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53章 府中暗室

第五十三章 府中暗室

一转眼,就到了幽亲王府。

或许,这才是她的真正实力,不过,她必须在世人面前掩藏一些,较之绿影,她这也是无奈之策,因为王爷实在树敌太多,她若不表现的弱一些,恐怕会给王爷招来更厉害的杀手。

“蓝卿!”叶若维感受到脸上有阵阵凉意,不由得睁眼,才发现一醒来,蓝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怎么就在幽亲王府了。

蓝卿闻言连忙跪下,“事出有因,恕蓝卿不得不失礼,还望娘娘日后再加罪于奴婢……先将我家王爷从酒泉里拉出来…”

“什么?!他还敢喝!”叶若维本来还有一丝困意,可是一闻蓝卿的话,瞬间醒觉。

再不管可就真出人命了……

“娘娘,您快进去吧,我待会儿再给您解释!”蓝卿不得不加快了语速,事情紧急,由不得她耽搁。

叶若维抬步就向君屏幽的房间走去,走到门口刚要推门,忽然感觉不对,停住手,回头看向蓝卿,“酒泉,是温泉么?”就看到蓝卿焦虑的已经什么都不顾了,不由得有些好笑,“我就这么进去,合适?”

她可不是君屏幽,喜欢偷窥人洗澡,若传出去,她的名节,加上怀柔的名节还要不要了。

“娘娘您就进去吧,奴婢和绿影都是没资格进去的,但是您不一样,王爷是绝对不会怪您的!”蓝卿连连点头。

“要你进去就进去,哪那么多废话!”一袭青烟忽然现身,没好气的道。

显然,绿影对叶若维此刻的矜持感到很不习惯,所以难得的赞成了一回,不过也是迫于无奈,谁要王爷如今就听她一人的话了……

叶若维看着这二人,有些郁闷,加重声音强调,“我是女人!你们家王爷是男人!”

“你倒是进不进?再不进去我可动手把你扔进去了!”绿影终于炸了毛,她还没见过这般不识相的女子,若是蓝姐姐拦着,她还真有种冲动踹她进去。

不过,迫于早先也是她先说的让她离她家王爷远些,所以,气势较之以往整整输了一大截。

“我……那我进去了,你们守好门……”叶若维心想这幽亲王府也就这二人看见,里里外外又全是自己人,名声想丢估计还不太容易,救人要紧,再不拖延,往里走去。

刚打开门,忽然回转头,用传音入念对着蓝卿说了一串的药名,然后关上了房门。

绿影看着房门再次被关上,莫名的有些懊恼,但是终是忍下没有发作,望向蓝姐姐,好不委屈。

蓝卿将药名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记下,转而忙不迭的用意念回道:“娘娘您进门后只管往里走,房间有一道暗门,机关在靠床的墙角处,打开后就是酒泉,务必要将王爷带出来,奴婢这就去煮醒酒汤。”

叶若维暗赞,不愧是她看重的女子,速记能力果然不弱,还这般细致小心,大概就是因为有她在,这腹黑狂才没那么早英年早逝吧?

边想着边疾走到床边,果然看到有一处暗阁,轻轻一按,屏风后忽然打开一扇门,转身就走了进去,回头一看,那扇门当即和墙壁吻合,机关布置得甚是精妙!

怪不得蓝卿不能让外人得知,若是日后糟了难,躲在里面倒也不失为一个最佳场所。

想到这里,叶若维撇了撇嘴,那腹黑狂竟然还擅长布置机关,照这水平看来不输自己,日后想治他怕是愈发的难了。

唔……好大的酒味儿……叶若维忍不住拿绢帕捂住鼻子。

“蓝卿,我不是让你别进来么?出去!”君屏幽的声音从水雾中传来。

叶若维停住脚步,向里看去,只见水雾缭绕,依稀可见一个温泉池,与她之前泡的贵妃池不同,这处温泉池泉眼处流淌的全是蒸腾的酒水,色泽清纯,就如泉水一般,所以取名为酒泉。

定睛一看,池边果然有一个朦胧的身影,还时不时的将头浸入泉中,甚是惬意。

她皱了皱眉,并没有开口。

“没听到么,出去……”君屏幽又道,较之方才,声音又多了一分醉意,还忍不住打了个酒嗝。

叶若维依然没开口,感觉扑面而来的水雾全是温热的酒气,甚是醉人,看来度数不会低于圣灵泉。

忿然想着,这黑心的到底是真醉糊涂了还是郁结了十几年的酒瘾一下子爆发了,这般狂饮不够还将自己整个人都泡入了酒中……醉死了才好!

“绿影!你又不听话偷溜进来了是不是?本王要罚你紧闭!罚你一个月!”君屏幽温润的声音忽然沉了几分,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还不快去!”

叶若维翻了个白眼,暗自好笑,这人果然还是介意自己说的那一个月禁闭的,连醉的都不省人事了还不忘报仇,当真腹黑的没救了。

终于憋不住冷笑出声:“你再不出来当心我罚你禁闭!”

君屏幽一惊,本来醉着微醺的双眸猛地一眨,向门口看去,当看到一袭白衣正萦绕在浓浓的水雾中,狠狠的摇了摇脑袋,然后讶异的道:“你…你怎么来了?”

大约是酒醒了半分,这一回完全没了架势。

叶若维好笑的道“来给你收尸啊,蓝卿说她家王爷今晚大约会死在王府,所以我一时好奇,就来看看究竟是怎么个死法,不过如今倒是瞧见了,还有这种死法,不愧是天澈的堂堂幽亲王,这般会享受,连死法都与寻常人大相径庭。”

说罢,半倚着门框,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懒洋洋的道:“果真是一根竹棍,脱光了也没有看头!”

君屏幽难得的不出声了,看着叶若维,半晌,玉颜涨的通红,说不上是泉水熏得,还是被她的话刺激的,亦或是都有,总之,看他的样子,也知道酒醒了大半。

叶若维倚着门框靠了一会儿,见君屏幽还毫无动作,不由冷声叱道:“你还真打算死在里面了,是不是?”

君屏幽继续沉默。

“呵,架子倒是挺大!我数一二三,你若还不动,我就……”叶若维忽然想到这人指不定就等着自己说拽他出来呢,遂慌忙改口:“哼,反正身体是你的,伤得也是你的身,你不爱惜拉倒,就继续泡着吧,我先走了,收尸的事儿就留给绿影吧,她大约是很乐意的。”

话落,叶若维当真转身走了出去。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