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54章 鸳鸯戏水

第五十四章 鸳鸯戏水

“等等!”君屏幽忽然开口。

叶若维脚步一颤,没好气的道:“干嘛?”

“你…你……你将我的衣服给我拿进来!”君屏幽声音微醺,带着几丝喑哑,显然是酒太烈,伤了嗓子,不过,依然极好听。

“在哪呢?”叶若维问。

“就在床头,你进来时没看到?”君屏幽微微鄙夷。

叶若维不理会他抬步就出了屏风,见床头果然放着干净的浅紫色锦袍,她伸手去拿,居然看到旁边居然还有一套女人的衣服,不觉气恼,拽起那腹黑狂的衣服就来到暗门口,冲着君屏幽的方向伸手就欲扔过去,“接好了,掉了我可不负责!”

“我全身没有力气……酸软的很…帮我拿过来吧……”君屏幽声音依旧微哑,让人听了不自觉的心软。

叶若维刚要脱手的衣服生生顿住,皱眉看着君屏幽,“连抬手的力气都没?”

“嗯。”君屏幽应了一声。

“你不会喝还逞能去和那个人拼酒,醉死了也是你活该!”叶若维终于忍不住骂出了口,骂归骂,脚步却不自觉的走了进来。

暗门再次无声无息的合上,来到距离泉边三步的距离,叶若维不肯走了,瞥过脸,将手伸得老长,衣服一瞬间被递到君屏幽面前,依旧没好气的道:“拿着!”

君屏幽颇感无奈的看向叶若维,如诗似画的容颜蒙了一层又一层的微霞,酒气萦绕下更显熏红色泽,皮肤本就白皙,如此一看,到颇有醉美人之态,可惜是个男儿身。

叶若维并不看他,打死不看,说实在的,她愈近心跳就愈发跳的厉害,到现在已经辨不清频率了,只盼着他快点接过衣服她好撤离,太危险了!

君屏幽还是没有伸手的意思,单单看着叶若维,清泉般的眸子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汇聚,越聚越多,最后几乎要将整个眼底淹没。

“你倒是接着啊!”叶若维手伸了老半天也没见衣服被接去,胳膊都酸麻了,终于忍不住催促,“别告诉我你现在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拽出来扔到房外去?!”

“嗯!”君屏幽轻若无声的应了一声,终于缓缓抬手去接叶若维手里的衣物。

叶若维感觉到他的动作缓缓松了一口气,这种阵仗她可没经历过,虽说自入伍后就和战友摸爬滚打混在一块儿了,可是,那毕竟是战友,不是男人,尤其是现在,一个真真实实的男人在她面前不着寸缕地泡在泉水里,脸不红,也被羞红了,加上酒气铺面而来,红透半边天都不为过。

心里暗暗道:这腹黑的总算是接了衣服了,否则再这么下去,她非憋死不可,连气儿都不会喘了……

君屏幽前一秒接过衣服,下一秒却不是起来穿,而是顺手放在一边,好笑的看着叶若维还瞥着头,忍不住上去一把就握住了她似雪的手腕。

叶若维一惊,刚要挣脱,就感觉君屏幽拽着她的手猛地一用力,紧接着她的身子就噗通一身跌入了泉水中,瞬间被酒水淹没。

叶若维呛了几口酒,瞬间扑出泉面,恼怒的道:“君屏幽!你做什么?”

“这泉水可全是药酒,精贵的很,泡一泡对身体有好处,一般人我还不让泡呢!”君屏幽孩子气的道,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看着叶若维。

“你!你还是和那心仪女子一起泡吧?!”叶若维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挥手去打开君屏幽,只要想起床边那套女人的衣服她就气闷,但是手才触到他温润湿滑的肌肤就一个激灵,冷不丁的缩了回来,脸已经红似火烧云。又羞由恼地道:“衣服都给她准备好了,又何苦拉我插足,放开我?!”

