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65章 一起用膳

第六十五章 一起用膳

“瑾哥哥,你要护着我,别让表哥再打我手了,都快不能见人了。”花沁话落,红衣男子脚步一颤,清淡的眸光闪过一抹神采,辩驳道:“你若是好好念书,我能打罚你么?”

怀瑾闻言,冷冷的瞥了花遗一眼,红衣男子顿时闭了嘴,收了隐在眸中的不服,恼怒的看着女孩以及面前这个温润的男子,只见他无比温柔的俯身去问小女孩,“他当真打你的手了?我看看,肿成什么样了?”话落,紧张的要去抓花沁的手。

花沁躲在袖子里的手一躲,对他委屈道:“都红肿不堪了,瑾哥哥还是不要看了。”

怀瑾手顿住,看着花沁,干咳了一声,小声道:“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不让我看,怎么能证明你表哥的罪证呢?”

花沁不满的哼了一声,回头狠狠的挖了叶若维一眼。

叶若维苦笑了一下,伸手扶额,无奈叹道:“我不看就是。”

花遗看着叶若维,又看看花沁,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瑾,这一回看你帮谁?”

叶若维垂下头不语。关于这个帮谁的问题她倒是没兴趣,再不济她也不至于和这个小丫头争宠,不过,她倒是能明确感受到这丫头对她的敌意,看来是只增不减了,若是哥哥再帮她,估计该哭闹着发脾气了!

“哎,沁儿纨绔不化,又顽性恶劣,瑾你还是别护着为好,否则她将来很难识大体的!”花遗忽然话锋一转,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苦恼的对怀瑾道。“戒尺打下去也不顶用啊~”

花沁心里翻了个白眼,一转眼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怀瑾,“瑾哥哥,你可不能听表哥的,看,沁儿的手都肿了,自然写不了字了……”说完,伸出双手,露出红肿的小手,虽然肿着,但不至于写不了字,足以见得花遗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毕竟是亲表妹……

叶若维深表同情的看了花遗一眼,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怀瑾温声开口,“这几日好好温习书本,就不用练字了,花遗,不准再为难她!”语气不容置否。辗转又道:“好了,吃饭吧,柔儿,你坐我旁边。”

话落,花沁原本得意的面庞再度转为恼怒,忿忿的看向叶若维,又狠狠的瞪了花遗一眼,不过却不敢再吱声了。

说话间,饭菜已经被端上了园中的凉亭,叶若维掠过花沁忿忿的目光,淡定的坐到怀瑾身边,这才发现,另一边的位置花遗早已经坐好了,暗暗感慨,这两兄妹到底是对她有多大的敌意啊,她坐那难不成还能吃了怀瑾不成?

“喂,这菜是你做的?”还未下筷,花遗忽然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叶若维。

叶若维一仰脖,对上花遗挑衅的目光,“那是自然!不信你问我……”哥,本想就这么脱口而出,可一想着神女当年连亲生儿子都隐瞒了哥哥是太子的事实,可见这件事情愈少人知道愈好,不由得转了话锋,“…旁边的那个!”

怀瑾轻笑,配合的点了点头,其实,她真的说了也无妨,这些年,他寄居在花家受到的照顾已经颇多,神女托付的亲信自然是可以相信的,只是每当他要说明真相的时候,花遗都会莫名其妙的中止他……巧合的……就好像……故意的一般。

“哦?瑾,是这样吗?”花遗不看叶若维,径自对向怀瑾,但是心里却对叶若维加深了一分认知,至少,少了一分敌意。

“哼!这么难吃,还用问吗,肯定是她做的了!”花沁很合时宜的接了话茬,但是话语却充满了足足的怪味。

叶若维暗暗白眼,难吃?寻常人可没机会吃呢?!她的手艺虽不及知名的大厨却也是受过美食家好评的,虽然那是一次偶然,还是当年…她化装成一名厨师隐进七星级餐厅抓获犯罪分子的时候,却不想随意跟大厨学了两个礼拜的菜,做出了的第一道成品就受到了角落里隐秘着的一位美食家的好评……只可惜她不过是个临时配角……那个美食家估计到现在还在找她呢……

怀瑾好似没有听到饭桌上的对话,径自无比享受的吃了起来,很快,一桌的菜便被消灭了一大半,花遗自然不再废话,也兀自吃了起来,嘴角不恣意的随着咀嚼上扬,叶若维也赶紧吃了起来,再不吃,可就没了……

不多时,只听花园传来一阵女孩儿的哭闹:“好过分!表哥欺负我!都不给我留一点!”随后是男子的邪魅的笑声,伴随着笑声,还有轻蔑的话语:“不是你说难吃的嘛?再说了,可不能浪费粮食,我自然要吃完了!”

众人失语的看了看这无比吵闹的二人,再看向怀瑾和叶若维的位子,不知何时已经不动声色的离开了,不由得讶异。

大约是半盏茶的功夫,花遗“呃”了一下,看着两人走后空荡的位子大笑了起来,辗转对花沁道:“看吧,你瑾哥哥都嫌弃你太会撒娇溜走了~”

“才不是呢!都是那个叫怀柔的女人!是她勾走了瑾哥哥!”花沁不服气的道。

“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再敢胡言乱语一句,看我不打你!”花遗有些怒意,这个丫头被宠得如今是愈来愈难管教了,真是对不起已故的舅父舅母啊……

已经离得够远了,还能听到两人的吵闹声,叶若维倒不觉得恼,反而觉得那个小丫头倒是意外的顽劣活跃,不似女孩,倒更像是个男孩,没什么不好,这样长大才能挑担子。

突然心思一动,玩味的道:“哥哥那么宠她,就不怕有一日被她爬到了你头上?”

“也不知能宠到何时,就怕有朝一日她知道了事实受不了。”怀瑾清清淡淡的飘出了一句话。

“哥哥就不怕我被宠坏么?”叶若维忽然眸色一亮,偏头看向怀瑾。

“能宠坏就好了,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说这话时,怀瑾的伤感又多了一分,令原本优雅的动作平添一分压抑。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