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50章 日式温泉

第五十章 日式温泉

不知道过了多久,宛若突然挑开门帘走了进来,见这二人仍然对峙着,有些无语。

但却被这两人的孩子心性给打败了,一边笑着,一边走到衣柜旁去给娘娘找出件干净的衣裳,“娘娘,奴婢先伺候您沐浴,待会儿皇上说要过来,不过您不必着急,陆公公说他这几日忙于朝政,约莫很晚才会摆驾怀柔宫。”

“什么?!”摆驾怀柔宫是什么概念,为毛要先沐浴更衣。

难不成是……

顿时心里就炸毛了。

“娘娘?”宛若有些不解,这被皇上临幸不是每个妃子求之不得的事儿嘛,虽然说早先皇上对娘娘有什么误会,但是,如今误会解除了,皇上回心转意,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再者说,夫妻哪有百日仇的。

自打娘娘从冷宫出来之后,其实细心的人发现,皇上对娘娘的态度已经变了,虽然表面还是那般的冷漠,可凡事还是会考虑到娘娘的,再加上那日突然亲自去寺庙接娘娘,至少在她心中,皇上还是对娘娘不错的。

叶若维移开视线,看了看对桌的男人,然后对着空气咕哝道:“我怎么感觉他像是在养一只高贵的金丝雀,高兴了出来逗几下玩,不高兴了就关着好几日不见,还不容许它逃走。”然后转手抚了抚重新带回手上的紫镯。

“金丝雀?”宛若疑惑的看着叶若维。

“就是西方童话故事里一种类似于百灵鸟的鸟类,羽毛是金色的,看起来极其高贵美丽,唱歌也很好听,因此很讨皇亲贵族喜欢。”叶若维一边用天蚕丝的帕子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镯子一边给宛若解释。

宛若好奇的道:“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鸟?”

“嗯!”叶若维想着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如果有,她一定亲自去把它放生,因为太可怜了。

宛若惊诧的点点头,附和的道:“娘娘知道的就是多,不过奴婢还是不理解那西方是哪,童话故事又是什么。”

“你若是知道,那才稀奇了,行了,出去吧,沐浴这种事我自己能行。”叶若维擦拭完镯子,再无东西可擦,有些烦躁。

宛若不解的退了出去,话虽是这么说的,可自小跟着娘娘,也学到不少东西,不至于这么无知啊。

君屏幽这才将笑声放了出来,道:“金丝雀么?我倒是没有见过会说人话的金丝雀,有意思。”

“那你见过会杀人的金丝雀么?”叶若维鄙夷道,这人说话倒是真不忘腹黑本色,果断有一种再说一句就想掐死他的冲动。

尤其是她如今还烦躁着呢。

君屏幽偏头看向叶若维,目光落在她极为难看的小脸上,须臾,眸光移开,又看向她紧攥着他衣襟的小手,清泉般的凤眸微凝。

“说话啊!”叶若维催促着君屏幽,心想着他会如何回答。

君屏幽从叶若维拽住他衣襟的手上移开视线,淡淡道:“你确定要在这儿杀了我?”

“你觉得呢?”叶若维轻笑,这人倒是直白。

君屏幽蹙眉,问道,“皇上可快来了,你难道不怕他看到你屋子里躺着一个男人?”

“我会怕他?哼,怕也不怕!”叶若维冷笑愈发的浓烈。

“可是我怕啊,你知道的,人死了就没法开口了,不开口就没法解释,要是死了还背负一个“奸夫”的骂名,皇陵大概也容不下我了。”君屏幽慢声慢气的道,“不过,我若是活着的话还能阻止皇上来,这样,或许就不必遗臭万年了。”

叶若维脸一黑,“歪理!”

