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61章 南诏花神

第六十一章 南诏花神

“娘娘,您在和谁说话?”外面传来宛若的惊异声,话落,她推开门冲了进来,当看到站在床前的男子一惊,“花神?”

男子并未出手,对宛若点了点头。这一次换叶若维惊讶了,花神!

依那本图志记载,南诏的护国之花是忘情花,但此花极为神秘,需要由人看护,所以国花都有护花使者守护。而那位使者被赋予“花神”的尊称,地位就相当于神女……不过,她记得南诏灭国的那一年,花随国灭,花神陨落于花海,可以说,已经离世了,何况每一代的花神都是女性……

“宛若,你看清楚,他到底是谁?!”叶若维扣住男子的手腕,一把拽到宛若的面前,神色凝重。

“是!娘娘!”宛若收起了惊异,开始仔仔细细的观察着男子的容颜。

与此同时,男子的嘴角微勾,挑眉看着面前的这个小丫头,似是气定神闲的在等着最终判决。

宛若虽然难以置信,可是却看不出一丝破绽,这个人的确是和花神长得一模一样,一时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叶若维忽然想起了什么,上前去捏男子的脸,图志还记载着南诏的一种秘术,极易容之术,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仿造了花神的容颜!

男子嘴角抽了抽,忽然眯起眼睛,挑眉看着叶若维,“原来怀妃娘娘还有捏男子脸蛋的癖好……”

“你闭嘴!”叶若维虽然极度不肯承认,但这张脸确确实实是真的。再看看宛若的神情,忽然有些明了。“说!你和花神是什么关系!”

“谁知道呢?”男子的瞳孔忽然有些涣散,一时间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

叶若维看到这样的神情忽然有些恍惚,

不好!花香开始起作用了!

再看看宛若,已经倒在了地上……

“你!”叶若维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男子忽然邪魅的一笑,“瑾,这就是你喜欢的女子么?”能抵抗迷香到这种程度,的确是不简单……随即伸手就去拿叶若维头顶的簪子。

叶若维突然睁眼,伸手扣住了男子的手,恰如其分的制止了他取走玉簪的动作,“同样的招数,你以为我还会上第二次当么?!”

“呵,果然是只藏了锋利爪子的小猫,是我大意了……”男子并不反抗,本是绝色天成的容颜此时嘴角勾起,绽开一抹笑容,端得是天香国色辞脂粉。他见叶若维对他挑眉,也随之挑了挑眉,道:“你怎么知道那日我也在?”

叶若维并不回答径自打开了身后的暗室之门,一把将男子扔进了贵妃池中,池中的热气瞬间将男子包围。“你的奇香是与身俱来的,但他不是!”

男子本来玩笑的神色霎时一双,他从池中站起,看着叶若维,又恢复了早先第一次见到她时的神色,淡到极致,又轻若无声,“你……怎么知道?”

叶若维忽然嗤笑一声,如此灵敏的嗅觉若是连这点区别都分辨不清,那才是笑话!“若是还想见他的话,就给我好好在水里待足了半个时辰再上来!”

男子眼睛缩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沉默不语,一张容颜变幻莫测。

“世界上长得想相像的两个人即便是偶然,但是,我从来就不信偶然!”叶若维道,“据说南诏国花神天香国色,容貌可照日月,可是二十年前,国内一场大乱,神女曾经失踪,后来又失而复得,这里成了疑点。”

男子身子一震。

“但是七年前,南诏王和王后突然暴毙,太子被害,神女也因此殉国,却反而让前后解释的通了。”叶若维看向男子,关于南诏的那一场暴乱被记载到图志上的不过寥寥几句,也就是她之前所说的几句话,但是,光凭这几句话还不够证明他与花神之间的联系。转而又道:“拥有奇香虽然不稀奇,可是,你不要忘了,只有每一代的嫡系花神才会传承这股奇香。所以,确切的说,你如今虽然不是花神,但却也足以有资格袭承你母亲的位置!我说的没错吧?”

男子忽然冷笑一声,情绪忽然有些激动,一张容颜忽青忽白,“你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如果说我可以救你呢?”叶若维挑眉。

男子身子瞬间僵硬,袖中的拳头攥紧,片刻,他定下心神,抬头看向叶若维,声音极哑,艰涩的问,“你即便救了我,南诏也不可能复国了,如此,花神的尊位留着又有何用?”

“倘若我可以许你大片前程呢?”叶若维蓦然一笑,清丽的容颜席卷了池中的层层蒸汽,随后展现在男子面前。

一瞬间,男子忽然松开了袖中的手,淡然一笑:“终于知道为什么瑾会对你那么念念不忘了。”

“瑾?谁啊?”从刚才起,这个字就一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但是却是毫无印象,只能揣测到他一定是与那黑衣男子有些联系,还有…那只簪子。

“你不知道?”男子语气忽然淡极。

“嗯。”叶若维皱眉沉思,片刻又摇摇头,“现在知道了。”

“你就不想知道他后来如何了吗?”男子顿了顿,语气忽然变得极冷:“这些日子,他一直昏睡不醒,喊得却一直是你的名字。我本不想来找你,可是!呵呵呵,天意如此!”

“他……怎么样了?”叶若维蓦然有些迟暮,轻声的问道。

“既然关心,为何不亲自去见他?”男子的语气有些吃味,仿佛是叱责,又像是自我嘲讽。

……叶若维一时失语,说实在的,那天他那样离开,她胸口曾一度的压抑到无法呼吸,可是,场面僵成那样,如何也说不出挽留的话。加上她一门心思都在那个腹黑狂身上,如何还会管其他人的存在。即便有心,也是无力的。

男子深深的看了叶若维一眼,仿佛看到了她掩藏于双眸之中的压抑,并未开口。

“倘若我真治好了你,带我去见他吧……”叶若维垂下睫毛,神色鲜有的沉闷,那日那个腹黑狂下手肯定也不轻,既是如此,……唉……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