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66章 恢复记忆

第六十六章 恢复记忆

“现在不是有了,只是……哥哥你的头发……为何……”叶若维原本是想安慰怀瑾的,却不自然的被带进了黑洞般的深渊,明明是身处蓝天白云之中,太阳无比温暖,照在身上却有些阴冷。

“父王和母后突然暴毙……国破家亡……我得知了噩耗之后,一夜没有合眼,第二日起来,头发……就……”说话间,怀瑾的发丝随风飘舞了起来,盖住了隐在眉梢的黯然,却盖不住眸光的闪烁。

叶若维一怔,心里一紧,究竟是怎样负责的情感才会让这个才不过二十左右的少年一夜白头,那一夜,她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度过的,只知道失去记忆的自己根本无法感同身受!半晌才艰难的道:“哥哥……没关系的,你还有我!”

怀瑾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清淡的眸光破碎出一抹幽深,转瞬即逝,低哑道:“柔儿……如果哥哥要你一辈子陪在身边呢?”

似乎没想到兄长会这么说,叶若维一愣,眸光飞快的闪过一丝讶异,看着怀瑾,忽然笑道:“哥哥,你开玩笑呢吧?”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就好似电影里的表白场景一般,叶若维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来了,她可是他的亲妹妹……

“玩笑……吗?呵,看来你是真的喜欢上那个人了。”怀瑾眸色突然一冷,恢复到初见时般的清冷,冷到两人之间好似隔了一道银河那么远,明明就在面前。

叶若维忍不住伸手去抓怀瑾,可是轻功却不及他,远远的被甩在了身后,只能无奈的叹道:“哥哥……慢点儿,我快跟不上了。”

对于突然变了态度的怀瑾,叶若维只感慨这个世界的男人变脸是不是都和变天一样快?这样一想蓦然脑海里就浮现了一个人……

那个腹黑狂?等等,哥哥好似说过什么……

自己……喜欢?那个人?是他?

“等……等一下,哥哥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抛出一句话,叶若维赶紧运气追了上去,虽然真气恢复的很快,但是也不能尽数运出来,只能尽量的保持不被落下。

叶若维话落,怀瑾面色似是有一瞬间的一沉,但很快恢复到之前的清淡,眸光落在远处的一棵青松上,嘴角微勾了一下,并未言语。

叶若维看到怀瑾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暗暗舒了一口气,然后加速追了上去,直至两人并排才抱怨道:“即便不是因为那个人,妹妹也得回去啊,住在皇宫可不是闹着玩的。”

怀瑾依旧不语,但也没有提速。

半晌,叶若维抿了抿唇,无奈道:“好吧,我不回去,一直陪着哥哥直到哥哥嫌弃……!”话语未完,只听怀瑾淡淡道:“对外直呼我名字即刻,已经离了府中,要提防着些暗桩!”

“可是……刚刚……”叶若维想说,刚刚不也是一路叫过来的么,蓦然一想,哥哥会这么说,铁定有他的理由,方才定然是周围没有人才没有制止。这样想着也就不作声了。

忽然之间,一束紫光闪过,从云中突然闪现一个浅紫色的身影,轻松的落在了远处距离青松还有段距离的地方,叶若维愣神间,就被怀瑾拦腰抱过转了几圈来到地面。

“哥…呃不…怎么回事?”回过神后,叶若维赶紧问道,讶异之色垄上眉头。

怀瑾瞟了叶若维一眼,见她盯着远处的身影愣神,他凤眸眯了眯,清淡的眸光微暗,只是一眼便收回视线,幽暗褪去,之余清淡,对向天际厉声道:“隐月,送客!”

叶若维一怔,隐月?不由得同样看向天际,半晌才注意到身侧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白衣少年,只见他脸色淡然,眸光淡淡,再不似那日的轻佻孤傲,身形也矫健了些,看来功力见涨,她秀眉微微蹙了一瞬,继续看向面前,正好对上了隐月向她看来的视线。

四目相对,隐月刹那间移开了目光,只是一瞥便向远处那个紫衣男子飞去。

虽然距离有些远,但叶若维还是清晰的从他眼中看到了一闪而逝的隐忍,她唇瓣抿起,想着这个身体主人以前看来与隐月也是认识的,亦或是有其他深刻的联系,只不过到底是什么联系呢?

她忽然想起那日他对自己的轻蔑到今日的躲闪,忽然觉得心口莫名的紧了起来,她低下头,伸手捂住心口,有些不明白的看着自己。

紫衣男子视线忽然看过来,目光定在了叶若维捂在胸口的手上,清淡的眸光瞬间形成了黑色的漩涡,似乎要将她胸口所有的压抑全部吸附过去。

那压抑不过是一瞬,待叶若维想要探究的时候便消失于无形,她用力在脑中搜索记忆,却是没有半丝联系,她叹了口气,视线稳稳的对上紫衣男子,即便蒙着面纱,她还是知道的,那是他,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追到这里来。

“住手!”叶若维看着隐月的剑一步步向他逼近,男子却一动不动,忽然紧张的喊道。

隐月愣了愣,忽然静默了几秒,但怀瑾依然沉默不语,只好继续持剑逼近。

眼看剑直直指向紫衣男子,就差几厘米距离的时候,叶若维忽然出手,用内力弹开了隐月手中的剑。

哐当一声,碎雪倒在了地上,落下点点白光,就好似雪花降临一般美丽,只不过,众人的目光却不在剑上,而是在叶若维身上,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前方,面上神情和目光和以往不太一样,怀瑾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见她目光是落在紫衣男子身上,那样的目光不似她以往的纯粹清澈淡然,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出来,但总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收回视线,听不出情绪的道:“隐月,退下吧!”

“是!公子!”隐月不再看叶若维,蓦然回过神,声音淡薄,俯身拾起地上的剑,悄然退去。

只是一瞬间,白光消失,留下一地的碎雪。

只剩下紫衣男子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忽然一颤,前所未有的震惊,他可以临死不惧,却对她的突然出手感到讶然。

功夫恢复了?不,准确的说是,记忆恢复了!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