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7章 回忆过往(1)

第七十七章 回忆过往(1)

一阵风过,怀柔好似想起了什么,并不转头,目光清冷的看向远方,一字一句的道:“君屏幽,你还是那么的幼稚,喜欢拿自己的性命作赌注,你如今又不吃药不医治是在期盼我同情你么?自作主张用重伤换我将失去的记忆找回来我该感谢你么?还是说,你想用这份重伤来绊住我?是,你的确成功过,可你知道么,我有多懊悔?我抛弃了同样身负重伤的哥哥,那是我的亲哥哥!我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救你,还无情的在父母的忌日赶走了他。难道我救你就是为了让你再度将生命当作玩笑甚至是赌注来牵绊我么?!你早已将我陷入不孝之地,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即便如此,在林间,我还是出手救了你,再次忤逆了我的哥哥。君屏幽!从今往后,你我形同陌路!”

长长的一番话,光是听,旁人也是痛心的,可是怀柔却说的无比平静,甚至平静到眸光再无一丝情感,阴夜不自觉的感受到一股寒冷,惊讶的看着她,却只看到一个无比纤弱的背影,就是这样一个外表无比柔弱的女子,内心却是那么的坚韧,他想要用拥抱来安抚她,可是,她却远的让人无法靠近。

君屏幽面色瞬间清透如明镜,如玉的手紧紧攥着那支玉簪,指节白了一片。挑开帘子,只看到远处只剩下骏马远去扬起的尘埃。

阴夜坐在怀柔身后,手里揪着她的一缕青丝忽然脱落。

两人转眼间就进了城门。

蓝卿和绿影都愣在那儿,呆呆的看着怀柔离开,又看看车厢,似是还在回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君屏幽眸光似乎凝住了一般,看着城门一动不动,本来就没有几分血色的薄唇此时已经全无血色。黎明清冷的风打来,落在他露在车厢外的脸上,连发丝都好似凝住一般一动不动。

这样的结果是蓝卿和绿影无论如何都没能料到的,尤其是绿影,她只看到王爷待怀柔的好,却认为怀柔没心没肺,可是却不曾想竟是王爷将她变成了没心没肺之人……蓝卿终于回过神来看向车厢,只看到君屏幽半晌都没动,甚至连眼睛也不眨一下,整个人好似如今才失了魂魄,忍不住开了口:“王爷,我们回城吧,怀妃娘娘待您如此,绝不可能是真心想和您断了。”

君屏幽恍若未闻,依然一动不动。

“王爷!”绿影也好似醒悟过来,看向王爷这般的失神,一时焦急跳下马车就想摇醒王爷。

绿影还未碰到君屏幽的手,就看到王爷忽然收回视线,浅浅的看了她一眼,落下了帘子,半晌,只听里面传来一阵极哑的声音,“让我一个人静静。”

怀柔纵马进城,此时的街道还极为静谧,毫无人烟,她漫无目的地由马儿四处奔着。

“我竟不知道你竟犯傻犯到这个地步了!”阴夜忽然冷哼一声,伸手一推怀柔,怀柔一个不稳,被他推下了马,即便如此还是不解气的道:“他就那么好?”

怀柔双脚沾地,看着阴夜。

阴夜一句话落,不再看她,忽然双脚一夹马腹,骏马前蹄扬起,又踏地一声驻地不前,他照着马腹就是一脚猛踹,骏马终于承受不住疼痛,撇下怀柔狂奔起来,直直通向长街尽头。

怀柔看着阴夜扔下她骑马离去,直到身影消失不见,都没回头看她一眼。她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许久,她收回视线,忽然苦笑了一下。

什么叫做活该,大概就是如此!

从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那一刻看到自己变成了婴儿,看着抱着她的端庄秀丽的女子,看到一旁威仪无比却眉头紧锁的男子,还有一个模样俊秀的小男孩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还有一屋子穿着古装的丫鬟模样的女孩,说着小公主模样真俊的话。她就清楚的知道她的灵魂转世重生了,只是没有想到脑海中的记忆却还保留着,还转到了一个未知的古代,陌生的王朝。

不得不一遍又一遍的确认自己不再是叶若维,而是怀柔,国姓,南。那个端庄秀丽的女子是她的母后,而那个威仪无比的男子则是她的父王,还有那个小男孩是她的王兄。

那一日,她所有的惊异都化为了婴儿的手舞足蹈,还有咿咿呀呀的叫声。看到的却是那个是她母后的女子突然温和的笑了,随后是父王和王兄也跟着笑了,她不由自主的安静的下来,乖乖的躺在女子的怀中被她无比慈爱的笑容所感染。

脑海中突然浮现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难道,这就是老天给她的补偿么?她幼时失去双亲,早已经忘却了家和亲情的感觉,这一世让她重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

尽管现世并不安稳,可是她依然在父王和母后的庇护下安然成长,那个小男孩时常会带一些稀奇的玩物过来逗她玩,可是女子的脸上却时常露出伤感,她那个时候还以为是父王不爱母后了?

小男孩不来的时候,女子喜欢将她抱在怀中静静地看书,她便也陪着她安安静静的看书,她的专注神情时常逗乐女子,然后女子就会耐心的给她讲解书中的内容,就这样,她也大致学到了那个朝代的一些书籍知识。

再大一些,会说话了。小男孩的模样也愈发的清秀了,不过却仗着自己比她大,让她喊“王兄”,她偏偏不喊,他就用各种吃食**她,她瞥都不瞥他一眼,小男孩急了,拿起一块儿果冻模样的糕点就往她嘴里塞,塞完就跑开了,她吐不出来,憋得小脸通红,所幸女子赶来了,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最后才终于吐了出来。

她还记得,那个男孩因此被责令半个月都不准出门,并抄卷文千遍。女子言出必行,第二日,她玩耍嬉戏的时候,就看到男孩儿眼巴巴的趴在窗口,却无奈于房外重兵把守,只能可怜兮兮的回去抄卷文,但那般的年纪,却鲜有的没哭没闹,这一点她极为佩服。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