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62章 花海之谜

第六十二章花海之谜

“如果我说不呢?”男子挑眉。

“你会答应的。”叶若维微愣,眸光闪过一丝讶异,不过转瞬即逝。

房间安静下来,只听得见泉水声从竹筒中涓涓流出。

男子眸光自然的看向叶若维,似乎这样的话是他随口一问而已,却没有想到她回答的这么轻易。

叶若维只是微微一怔,她从来都没有请求过人,这是第一次,也没料到他会拒绝的这个干脆,心中激起了一片浪涛,将原本浮在心海的记忆再一次推向岸边。

“公主快走!”记忆中似乎有一个如罂粟花般的女子曾这样对她说。

“那哥哥呢?”女孩儿喑哑的问道。

“走……,太子就交给我来保护!”随着女人的声音响起,周身像是融入了一片花海,然后……所有人都消失了……

再然后,又回到了马车中,那只簪子……

对了!那时,一定是掉在了那里,被花海一同卷走了……

男子盯着叶若维,无论从哪个角看,都看不透她此刻正在想什么,他敛住眸光,并不作声。

气氛似乎有一瞬间的凝滞。

叶若维看着男子,张了张嘴,忽然什么话也说不出。径自出了暗室,将自己的装扮与宛若进行了互换,随后移到了**,伪装成她就寝的样子。

做完这一切,她再次走进暗室,眸中的某种情绪若隐若现,“你和你娘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男子看着叶若维,脸色霎时变了几变,极为难看。

叶若维淡然走到池边坐了下来,盯着他的脸。虽然不似怀瑾般的俊逸,不比屏幽的玉颜,但是眉眼却是极其的秀美,尤其是那双清亮的淡紫色双眸隐隐有着记忆中女子的影子,她叹了口气,母子既是连心的,容貌相似也是应该的。

“你叹气做什么?”男子板着脸询问,大约是许久没开口,亦或许是故人已逝的悲凉,声音淡到极致反而有些隐涩。“你……见过我娘?”

当年南诏暴乱,南诏王就意识到了国家危在旦夕,即便天澈先皇当年贤明并不动兵攻国,但是南诏大势已去……因此他除了计划了和亲保护幼女外,还秘密指派花神出宫寻觅太子替身,易容之术虽然可行,但前提是必须用在形神相近之人上才能以假乱真,因此,花神再回宫那日,既是狸猫换太子之日。

……终于到了怀柔离宫的日子,宫里上下都极为隐秘,深怕外界知道此事,中途谋害公主,可是终究没能瞒过真正的太子,那时他虽然被秘密送出了宫,但是却不知是从哪得知了和亲一事,中途要去送怀柔,花神拗不过太子的脾性,只好一路护送,后来,催眠了众人,将怀柔带走……

但是,和亲一事毕竟是大事,不宜拖太久,大约是怕四周有暗卫,花神用花瓣做了屏障,所以记忆中才有那么多的花瓣,只是记忆还不完整……

怀柔只记得神女催促她快离开,然后,一阵花瓣雨过后,一切恢复正常,她回到了马车之上,宛若在一边匆忙的等待……就好像……一场梦一般……

那时只发现了簪子不见了,又寻觅了很久……现在想想……呵,何止是簪子不见了那么简单,在那片花海消失的还有她的王兄。

“带我去见他我就告诉你~”如果说那一年花神真的将王兄带走送至宫外,那么很有可能是送至了自己的亲信那里一齐养大。

所以……她的孩子与太子一齐长大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此事事关重大,恐怕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一同隐瞒了。

也难怪……他不知情了……毕竟有时候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

既然是与怀柔兄长一同长大的人,估计了解他兄长比她还要多得多,如此,她救他倒也是于情于理了。

男子忽然冷哼道:“瑾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子?!”

“他喜欢我是必然,你难不成还吃我的醋?”此话一出,虽说是玩笑,不过却好似真说中了某人的心里。

一时间,男子的脸阴郁一片,眸光沉沉的看着她。

叶若维打了个哈欠,对他道:“我救你可不是为了看你脸色的,你若是不想看到我,大可以现在就走,不过我怕你出了这道门就该去地府报道了……”虽然是睡眠不足打得哈欠,在此时却别有一番味道。

男子脸上的阴沉褪去了些,对她道:“我不用你救!”

“救不救不是你说了算!”叶若维较起真来,论男子也是比不过的,她决定了的事,正如清夜所言,只要想做……就绝对能做到……

男子的脸色又沉了些,怒道:“我……”话音未落,身体就像是有几千只冰蚁在骨髓中吞噬一般难受……即便是在温泉中,寒气依然不断渗出。

叶若维赶紧从腕中取下一颗忘情花种,撬开男子的嘴巴灌送入口。

才刚入口,男子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吐出来。

叶若维眼皮翻了翻,道:“不是**。”

男子冷然的看了她一眼,辗转被迫咽了下去,蓦然道:“你……怎么会有……”

叶若维当即蒙上了他的嘴,道:“别说话,专心运真气护住心脉!”

男子一怔,辗转沉着脸不语。不久有淡淡香味渗入泉水中,一池的温泉变得奇香无比。

半个时辰之后,叶若维进入池中,将体内酝酿已久的真气输入男子体内。

这一次有温泉相助,事半功倍,很快,男子体内的寒气就尽数被叶若维驱散至体外,散在一池温泉之中。

鲜有的将原本温热的蒸汽凝结成了冰霜。

叶若维微微的舒了一口气,突然倒在了池中,方才寒气一瞬间涌出之时,真气包围不慎被反噬了许多,所幸体内的真气还算充足,但是这一次没了君屏幽体内的真气相助,此番消耗……几乎用尽。

男子似是觉察到了身后人的动静,赶紧回过身扶起叶若维,眸光清幽,辗转变得柔和,鲜有的露出一抹浅笑:“是我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