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1章 来者何人

第七十一章 来者何人

就这样想着,怀柔忽然后悔来看他了,不过来都来了,如今也只能想尽办法禁止他发火了,但是揉了半天的脑袋也没想到一个好主意,冥王发火,柴米油盐都不会进的,想到这里,她忽然转身,足尖轻点,欲原路返回。

“怀姐姐?”小铁黎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怀柔逃跑的身影,更加难以理解的是她才刚来居然就要走了。

众人都齐齐唏嘘了一声,但都未敢有所动作,毕竟大家都是知道的,阴夜发起火儿来的恐怖,人人都恭敬于公主,但却未曾想到公主也敌不过这个小冥王,如今看着公主都对他如此敬畏,愈发的不敢吱声了。

但是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小铁黎就不怕阴夜,相反还最腻他,一天到晚的跟在他身后,还时不时的问这问那,鲜有的是这个小家伙却深得冥王心呐,这一点怀柔倒是不否认。所谓他不怕的,怀姐姐自然不怕,所以一群人,也就他最小最不知事,根本不知道怀姐姐要逃走的原因,所以对她要走的事实表示很不理解。

“慢走,不送!哦对了,这次走了,下次就别回来了,你知道的,我有点是办法让你永远回不来!”阴夜懒洋洋的吐出一句话。

怀柔脚步顿停,无奈一叹,转回身,看着阴夜,撇撇嘴,“受伤了还不知道好好歇着,算了,说吧,我这次又犯了什么死罪了?”

“我以为怀妃娘娘这一次定然会沉醉在两大亲王的温柔乡里醒不过来呢!原来还记得回来!”阴夜看着怀柔,冷哼了一声,忽然转身,那只没受伤的手只是轻松的向屋里一抓,一个包裹便从床边飞来,安稳的落在他的手中,然后,一步一沉的向她走去。

众人赶忙让开路。

怀柔看着阴夜,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从今日起,我要跟在你身边!”阴夜走到怀柔面前,很自然的将手里的包裹甩给她。

很自然的忽视了她一脸的黑线,邪魅的凤眸轻挑而起,眨了眨,魑魅的道:“怎么?有意见?是想玩跳崖了呢?还是想再次被赶出去?”

怀柔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哪一个都不是人选的。

“那就走吧!也让我见识见识天澈的皇族子弟有多大能耐,居然能让你这般舍不得离开?”阴夜话落,伸手一拉怀柔,只足尖轻点,便分身向山崖而去,他身法极快,转眼间就来到了山崖,居然只用嘴叼过蔓藤就攀岩而上。

怀柔听到身后众人的呐喊声,忍不住回头去看,小铁黎已经奔了过来,小小的身躯不知跌倒了多少回,好容易才追到了悬崖下,无奈他武功不高,只能委屈着小脸看着她和阴夜,她冲他笑了笑,然后示意他回去,小铁黎依然两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们……她知道的,他舍不得他们。

不过,却也无可奈何。

阴夜转眼间已经拉着她上了半崖,她回过头,看着他一只胳膊受伤依然还不能动,只用嘴叼着蔓藤,一时间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谈不上是同情,他从不会给她同情的机会。

只能概括为无语,毕竟这是他自找的,不过还是不由自主的伸手去帮他,二人转眼间便上了半山崖,阴夜用脚一踢,暗门再度被打开,他毫不留情的拉着怀柔就钻了进去。

“我刚来!”怀柔被他拉着,没好气的提醒道。

“我知道!”阴夜同样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显然还在气头上,根本不给辩驳的机会就触动了一旁的机关,随后一阵天旋地转,二人被一股大力向上打去。

怀柔随着他向上而去,怕他再次触动伤口废了胳膊,只好反手去拉他,施展轻功掌控主动,更不忘没好气得道:“我还没看夜阁这两个月的动态呢,就算你要跟着我走,这么急干嘛?”

“包裹里除了衣物还有这些日子以来记录的天澈乃至边疆大小事件和动态,你回去看也一样!”阴夜瞥了怀柔一眼,冷声道:“我要是现在不跟着你走,日后恐怕很难再逮着机会。保不齐你现在武功已经高过于我,加上我又伤了胳膊,看不住你……若是你再偷偷溜走……正所谓,防患于未然!你教我的!”

对于末尾那四个字,怀柔自然是痛恶的,早知道这个家伙是个白眼狼,她何苦教他来着,简直是再度导演了农夫与蛇的故事!

无语间,突然记起了什么,挑眉道:“阴家现在可是正大张旗鼓的四处寻你,你就这么跟我出去,不怕啊?”

“不是有你在啊?看你这副样子,记忆铁定是恢复了,若是以前我还会有所畏惧,现在,哼,他们即便不怕我,也会怕你!唉,连我都开始咬不准那一日就被你给拿下了!”阴夜虽然不满,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哟呵,算盘打得还不错么?你小子如今是愈发的欠收拾了!合着本少校难得回一次兵营,倒成了来接你的兵骑了?”怀柔表面后悔,早知道不来了,如今带了一个阎王爷出来,这天澈的天下不乱也该被搅乱了。但心下却是颇感骄傲的,这人是她精心培养的副将人才,如今看人的能力都已经胜过她了,能不自豪么?

“哼!”阴夜冷哼了一声。

虽然自豪啊,可是自豪不能当饭吃,她如今身在宫中,怎么带一个男子进去呢?再加上他头疼的身份……但是毕竟是个人才啊,想想自己身边如今连个贴心的打下手的人都没有,她身边还真是急需要人啊,便不再说话。

不出片刻,二人过了暗道,来到暗门处,怀柔伸手转了一颗夜明珠,壁橱的门无声的打开,她探出身子,拉着阴夜回到了铁老儿的房间,暗门瞬间在二人身后无声的关上,她松开阴夜,刚要飞身离开,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冲进来一个人,她一惊刚要出手,只听那人惊讶地道:“公主?”

怀柔一怔,顿时住了手,她忘了这后营晚上也是有人看守的,不愧是亲手带出来的兵,防备倒是充分!

屋中静静,前方广场依然隐隐传来呼喝的操练声。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