“那你就杀吧,不过我怕你还来不及处理尸体,皇上的龙驾就到了门口,到时候是拒门不出呢还是被他强行推开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也管不着了,不过,据我所知,没有一个妃子有权利关着房门不让皇上进来的,即便有,她的下场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君屏幽娓娓道来,声音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叶若维皱眉,这人倒是想得挺深。

“你要不要先去洗澡,洗完说不定事情就全解决了。”君屏幽挑眉。

叶若维一听事情能完美解决,顺手就拿起衣物,想也不想就向里间走去,想着这么些日子下来,身上都该发臭了,虽说是春日,但也该好好洗洗了。她走到门口,看着这热气腾腾的贵妃池,蓦地被热气冲回神智,警醒的回头问君屏幽,“你不会耍我吧?”

想着他腹黑的很,要耍她容易的很。

“宽心去洗吧,我待会儿要出去一下,解决了他再回来。”一番话说的从容不迫,让叶若维不得不信服他有这能力。

叶若维蓦然想到这人手里铁定拿捏了不少皇上的把柄,关键时刻,腹黑倒也不失为是一种能力。遂垂下头,半晌道:“那我洗了,洗完若是还没处理好,你就别回来了!”

说完,暗自拿了衣服就往里走,想着最好是两人同归于尽,这样她倒也省心了。

不过这偌大的池子,就和日式的温泉池一样,别说两人了,十个人下去游都不会嫌拥挤,如今才注意到这怀柔宫的建造还蛮有日式风味的,只可惜,即便是金屋,也比不上自己的家住的宽心。

尤其是脑海里一浮现那个讨厌的男人阴魂不散的情景,连泡澡的兴致都没了,不过转念一想,那腹黑狂关键时刻从不会出岔子,兴致又回来了些。

泉眼处,温泉水还在涓涓流出,温润的水面不断的冒着热气,铺面而来尽是舒缓之意,让叶若维不得不松懈了全身的戒备。

麻利的脱了衣服就将自己埋入水里,温热的水汽瞬间将她包裹,暖融融的。

她懒洋洋的闭上眼睛,好像所有的烦心事都没了,不知不觉舒服的睡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宛若做好晚膳,见娘娘还未出来,不由担心,打开门进去,见娘娘居然睡着了,想喊,但又不敢,只好闭了门出去。

两个时辰后,叶若维依然在睡,宛若不得不将饭菜拿回去热,犹豫了半晌,但还是不敢推门进去将娘娘叫醒,只好又退了出去。

一连几次,天渐渐黑了,叶若维依然在睡,宛若正下定决心要将她喊醒,就在这时,君屏幽缓步走了进去。宛若脸一白,忙不迭走到门前对幽亲王一礼,“王爷,娘娘正在沐浴……”

“嗯!”君屏幽似是在方才等得过程中喝了一些酒,脸色微醺,但脚步依然轻缓沉稳,不见丝毫凌乱。

叶若维看似睡着,脑子却不停地转动。

“若是不困就不必睡了!”君屏幽的声音忽然响起。

吓!她自认为自己的装睡已经到了一定水准了,没想到这人居然能发现?

当初部队可是请了最具资历的心理学大师对她进行催眠试验,她硬是装睡得大师以为她真被催眠了,后来她莫名的突然扮了个鬼脸,那老头当场血压高就犯了。

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过她对自己的装睡技术确实是蛮有信心的,想起旧事,叶若维不由睁开眼睛看着君屏幽,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君屏幽一脸淡然的看着她,从容不迫的吐出两个字:“感觉。”

叶若维险些血压爆表,所幸她心理素质不错,她瞪着君屏幽,这个人已经黑到让她无话可说了。

“还没泡够?”君屏幽忽然挑眉。

“不够!”叶若维这才想起自己还在温泉池中,下意识的用手去捂胸口,所幸都浸在池中,什么也看不到。

“你这几天除了吃饭,几乎都在睡觉,怪不得重了不少。”君屏幽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缓缓道。

