痕迹。浅紫色的锦袍在阳光照耀下越发显得洁净无暇。

叶若维倒是对打打杀杀这些刀光血影的事儿从小具有免疫力,所以也没放在心上。端着两盘牛排就和没事人一样踱步到君屏幽的面前,道“进屋吧!”

君屏幽目光落到那两块儿看似没什么卖相叫做牛排的东西,一双凤眸一眯,转而叹道:“原来……你真不会做饭……”

声音颇为无奈。

“不用进来了!爱吃不吃!”叶若维闻言,加快了脚步进了屋,放下牛排就欲关门。

“我又不挑食,浪费可惜!”君屏幽嘴角微勾,扔下一句话就追了上去,赶在叶若维关门之前进了屋。

叶若维倒是颇感新鲜,这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人居然不挑食,说这话谁信?不过随后看到他无比优雅的用匕首切了牛肉就放进嘴里,丝毫没有嫌弃的表情反而还无比享受,内心的怒意瞬间消散,想着,这人若是敢有半点嫌弃的意思,她这辈子就再也不下厨给他做了!

不过,难得的是这腹黑狂第一次吃牛排竟然也能这么从容……靠,果然不是人。

她刚刚还想着这回必须要看到他出丑好好嘲笑一番呢~

不由得闷声,愣在原地。

良久,想起牛排凉了就不好吃了,遂赶紧的上前拿起匕首准备开吃。

不料盘里的牛排不见了……

再抬头,看到那个腹黑的正在慢条斯理的切着,刚还嫌弃她不会做饭,现在是谁吃了还不够?莫名的白眼。

君屏幽笑而不语,良久,将整盘牛排切好,推到叶若维的面前,温声道:“娘娘请慢用。”

“哼!这还差不多!”叶若维刚欲发作,看着这切得精细的牛排,瞬间没了脾气,内心似是有一股暗潮涌来。

说实在的,还是第一次有人为她做这些呢,入嘴的牛排瞬间被一股温暖的味道所取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君屏幽就这么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人儿将牛排一块又一块儿的送入口中,表情不自觉的染上一层笑意。

牛排吃尽,宛若的饭菜也已经尽数上了桌,不过这二人却再提不起食欲了。

无奈,宛若只好将这满桌的饭菜收回,走之时不解的看了二人一眼,似是觉得他们之间像是萦绕着什么,氛围很奇怪。

不过,这就不是她该关心的了,收拾妥当后,她便退了出去,脚步清浅。

“喂,绿影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宛若走了有一会儿,叶若维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份宁静。

“喜欢我的人多了。”君屏幽眼睛也不眨一下,依然凝视着叶若维。

“你也不知道脸红!”叶若维发现,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做得最多的动作就是翻白眼,尤其是面对着这个人。

不由得撇撇嘴,叱道:“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自命不凡,自视清高,自吹自捧,自我崇拜,自我陶醉,自负其能!说的大概就是你这种人!”

“原来你这么了解我?”君屏幽眸光微闪,嘴角笑意渐浓。

叶若维顿时一噎,然后立即扬起头冲君屏幽道:“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君屏幽意味幽深的看着叶若维一眼,点点头,“嗯,形容的还蛮透彻。”

叶若维立即得意地挑挑眉。废话,这么多年她虽然孤僻,可是看人还是精准的,若是连区区一个人都看不透,心理学不就白修了。

不过,有时候还真看不透,自来到这个世界,她修习的那一整套心理学方法就从来都是时而管用时而如浮云。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