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0章 阴夜传说

第七十章 阴夜传说

一炷香后,来到谷底。

西山大营最高的一座山峰溪风崖崖底,名字是怀柔取得,因为谷底溪流不断,时常能听到风穿梭过两峡传来悦耳的银铃般的声音很是稀奇,就好似随着溪流一路飘来的一般。

距离西山大营其实隔了一座陡峭的山壁,大约五里,却是两个世界,寻常有武功的人翻山越岭大约还需要两个时辰,而怀柔走的是捷径,所以快了一倍还不止。

松了蔓藤,怀柔放开铁老儿。

铁老儿抹了抹额头的汗刚要说话,一个人影忽然飞奔而来,转眼就到了怀柔面前,小小的身子一把楼主怀柔的脖子,亲昵的叫道:“怀姐姐,我想死你了,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们,也没有书信传来?!”

怀柔身子被撞的后退了一步,好笑的看着像八爪鱼一般缠在自己身上的小男孩,不等她开口,铁老儿一把将他拎了起来,放在一边,自责道:“公主恕罪,黎儿又没大没小了,是老奴没管教好孙儿!老奴……”

“不必拘谨,铁老儿你啊就是封建观念太沉重了,小黎儿可没有做错,相反我还要表扬他,记住,不准罚他,听到没有?”怀柔鲜有的笑了,转而一本正经的道。

“就是就是,还是怀姐姐疼我,爷爷都有些老顽固了!”铁黎原本缩在怀柔身后的身子在听到怀姐姐的话后,立即出来,挺直了腰板,清秀的小脸得意洋洋,转而道:“怀姐姐,有没有什么奖励呀?”

“嗯,是该奖励的,不过怀姐姐这次来得匆忙,没有带,改日,改日再让爷爷给你好不好?”怀柔笑着点了点头,转而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先告诉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我和爷爷来的?”

“是阴夜哥哥说的!”小铁黎原本没打算要奖励的,不过高兴过了头,话语没止住,一听到真的有,再看看爷爷也默许了,顿时欣喜的手舞足蹈,话语也流畅许多。

怀柔眨了眨眼睛,配合的道:“哦,原来是阴夜哥哥说的呀,那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听阴夜哥哥说,他闻得到你身上隐秘的味道,所以你一来,他肯定知道!”说到这里,小铁黎不满的嘟起嘴,“我鼻子比他灵多了,若是比闻饭菜的香味,我肯定不输他!”

“怪不得你刚才扑到姐姐身上的时候,撞的姐姐都后退了,是不是这些日子没好好练功,只记得吃了?”怀柔笑意愈发的浓厚了。

“才没有!我……我只是长高了而已!”小铁黎一张粉嫩嫩的小脸顿时涨的通红,小嘴嘟起愈发的明显,就差没挂个小油壶了。

“嗯,是长了不少,要快快长大,这样才能帮爷爷分担些重任!”怀柔鼓励的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

“嗯!我长大了还要保护怀姐姐,不让你被坏人欺负!”小铁黎听话的应和道。

怀柔看着小铁黎一本正经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铁老儿站在一旁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笑声未停,怀柔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前方,草木葱郁,溪水清幽,一排排竹排房林立,此时也都亮起了灯,她拉着小铁黎的手向里走去。

这是一片与世隔绝的幽谷之地,更是最为静谧的世外桃源,是她最得意的发现,却也隐秘的快要被她忘却。

“公主!”

“公主,您……”

“属下见过公主!”

“真的是公主!”

……

只是一夕之间,这片清幽之地再度恢复了生机,热闹一片,大伙儿都因为公主的到来而感到震惊,更多的是震惊过后难以置信的欣喜!

不等怀柔开口,众人都齐齐围了过来,行礼的行礼,问好的问好,更多是错愕的看着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所有的问候终于都化为一句:“公主安好否?”

“还好!”怀柔同样激动的看着众人,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为了国家的兴复,如此隐世艰辛的过着日子,不能与外界联系,他们的伟大,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说得清的,更何况,直至此刻,她还如此受到拥戴,这份荣耀欣然又怎么说得出口。

所有的感情都化为简短的问候,要表达的岂止是这些,但是,却也恰如其分。

“她有什么不好?都已经被封妃了,两位王爷还抢着要娶她呢!不好才是笑话!”众人身后,靠前排一个的雅间内忽然传来一个邪魅慵懒的声音,极其倦怠,却好似能够蛊惑人心。

众人听到这样的声音都齐齐噤了声。

怀柔顺着声音越过众人向雅间看去,只见大门忽然打开了,一个年轻男子披着墨绿的袍子走了出来,不过在对向怀柔的目光后止步不前了,整个人愈发的散漫。

就好似她不进去,他就不出来,怀柔借着房前挂着的两个灯笼的光才看清了他的样貌,此时他正懒洋洋的倚着门框向她看来,身形清瘦,手臂处用白布缠着,邪魅的俊脸上挂着冷笑,神态在暗夜的映衬下愈发的幽冷,就好似死神降临一般,阴夜……

怀柔伸手揉了揉额头,须臾,将手拿开,看向雅间前的男子,笑道:“这是谁又得罪我们的阴大冥王了?不会是我吧?”

众人对看一眼,都用一副恐惧的神色看着她,明确的表面了不是自己。

怀柔接收到众人的视线后无奈的又伸手揉揉额头,若说这世上有她惹不起的人,估计就三个了。一个是那个腹黑狂,另一个就是清夜,还有一个,就是他了。准确的说,还有一个人,只是,她已经和他断绝关系了,所以……不算!

如今最怕的大概就是这个小冥王了,他的脾气一上来,她是真的惹不起,光是听听名字也知道他的恐怖程度。

简直非人类,有一次她霸占了他的大床,他当真脱了衣服要睡在她身旁,逼得她不得不出去睡地板,喂了一夜的蚊子,山中的蚊子可不是好惹的……第二日浑身是包,鲜有的是,居然没有人敢收留她,还有就是那个恶魔居然真的一夜没开门,就让她在外面睡了一夜……

这还是好的,还有一次是她要走,他不让,最后好容易达成协议一起上去,二人才刚爬上悬崖,他居然抢先一步,一脚将她踹了下去,害她莫名其妙的感受了一次千丈悬崖大蹦极,因为太过刺激,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这样的事例还有许多,怀柔光是想想就浑身打颤了,从此以后,再不敢招惹他了。

别说她怕了,这谷底的精英们都怕,他们曾经看不爽他的做派,暗地里找他比试过一次,十几个人单挑一个,武功自然是不输他的,可是却还是败给了他,因为阴夜从来都不按常理出招,所以,冠以冥王的头号,还是轻的。因为碰上冥王至少还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但是碰上他,估计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