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7章 回忆过往(2)

第七十七章 回忆过往(2)

半个月后,男孩解了禁,公然对女子保证,他再也不欺负妹妹了。还拿着卷文给她看,她数了数,当真是一千卷,从那时起,她对这个哥哥有了新的认识。

女子笑着摸了摸男孩儿的头,温和道:“你要永远记得,妹妹是用来爱护的。”小男孩随后很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她这才轻声喊了一声王兄,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个男孩脸上神采奕奕的表情,高兴的将她抱了起来足足转了三圈,笑声很好听。她以为这样的笑声她可以听一辈子,可是,好景不长,男孩儿忽然变了,变成了另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她后来才知道他不是自己的王兄。

尽管想念,可是为了王兄的安全,她每次都尽量克制住自己去见王兄的次数,直到后来,父王突然提出和亲,母后以泪洗面。年幼的她却意外的表露出了与那个年龄不符的懂事,不哭不闹的接下了那个锦盒,本来是安排好偷偷离宫的,却不想还是被王兄知道了,赶来阻拦,后来,神女不知为何突然封住了她的记忆,现在想想大约是她运功冲破封印的时候,锦盒被王兄固执的带走了,而花神则强行带走了王兄。

如今已经能够理解神女的动机了,但是神女却不在了,她应该感激她的,那个时候却恼恨她封印自己的记忆。不过,她偷学了武功用来防身却是神女不知的,所以她至死恐怕都以为自己的记忆还被完好的封存。

进宫之后,皇上倒也算贤明,待她很好,可是她却始终没有家的感觉,后来有一日得知父王病重忍不住掩面哭泣碰见了一个小男孩,也就是君清夜,他是她在宫中认识的第一个皇子,却像儿时的哥哥一般照拂她时不时会给她带一些好玩的新鲜事物,聊以解闷。

这样一晃就到了七岁,皇上让她与宫中的皇子公主一块儿上御书房念书,就这样她遇见了君屏幽,只是第一次见他,那个时候,只是对他正正经经规规矩矩颇有少年老成的做派感到新奇,再后来,她会莫名的捉弄他,可是他都不会上当。

有一日,比对对联,她故意出了一道很长的上联让他对,却不想他非但对出了,还对的很工整,她一时不服气,便要求再比过,可是他却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御书房,她便追了出去,路过鸳鸯池时,她想到一副很好的上联,准备向他挑战,却见他回头对她嘲讽道:“输不起就不要比!”

她忽然大怒,觉得这个孩子凭什么这么拽,还拽的这么有资本,伸手就是一推,君屏幽自然没料到这么个小丫头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一个没站稳,落入了池中。她一怔,就听到噗通一声的落水声。但随即迎来的就是心里的畅快!无比淡然的坐在池边等着他像落汤鸡一样爬上岸。

不想才一会儿,水里居然就没动静了,她吓坏了,谋害皇子可不是闹着玩的,所幸四周无人,她赶紧跳了下去,用了三成的功力才从水里将他拖上岸,伸手一探,居然没呼吸了。她咬了咬牙,狠下心去给他做人工呼吸……

哪里知道这个腹黑狂自幼也是习武的,会憋气,她才刚俯下身,他就喷了她一脸的水。那时候,她就记下这个仇人了!

后来他们又明着暗着斗了好多回,真不知是前世的孽缘,还是命运铸就的欢喜冤家,打着闹着斗着玩着就忽然将对方刻在了心中最深的位置。

怀柔忽然打住回忆,不自觉的笑了笑,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那么久远的记忆,如今却是记得的清清楚楚,甚至连被君屏幽反捉弄时的气恼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在笑什么?”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温润低浅。

怀柔一惊,周身已经萦绕着一股无比清雅的味道,是她最最熟悉的味道,她猛地回头,只见君屏幽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此时,太阳已经出来,晨起金色的太阳打在他如诗如画的玉颜上,他容颜清透,浅紫色的锦袍好似凝结了一层霜雪,可是他整个人却是说不出的温暖,就好似晨曦之光。

怀柔怔怔的看着君屏幽,眼眶忽然有些湿润,似乎命运之轮百转千回,但是任凭时光荏苒,只是蓦然间的一回首,那个人就站在她身后,在太阳升起的地方,驻足等待,从未离去。她咬着唇瓣看着他,视线已经模糊不清。

被迫嫁给君冥皓前一晚,她在海棠树下整整躺了一夜,那一日是阴天,天空连一丝星光都没有,她对着黑漆漆的天幕一直看着,在第二日刚破晓时,做出了决定,她要最后再放手一搏一次,不惜以性命为代价!明明知道那碗甘露茶有毒,但还是毅然绝然的喝了下去。第一次,她赌上了自己的性命,但是她赢了,上天没有取走她的性命,只是取走了她的记忆……

终于明白一个人清醒得时间太久,也会偶尔疯狂那么一回!喝下甘露茶前,她默默向上天期许,若是这次醒来,她定然不会像这十六年来委曲求全的过!

若是逃不过这个劫难,死了却也一了百了,起码不会一再的成为筹码,被人利用!

上天……终究是眷顾她的……

怀柔绻了绻手心,眼角一滴清泪无声落下,在晨曦的照耀下金莹剔透,无比耀眼。

君屏幽忽然伸手,那一滴钻石般的清泪安然落在了他的手心,晨曦之光跟随着那滴泪落到他的手心,再度发出温柔的光芒,他静静的看着那滴泪,如玉的手微微轻颤,似乎接不住,他如玉的手白皙清透,那一滴泪更清透。

怀柔忽然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眸光的闪烁已经褪去,她不再看君屏幽,转身就走。脚步只是微微一挪,手臂就被君屏幽紧紧的抓住,她催动内力去甩,却听到君屏幽声音极为喑哑的道:“我如今功力损失过半,是抓不住你了,可是你确定还要甩开我吗?”

怀柔顿时住了手。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