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63章 血缘之绊

第六十三章 血缘之绊

叶若维仿佛做了一个梦,梦里犹如一片花海,而她正躺在花海里漂浮,忽然,身体被轻柔的抱起,辗转就好像有一股清泉之水润泽了全身,好似沐浴在玫瑰花浸过的春露,醒来后…看不清他的脸,因为被花海淹没,只记得那一双淡紫色的眸色很美,很美……

白兰……不……是他……

“醒了?”男子忽然低笑一声,收回了真气。

“你…”叶若维似乎还未回过神来,目光凌厉的看着男子,辗转看了看周围,“这是哪?!”

男子迎着叶若维的眸光淡淡而笑,眸光忽然对向门外:“瑾,她醒了。”

叶若维眸中的凌厉忽然散去,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不再理会男子,看向门外。

不出片刻,只见堂外缓缓走来一袭深黑色锦袍的清俊身影,银发翩然,身姿卓越,优雅之致,正是怀瑾。他步履如闲庭信步,轻缓徐徐而来,仿佛从天边踏进来一缕明月之光,顷刻间照进了花海的明艳,愈发熠熠生辉。

暗夜生明月,明月映华彩。这就是他带给叶若维的第一印象,却也是千万人目光中的那一抹璀璨。

叶若维看着怀瑾,眉眼间染上一抹痴然,想疾奔过去,但脚却像生了根似得一动不动。这一刻,这一种心情无以言说。眼睛亦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周遭的一切人或物都已经消失不见,她眼中只剩下那一抹凌驾于黑夜之上的璀璨之光。

那个人……是…王兄!怀柔的亲哥哥!

似乎不过一瞬,怀瑾便来到近前,掠过了男子的目光,缓缓抬手,自然地将叶若维额前的一缕青丝捋顺到她的耳后,他做完这个动作,见叶若维依然似喜似痴的看着他,他清澈的凤眸微微抬起,轻轻一笑,如琼花蔓开,天籁般的声音从明月之上传来,又似玉盘落地,“怎么了?那日那般狠心的赶我走,今日却好似没见过我似得?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愿意见我了呢?”

“哥……”叶若维张了张口,但终究没发出声音,半晌才艰难的吐出一句话,“你没事了?”

“呵,不过就是经脉俱裂罢了,还死不了。”怀瑾凤眸微微一眨,笑容可掬,语气柔和似月端风吟,见叶若维一呆,他复又低笑,“骗你的,不过寻常人大概会那样,我还好,只是内力损耗过度,身体无碍。”

“嗯!”叶若维定了定神,早已经忘了身旁还有人,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他的袖子,白皙的玉指紧紧扣住,声音微哑,“没事就好!”

若是寻常,她定然会因为这个玩笑话而跟他较真动怒,不过,此刻却无比感激他还活着,比起在那个世界,这个世界还有亲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怀瑾如玉的手轻轻拍了拍叶若维攥住他衣袖的指尖,只是微微一碰触,便收回手,缓缓转过身,对身侧的男子微微一笑,“花遗,你去歇会儿吧……”

男子看着叶若维依然紧攥着怀瑾的衣袖,那样的动作,不亲昵,但自然的亲近,尽管两人没有离得太近,但给人的感觉却是那样的和谐亲密,他眸光微微一眯,薄唇轻轻抿起。

半晌撇了撇嘴,神色似乎有些不甘,但又莫可奈何的退了出去,最后深深的瞥了叶若维一眼。

花遗么?叶若维回敬了男子一眼,然后刻意的一把拽了怀瑾坐在了自己身边。

怀瑾半丝反抗也无,顺从的挨着叶若维坐下,鲜有的露出一抹惊异之色,若是以往,这样的待遇是绝对没有的。不知为何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这小丫头对自己的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弯。

叶若维居然有些拘谨,说实在的,从小就期盼着自己能有个哥哥,可是,到真的有了,却好似愣生生的在心里放了块石头,不轻不重却有些压抑,生生的阻绝了血缘之情,是分别的太久了么?不,应该是一切太突然,还是很难接受。

半晌,她偏头问怀瑾,“渴吗?”

“渴!”怀瑾点头。

叶若维拿起桌上的茶壶便倒下一杯茶递给他。

怀瑾伸手接过,轻轻抬手,一饮而尽,动作优雅,看上去好似品茶,但杯中水却一滴不剩,就好像真的渴了一般。

看着杯中茶饮尽,叶若维尴尬的又问:“饿吗?”,说实在的,她倒是有些饿了,从早上起来还没吃过东西呢。

“饿!”怀瑾点点头,低声道:“可我想吃你做的饭菜!”

叶若维毫不犹豫的点头,何止是一顿饭菜,他若是喜欢,日日做也行,只要兄妹俩的距离能拉近些,再拉近些,比起那个腹黑狂,她更珍惜这个兄长,上天待她还是不错的,起码,父母双亡之下,还留给了她一个兄长。

真的答应了?怀瑾一惊,他竟不知道妹妹何时学会了做饭,说实在的,从刚刚到现在,他一直就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不由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叶若维,“你……你不是怀柔?”

声音虽轻,不过叶若维还是听到了,淡然一笑,轻柔道:“兄长何出此言?”

一颦一笑间,怀柔的似水柔情尽显,就好似当年离宫之日的道别……

“你的记忆恢复了?”怀瑾脸色一僵,美眸有隐隐阵痛,当日花神离世之前封印了她的记忆,他默认了她的行为,因为若非如此,她定然不会借给……到时候性命堪忧,比起兄妹离散形同陌路,他更希望她能够好好的活着。

没想到……今日……

“不…记忆还是凌乱的,只记得依稀片段,若不是花遗,兄长还打算骗我到何时?!”叶若维笑了笑,心里清冷,他早说明真相,又何必受那苦?说到底,心里还是埋着疑问的。

“柔儿……我……”怀瑾忽然有些无力,这七年,他不是不矛盾的,可是深切的明白自己越是靠近,她就越危险,与其说明真相,倒不如将这个秘密深埋于心,只是没想到七年之后,她会以那样的方式见到他,那时的他全然以为这是上天的一个玩笑,哪里知道……真的是她!

果然血缘是最深的羁绊,永远无法阻隔。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