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68章 一路向西

第六十八章 一路向西

记忆到这里被中断了……再后来的记忆……好奇怪……是哪里来的?

哥哥与那人的声音似乎破空传来,终于打断了怀柔的记忆,将她拉回现实。

她闭着的眼睛睁开,一眼就看见了此时正抱着她紧张万分看着她眼睛一顺不顺的哥哥,从那个伸手要拉她回去都很费力的男孩一下子就长成了如今这个丰神俊朗的年轻男子,如今已经可以轻松的抱起她了……她看着他,十几年的光阴在脑海里飞逝。

泪光不恣意的夺眶而出,流淌过脸颊,浸湿了怀瑾黑色锦袍胸前的一片。

王兄……

“柔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怀瑾见怀中人只是看着他一字不语尽是落泪,他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小心翼翼的轻声询问,声音极哑,似乎生怕他一大声便惊吓住她一般。

怀柔收回思绪,静静的看着怀瑾,她是已故之人,为何还能那么清晰的感受到王兄身体传来的温度,可以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声和呼吸声,甚至于紧张的询问声,只是……这一梦,好多记忆都成了幻影,明明是刚刚发生的,却好似是一梦七八年,如今醒来,倍感沧海桑田。

其实,她有些不确定,这张脸明明是那么的熟悉,可是仔细一看却又好像很陌生,想叫王兄却又叫不出口,生怕一喊错,他就会不见。

“柔儿?”怀瑾凝视着怀中的人儿,紧紧的凝视着她闪烁着的双眸,想从中读出些什么,可是他看了半天什么情绪都没能看出,一时间有些慌乱,轻声道:“柔儿,别哭了好嘛?告诉王兄,你怎么了?”

“王兄!”怀柔终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大声的哭了出来,这么些年不见,她终于……还以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

君屏幽不语,默不作声。如果方才还能感受到他周身的气息的话,那么此刻他的气息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就好像化为了林中的一棵树,一动不动,没有呼吸。

怀瑾安抚之余,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君屏幽,遮住眼中的情绪,再次看向怀柔,“柔儿,你恢复记忆了?”

怀柔泣不成声,颤抖的点点头。

“走,我带你去南山!”这样的好消息,他自然是要告诉父王和母后的。

以那一刻为终结,怀柔莫名的从怀瑾的怀中挣脱了出来,怀瑾一怔,她落地的身子忽然就足尖轻点向空中飞去,一言不发,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君屏幽一眼,就这么抛下二人离去。

“柔儿!”怀瑾一惊,待回过神看向君屏幽,见他依然不动,摒弃了他忽然施展轻功追去,随后隐月也跟着追去。

人声散去,林子恢复如常。

没有人注意到有一名蓝衣女子,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隐在林后,紧张的看着紫衣男子,虽然他明言说过不许人跟着,可是她还是不放心……

待人都走光,君屏幽一动不动的身子忽然扶住身侧的一棵树,吐出一口血。

“王爷!”蓝卿大惊失色,从林中飞了出来,匆忙伸手扶住君屏幽,见君屏幽面色苍白,印堂暗沉,她面色一白,慌乱道:“王爷,您怎么受这么重的伤?”话落,她去把王爷的脉,手触到脉搏,身子猛地一颤,“怎……怎么…会这样?”

“无碍!”君屏幽摇摇头,如玉的手扶着树干,指节处都与往日颜色不符的苍白。

“怎么会无碍?!属下这就送您回府!”蓝卿连忙将王爷的重心往自己身上移,她难以想象王爷居然会受如此重的伤,亏得他居然都没露出一丝半点儿,还站在林间无事人一般矗立了那么久,而且还目送着怀柔远去,更恼恨自己早先居然一丝也没察觉。

“不用!我想走走!”君屏幽摆摆手,挡住蓝卿的手。

“王爷,您受伤极重,还是属下……”蓝卿忙不迭道。

“我说不用!”君屏幽打住蓝卿的话。

蓝卿立即住了口。

君屏幽扶着树干,静静的凝视着地上的一片血迹。须臾,他掏出绢帕,轻轻的抹了抹嘴角,缓步继续向前走去,树林静静,他脚步轻轻浅浅,云层之上的太阳之光透过斑驳的枝叶打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影笼罩在柔和的光圈之中,浅紫色的锦袍因为染了鲜红的血液而变得耀眼,甚至是刺眼,清风拂来,竟然带着丝丝凉意,透过那浅薄的锦袍刺进他的心里,令他的整个人的身影看起来有着入骨的微凉。

蓝卿默默的跟在君屏幽身后,她懂他的倔强与执着,却不能接受他此刻的顽固与偏执,一切过了头,就不再是优点了,甚至是缺点,而这些缺点,很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她痛恨自己没有能力阻止他,更没有能力去改变他,这些年,只能静静的跟在他身边,看着他堕落又看着他奋起,而这一切都不会是因为她,可是她还是愿意就这么跟着,哪怕有一日他赶自己走。

二人一路沉默,出了林子。

绿影早接到姐姐的消息赶着马车等在路边,见王爷来到,紧张的看着他,“王爷……”

“没事!”君屏幽摇了摇头,伸手挑开车帘,缓步上了马车。

绿影又看向蓝卿,蓝卿对她摇摇头,绿影只好默不作声,鲜有的没有追问,二人一同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林子,向城中奔去。

马车内,君屏幽靠着车壁闭上眼睛,如诗似画的容颜白的清透异常。

一路静寂,无半丝人声,只听到车轱辘压着地面和马蹄前行发出的踏踏有节奏的声响。

怀柔轻功较之往日不知高出了多少倍,就好似化成了一股疾风,不出片刻便离了林子,怀瑾紧随其后。

怀柔听到了身后的风声,回头看了一眼,转回头,抿着唇一路向西而去,这一条路是通往西山。

西山一般人迹来往稀少,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西山猎场,一般都是贵族子弟出没,平民百姓没有特殊原因无法踏足,另一个原因,那就是最主要的原因,那里经常有冥火出没,通俗一点就是鬼火,尤其是清明将至,以古代鬼神之说盛行来看,人们自然无事不会去招惹那些牛鬼蛇神的。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