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52章 传音入念

第五十二章 传音入念

叶若维疾步走了很久,胸腹中一直压抑着一股莫名的情绪,发泄不出,消散不去,一直堵在心口,即便外面凉风习习,也吹不散她心中挤压扭曲的情绪,让她即便一身白衣整个人看起来较之往日却显得冷暗阴沉。

宛若跟在身后,早先还招呼娘娘慢些,但愈走愈是连大气也不敢出,沿路的宫人见了更是跪了一地,想着怀妃娘娘这是头一次发火儿吧,这样温柔如水的人发起火来竟也是这般的凌厉。

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皇上的寝殿。

寝殿大门口,宛若轻声开口:“娘娘,您还是明日再来吧,皇上兴许是歇下了。”

叶若维回头瞪了她一眼,转而不顾侍卫阻拦就要进去。

“住手!”一个老太监迎了出来,瞬间制止了门口的侍卫,转而笑脸对叶若维道:“怀妃娘娘,您可来了!老奴正要去怀柔宫请您呢,没想到您这么快就赶来了!”陆公公正应声而出,见到叶若维一愣,连忙上前对她恭敬一礼。

叶若维收回视线,看向陆鼎,淡淡出声,“陆公公这是何意?”

“您不知道?那您怎么突然来了?”陆鼎一愣。

“想来就来了,还需要理由么?再者说,皇上不是今晚要去本宫那儿么,为何到现在还不来?”叶若维回头看了宛若一眼,见她还没走,摆了摆手示意她回去。

宛若愣了愣,但没敢再逗留,不舍的看了娘娘一眼,往回走去。

“也是!怪老奴,没有通知及时,不过现在也不晚,皇上罪的不省人事了,今晚,娘娘就不必侍寝了。”陆鼎点点头,忽然看了四周一眼,默默的用意念说道:“幽亲王今日突然来找皇上下棋,皇上并不答应,说光下棋没意思,要喝酒才肯下,所以两人边下棋边饮酒,到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变成一人一坛猛灌,可把老奴给吓坏了,拉都拉不开,所幸幽亲王和皇上看上去都还清醒,没闹出什么事儿来,可是幽亲王离开后不久,皇上就醉的不省人事了,不知幽亲王如何?”

陆公公闭嘴不语,传音入念却技巧纯熟,叶若维听得分明,连忙用同样的方法回道:“那两坛酒可有问题?”

辗转一想,自己不会传音入念,立刻警觉的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什么异样,陆公公是自己人,应该可以放心,遂稍稍安了安心。

“没有,两坛酒都是前不久西域进宫的圣灵泉,老奴检查过,酒没问题,这才拿给皇上和王爷,就是不知道王爷今日为何会碰酒,老奴活了大半辈子了,可从没见他沾过酒。”

叶若维暗暗一喜,知道管用,立刻回到:“这酒可烈?”

“嗯,圣灵泉是采集了天地精华,加之西域特有的圣泉水酿造而成,这酒入喉清冽如泉水,但是入胃却如火烧,后劲儿十足,一般人光闻味儿就醉了,何况皇上和幽亲王各自灌了整整一坛。”

“什么?一坛?!”君屏幽疯了!叶若维一惊,差点儿将话蹦出口,所幸意念专注,没有被惊扰打散。

“所以啊,老奴不放心,就想着幽亲王会不会受不住这后劲儿,借着知会您的名义跑出来了。”陆公公活了大把年纪了,早已将先皇托付的几位皇子视作比亲骨肉还亲的人,所以,哪一个都放心不下。

“陆公公可知圣灵泉解救之方?”叶若维稍稍平复了下心境,想着所幸酒没有问题,不过这可不是一般酒,所以王府存着的解酒汤药肯定不管用,再加上…君屏幽他………喝酒本就是大忌,估计解了酒也……

“有是有,只是刚刚全给皇上喝下了,老奴……这就将方子报给您,娘娘要切记,这方子不要落得外人手中,否则老奴性命不保!”陆公公专注意念,将脑中的方子一一汇过去。

“嗯,好!记下了,陆公公快回吧,皇上再过会儿怕是要酒醒了,可千万别让他起疑!”叶若维郑重其事的用意念回道,转而轻瞥了周围侍卫一眼,示意陆鼎小心这些人,转身就走。

“恭送怀妃娘娘!”最后一句,陆鼎故意当着众人的面说,确保屋里屋外听得分明,然后若无其事的往回走。

到底是宫中生活多年的老人了,叶若维若是此前还对他怀有些许戒备,但如今也被他的睿智所诚服了,老一辈有老一辈的心计,若是用在好地方,倒也不失为是一种善念。

倒是那个腹黑狂让她恼怒,呵,喝醉了就想赖在她宫里不走了么,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这事儿要论责任,他和那个冷血的男人都要担一半!喝酒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他分明可以躲过,依他的腹黑程度,不想喝有千万种方法,她倒是小瞧他了,喝不了还猛灌,倒是个人才!

这样想着,心内半丝内疚也无了,回到宫中,径自关上房门就欲睡去,管他醉的不省人事呢?醉死了才好,哼!

一朝入梦,醒酒方子便也带进了梦,与周公一道逍遥去了。

“娘娘?您……”宛若看着娘娘表示越来越看不懂了,这出门前还心急如焚,怎么回来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开口叫了一声,就被挡在了房外,无奈,只好在门外守着,等娘娘什么时候变了心意她好问。

左等右等也没等娘娘开门,倒是等来了蓝卿。

“宛若,你家主子呢?”蓝卿的额头稍稍有些细汗,看得出是焦虑所致,但整个人却较之在林间精神了些,显然早先受的伤已经调理过了。

“在……里面。”睡觉……,宛若本能的缩了缩,想着睡觉是说还是不说,不过这半天没动静,肯定是躺下了。

“嗯,我知道了。”蓝卿一得知叶若维的行踪便化为蓝烟向屋里探去。

引得宛若还以为方才是幻觉,一眨眼的功夫,蓝姑娘就不见了……

蓝卿的功夫本就在绿影之上,她若不是刻意打草惊蛇,这宫中的暗卫是决计发现不了她的。

绿影贵在隐秘技巧精细,可是,她的气息却不稳,容易被探到,所以,方才叶若维才轻易的察觉到了她的存在,但是,也只能知道她的大概位置,不知道她躲在哪儿。

这两姐妹虽然不是亲的,可是武功同出一宗,所以,出入皇宫若不是刻意的露出马脚,简直和回自己家一样。

当然,蓝卿因为功夫底子厚,略胜一筹,所以,她进屋之时,就像蓝烟袅袅,根本没引起任何人注意,包括叶若维。

此刻,她睡得正香,泡过温泉,睡前又疾走了一会儿,正是春困的好时机。入睡的很快,睡得也极香。

蓝卿见势,眸光破碎出一丝无奈,看来娘娘是铁了心不管她家王爷了。

但是,她不能不管。

娘娘,得罪了……蓝卿心里暗暗说了一声,转而抱起了叶若维就化为了一股蓝烟。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