“我乐意,要你管!”叶若维气恼的回道。

想想前世,过得虽然是和别人同样的时间,一样是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分钟。

但是,人家的时间都是按天计算,她的时间是按秒计算。

她计算不出来她究竟有多久没好好睡过了,但绝对计算的出来她这么多年睡过的好觉有几个,也不过每年休假的那几日而已。

如今好不容易逮着了机会,自然要睡个够。

“以前是管不到你,但如今你既然答应嫁给我了,我就得管了。”君屏幽慢悠悠的开口,见叶若维不理他,转而淡淡的道:“既然你不打算上来,那么我就叫皇上过来吧,他应该很乐意……”

“你……”叶若维睁开眼睛,恼怒地瞪着君屏幽。

君屏幽视而不见,对屋外吩咐:“宛若,去把皇上……”

“你滚出去!”叶若维腾地坐起身,她好容易才躲过那个人,早已讨厌死他了,那人若是还过来,她就该头疼了,还泡什么澡,睡什么觉?

“好!”君屏幽嘴角微勾,浅浅一笑,不再纠缠,步履轻慢的走了出去。

随后,门外传来女子的闷哼声。

声落,一袭青影在暗夜若隐若现,辗转翻下落在门前,姿势不太雅,看来是不小心摔下来,又像是惊弓之鸟,一个不小心被打下来的。

叶若维不用想也知道是绿影,只是没想到她这么晚还没走,看来是准备在房梁过夜了。

穿衣间,就听闻女子声音传来……

“王…王爷”绿影知趣的低下头准备领罚,知道自己隐得再好终究瞒不过王爷她也懒得解释了。

叶若维穿戴整齐,推门而出,瞥了宛若一眼,那丫头显然是为自己没能拦住幽亲王而自责,小脸红的跟红苹果一样。

罢了,她若都能拦住,那他就不是君屏幽了。

“出来了?”君屏幽狡黠的打量了叶若维一眼,转而目光继续落在跪在地上的绿影身上,缓缓道:“这丫头偷看你洗澡,你想怎么处理?”

叶若维忽然有些好笑,这男人怎么不说自己公然闯入温泉池偷窥妃子沐浴?

“就罚她家王爷一个月禁闭吧。”叶若维学着君屏幽的口吻,接道。

话落,就看到绿影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想过叶若维会这么说,一副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她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更多的是得意,想着这回看那腹黑狂要怎么解困。

“什么人?”门外忽然传来数声怒喝,转眼间,怀柔宫四周就围上了十多名锦衣卫。

叶若维正在得意,不想数名锦衣卫就突然堵在门外了。她一怔,转念想到肯定是方才绿影那一声叫,惊动了皇宫巡夜的暗卫?

没想到这宫里的戒备是如此的高,呵,她如今功力恢复了,单挑这几个人倒是小意思,不过,她如今还不想动手。

遂,单是挑了挑眉,看向从刚刚开始就僵着脸的君屏幽,道:“若是不动声色全部解决掉这些人,免罚倒是可以考虑。”

话未落,就见绿影夺门而出,速度之快就如一股青烟,所到之处,暗卫无声倒下。

“呵,到底是你的人!”叶若维笑了笑,想着这丫头护主心思倒是极厚,若是能为她所用,倒也不失为是一只左膀。

“我的还不就是你的?”君屏幽挑眉,难得听她一句夸,瞬间解了内心的气闷。

“那可不见得,她一心向你,若非如此,如何能事事针对我,到处对我充满敌意,看我洗澡倒是假,担心你做出什么不轨之事倒是真。”叶若维扬眉道。

“以后就亲密了。”君屏幽不以为意。

“什么叫以后就亲密了?”叶若维翻了个白眼,这人说话向来词不达意。

谈话间,数名暗卫已经全部倒下,叶若维暗惊,这丫头的功力较之以往又增长了数倍,转而疑惑的看向君屏幽。

君屏幽作势无奈的一叹,“唉,可惜了,本来还想去暗室,关自己个数把月的,这几日都不练,功夫都快生锈了,没想到她解决的这么快。”讲到这里,他顿了顿,凤眸微微闪了闪,紧接着道:“暗室可是练功的好地方,进去一日,武功就可以精进不少……”

叶若维忽然有一种天昏地暗的感觉,想要这男人示弱…简直是天方夜谭!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