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2章 阎王长随

第七十二章 阎王长随

“属下冒犯了,还望公主恕罪!”片刻后,那个将领模样的人跪下,收起惊讶,看着怀柔道。

“辛苦了,秦将军,快起来吧,你何罪之有?……快让大家回去歇着吧,时候也不早了,明早起来再练也是一样的,身体要紧!”怀柔从容不迫的道,举手投足间都是一国之主的模样。

“敢问公主,他是?”秦岭忽然转向阴夜。

怀柔偏头看向他视线的方向,这才想起身侧还站着一个阎王爷,这些年她一直是隐密的带人进来的,还刻意对外隐瞒了谷底的人才,让铁老儿看守着暗门,所以此番带出来是有些突兀。

“秦将军么?幸会幸会,我是公主的长随。”阴夜对着秦岭挑眉,邪魅的扯了一下嘴角,对上怀柔看向他的视线他无比正经的道:“是吧,公主殿下?”

怀柔顿时脸一黑。

秦岭看了看公主,不由得皱眉再次看向阴夜,“在下似乎从未见过……敢问贵姓名谁?”

“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最近才跟着公主的,不过,能跟的公主实属三生有幸。”阴夜一番话说的极为地道,表情也做足了戏份,可是散漫久了,语气也就不恣意的被带出了一份漫不经心的味道。

秦岭眉眼眯了眯,无名小卒能跟得公主身侧?无名小卒能有如此风骨和气场?无名小卒见了他居然丝毫没有礼仪尊卑的观念?面前的这个男子虽然年纪轻轻,可是无论放在何处,都不会被人忽视他的存在。

就好似一把利刃,还是见血封喉的那种,鲜有的是这样的人物他还从来没有见识过,也从来没有听闻过,正所谓慧眼识英雄,英才之间的惺惺相惜吧,秦岭征战沙场多年,看人定然不会错的,这个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他当第二,没人敢居第一。

只是,他身上实在没有任何特征能让他识得他的身份。他撇开眼睛,只好厚着脸皮再次问公主:“敢问公主,这位长随是?”

怀柔想着秦将军也是个惜才如命的人,如今他识得了阴夜的潜力自然是不会放过的,只可惜他先一步跟了自己,所以他也不敢向她开口要,只是想知道个名字罢了,便也就说了吧。

半晌她扯了扯嘴角,终于扯出了笑容,“他叫阴夜,前不久才跟在我身边,不过能力确实是不错的!”

阴夜邪魅一笑,冷着的脸色瞬间暖了下来,可见还是满意怀柔的说法的。

“哦,既是这样,属下就放心了!”秦岭很识时务的退了下去,有这样一个人跟在公主身侧,他自然是放心的。只可惜啊,这样难得的将帅之才就要擦身而过了,不知道往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

约莫是过了一会儿,再无人打扰。二人松了口气也收拾了不舍的情绪准备飞身离去,只听秦岭的声音再次响起,“阴少侠的伤可否要紧,要不然在我那住一晚再走也不迟?”

不由得看向门外,这一回秦将军手里多了一些瓶瓶罐罐,不用想也知道是药酒,治跌打损伤的,果真是惜才如命的人,怀柔暗暗感慨,不过阴夜若是废了胳膊,可就失了一半的战斗力了,这一点,她与秦岭想得是一样的。不过爱才之人这样不要命的练兵却又让她不解,不由得反问道:“秦将军为何还不去终止练兵?都入夜了!”

“请恕属下也无力阻止,他们都是自愿练至半夜的。”秦岭无奈的叹道。

怀柔一怔,自愿的,练兵那么苦,如何还有人自愿,可是转念又一想,都是国破家亡之人,即便入夜恐怕也不得眠,估计都想着多操练一番也好,强健了身体好早日复国,屋中并没有点灯,但是外面的灯火却能从窗中透进来,此刻才清楚的看到秦将军。

只见他穿着一身笨重的铠甲,脸色疲惫,像是连着好几日没有睡觉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皱眉问道:“秦将军为何也不早些歇下?”

“睡不着!”秦岭放下药酒后,不恣意的揉了揉额头。

怀柔眉头紧锁,低沉道:“宽心些吧,你睡的着了,士兵们才能睡得着,这样想着,也就自然而然的睡得着了。”

“是!公主!只是……阴少侠的伤……”三句不离阴夜,果然还是放不下这个人才。

怀柔也不恣意的揉了揉额头,显然是对这个小阎王没招,他若是说定了要走如何能留?留下也恐怕是给他添乱,只剩长长的无奈了。

刚要说话,只听身侧人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果然态度该硬时还得硬,阴夜毫不留情的中止了两人的对话,迫不及待的拉了怀柔就要走。

光是听语气也知道他不耐烦了,怀柔只好怀着歉意对秦岭道:“秦将军,不必担心阴夜,还请牢记我的话!早些歇息吧……”

漫长的军机大营的夜空,只留下怀柔简短的一句话,作为告别。阴夜却是很自然的施展着轻功,用没受伤的手拽着怀柔离开,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

“真这么绝情舍得离开啊?”飞至半空,怀柔突然回过身对着阴夜挑眉道。

阴夜冷哼了一声,依旧没有回头,不过可以猜想他心中的不屑,怀柔没好气的瞪了阴夜一眼,“牙疼啊?”

“桃花疼!”阴夜也没好气的瞪了回去。

怀柔一个趔趄,甩开了阴夜的手直直的从十几丈高的半空栽了下去。

阴夜理都没理怀柔,甚至不看她兀自飞去。

秦岭目送二人离去,忽然看到公主从十几丈高的半空落下,面色一变,连忙飞身而起去接她,可是距离有些远,他的轻功还是不及,有些嗔怒这个随从居然就这么放着公主兀自飞去,着若无栽倒在地如何了得?他惊得出了一身冷汗,愣是打消了要重用他的念头,不想公主在距离地面三尺距离的时候忽然腾空翻了一个筋斗,坠落的身子再度凌空拔起了几丈高。

蓦然一怔,公主的武功竟然已经如此高绝了?再一看,公主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再不似小时候那个丫头了,幡然醒悟,一晃已经这么多年了啊……

怀柔追上阴夜后一脸黑线的看着他,他怎么不说菊花疼?那样的话她兴许就可以一头栽死在这儿直接去地府报到,省的在这里候着他这个阎王,还得没事吃饱了撑的保持每分每秒甚至每刻的警醒,因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暗伏的危机,一次都足以要她的性命。

阴夜冷冷的瞥了怀柔一眼,邪魅的挑了挑眉。

秦岭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半空喊道:“公主,您没事吧?”

“没事儿!秦将军回去吧!”怀柔摇了摇头,再度对秦岭摆了摆手。

“你要跟我一起回宫么?”直至整个军机大营在身下消失不见,怀柔才一本正经的问道,这一次,她尽量避开危险话题。

“你去哪我就去哪,不是说了么,长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