“不放!就不放!”君屏幽摇头,目光定定的看着叶若维羞恼的脸,水雾中的她容颜愈发的清丽脱俗,娇羞的眉眼瑰丽如红霞,不自觉的心神荡漾,低下头去吻她的唇。

叶若维心中暗骂这个臭(流)氓,下流的斯文败类,还说自己没力气,如今扣着她手腕的力道可是一点儿都不小。她偏头躲开他的吻,怒道:“你要和她鸳鸯戏水我没意见,但是别拉着我,你不嫌我碍事,我还嫌碍眼呢!”话落,叶若维对着君屏幽的下身就是一踹,丝毫不留情面。

君屏幽感觉到了水下的波动,轻巧的躲过,然后狡黠的道:“你这是醋了?”转而将吻清浅的落到叶若维粉嫩的脸颊上,恍若对她应激的反应浑然不觉。

叶若维顿时失语,君屏幽趁机伸手轻柔的扳过她的脸,将唇重重的覆在了她紧抿着的唇上。

无论缠绕的气息多么温热,君屏幽的吻从来都是温润清凉的,如大自然的新叶,又似天山雪融化后的纯净水,淡而不腻,雅而不浓,清新之感油然而生。

让叶若维本来疾速跳动的心跳瞬间慢了半拍,神智刹那间被甩到了爪哇国。

君屏幽看到叶若维的反应,终于满意的一笑,轻轻啄住她唇瓣加深这个吻,本来扣着她手腕的手臂轻轻一揽,将她抱在怀中,两人之间再不留一丝缝隙。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忽然探下水去在叶若维的腰间轻轻一扯,腰带一瞬间被扯开,束着的衣裙因为泉水的浮力敞了开来,如玉的手指只需轻轻一勾,里面四裙的衣带就很自然的脱落,终于露出一条绣着海棠花的肚兜。

君屏幽的动作忽然一顿,将手覆在了她纤细的腰肢上,这次没有衣料阻隔,他手下肌肤光滑如锦绸,手刚覆上,他身子颤了颤,似乎倒吸了一口凉气,吻着叶若维的动作也猛地一颤。

叶若维就在君屏幽这一顿中飘飞的神智刹那归位,她猛地推开了君屏幽,身子后仰着退了几步,伸手就将敞开的衣襟收拢,羞恼之意全然化为完整的愤怒,眸光喷火似得看着君屏幽:“你!卑鄙下流无耻!离我远点!”

君屏幽看着叶若维慌乱羞恼的神色,眸光忽幻忽灭,晦暗不明。

“你…你个……”叶若维想骂(色)狼,但是独独这两个字到了嘴边却是怎么也吐不出,只能难受的憋着。

她看到君屏幽眸光暗潮涌动,眸底似乎有层层欲火在肆意乱窜,她猛地背过身子,声音含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低喝道:“赶紧给我滚出去!再待在这池中一刻,我以后就都不理你了!”

君屏幽看着叶若维的背影,她纤细曼妙的身子在水雾中娉娉婷婷如莲花,不舍的收回视线看向自己的手,好似刚刚碰触她柔滑肌肤的触感犹存,蓦地,他手指微微绻了绻,从泉水中站起,优雅的出了酒泉温池,弯身拾起池边衣物潇洒披上,动作连贯丝毫不拖泥带水。

叶若维虽然背过身去,可警敏的听觉依在,尽管不想听,可还是传来稀稀疏疏的穿衣声,她暗暗吐了一口浊气,男女情事她从来就未曾涉及过,也不知道如何才算最好,但她知道一点,就是她和君屏幽如今不明不白的关系,绝对还没有到裸诚相待的地步,虽然她亲口说过要嫁给他,但毕竟还没有嫁,所以,男女之事,她自认虽然活在二十一世纪,可至今还是消受不了。

君屏幽穿戴整齐,这才敢温声开口:“药泉之水似酒,但却不是酒,单是上千种名贵草药汇集而成的甘醇之酿,我以前身体寒气重,每日都要在这里泡上半天才能驱除些寒气,你手脚冰冷,却是虚寒,但同样可以在这药泉之中驱寒……”

“不要!”不等君屏幽介绍完这酒泉之水如何如何的好,叶若维当即摇头拒绝。

“你确定不要?你身体如今已经湿透了,若是就这么出来……很难不让……,倒不如干脆就泡上一泡,何况这里是暗间,不会有人打扰。”君屏幽挑了挑眉,继续温声道:“如今天色也不早了,正好留在我这儿用晚膳,颜老儿虽然不做管家了,可是手艺还是在的,他做的荷叶熏鸡味道可是比宫里的御厨还要好。你今日来可算是口福不浅,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再泡一会儿出来,大约就可以吃了。”

叶若维抿唇犹豫了半晌,察觉到自己的肚子的确有些饿,低咒了一声,还不都是被你给气的,那一会儿气都气饱了如何还晓得饿?

终究抵不过颜老儿香喷喷的荷叶熏鸡的(诱)惑,想来依这腹黑狂的赞赏度,那熏鸡肯定比鼎湖上素还要好吃,不由再次没节操的吞了吞口水,然后点了点头,“嗯!那你赶紧出去!”

“好,我这就出去!”君屏幽似是笑了一声,脚步清浅的走了出去。

暗门被关上,叶若维才转过身,这暗间中已经没有了君屏幽的身影,可是清新的味道依然缭绕,伴随着阵阵的酒意,混合出了一股独特的醇香。

她低头看向自己,似乎那只温润的手还放在她的肌肤上,前所未有的奇异触感,让她想起刚刚那一幕就忍不住浑身颤栗,那腹黑狂刚刚一定也感受到了,所以才颤了颤,哼,腹黑,黑心,真便宜了他了!

嘴上虽然唾骂着,心里却又忍不住回想……然后又立即打住,告诫自己不准再想,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埋入了这药泉之中,酒香醇冽,看似投入了不少珍贵药材。较之先前泡过的那一池温泉水,简直不能比,暗暗不辍,想着那腹黑狂就是会享受!

君屏幽出了暗室后,并没有离开,而是静静的站在门口,微抿的薄唇和一双被暗潮淹没的凤眸出卖了他看起来平静的容颜。

暗想着,究竟是从何时起,自己已经不能控制住内心的情绪了?

从何时起,自己的克制居然已经变得如此的薄弱?

又是从何时起,自己想要的已经不再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而是更深的索取?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如今察觉了,偏偏再也不想罢手了……

许久,他苦笑了一下,抬步出了房门。

“王爷,您总算出来了!”蓝卿已经煮好了醒酒汤,此刻温度正好,见王爷出来,与绿影二人,齐齐一喜。

“蓝卿!你如今做事真是愈发的鲁莽了!”君屏幽站在门口,目光深邃的看向蓝卿。

蓝卿一惊,王爷还是第一次这么怒斥她,差点儿打翻了手里的汤药,所幸她先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受罚,所以并不表现得太明显。

“王爷!蓝姐姐也是为您好!”绿影不服气的辩驳道。

“那你去,替蓝卿禁闭一日!”君屏幽瞬间将矛头转移到了绿影身上,先前在怀柔宫潜伏的事儿还没找她算账呢。

“王……”蓝卿欲开口,但是绿影转即就去了暗室,显然拿定了主意要替她受罚了,无奈的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忽然看向手中的汤药,瞬间回过神来,道“王爷,这是娘娘吩咐的让属下给您备的醒酒汤,您快喝了吧,不然娘娘的心意就白费了。”

“嗯。”君屏幽凤眸闪了闪,对屋里看了一眼,转而一把接过蓝卿手中的醒酒汤,转眼间喝的一滴不剩。

蓝卿这才放心的退下。暗想着果然还是娘娘有招,她算是没找错人,只是可怜了绿影了,替她受罚,不过也好,那丫头从小习武就毛手毛脚,如今关一日也好去去她的躁气,早日练就一身纯熟的武功。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