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8章 一滴清泪

第七十八章 一滴清泪

“以前一直想着有一日你会为我流泪,可是当真的看到你为我流泪,我的心却是这般的疼,恨不得这一滴泪从来未曾出现。”君屏幽摊开的手心忽然用力攥了攥,似乎这样便能让那一滴泪顺着手心流进他的心里。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一直看着怀柔的脸,静静凝视。

怀柔唇瓣紧紧抿起,偏过头不看君屏幽。

“倾一世之功,换一世之情,我跟上天赌了一把,倘若这一次用性命换回了你的记忆,你会不会不再讨厌我?”君屏幽如玉的手松开,去轻抚怀柔的脸颊,低声喑哑的叹道:“好像…还是赌输了呢……”

怀柔闻言“啪”的拍掉他的手,转过头看着他怒道:“你怎么就没干脆些死了算了呢!”

君屏幽的手被打掉,白玉的手背霎时一片红,他恍若未见,眸光凝定的看着怀柔恼怒的小脸,须臾,他垂下头,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半晌低声道:“你那时若是不出手挡下那一剑,估计我就真该去地府报道了!”

怀柔这才想起之前……唉,都该自己又手贱了……看着君屏幽低低的笑,她忽然忍不住想用力的去锤他的胸口,可是手到他胸口一寸之处又猛然顿住,不由得恼怒道:“不准笑!”

“止不住呢,我在笑我自己,这般的愚蠢,竟然一直误以为你讨厌我。”君屏幽抬起头,看着停在胸前的手,伸手将她的手紧紧握住,忽然一叹,“我知道天下事,却独独不知道你的心。”

怀柔冷哼一声,都言女人心,海底针,你若能看穿,就不是人了。说实在的,她也时常搞不懂自己的心,怎么会突然将他装了进来?

君屏幽忽然松开手,将怀柔紧紧抱在他怀里,她纤细的身子在他的怀里柔弱无骨,即便照了这么久的阳光,还是泛着丝丝凉意,他手臂收紧,一寸寸,声音低哑,一声声的重复着:“对不起,我爱你……”

怀柔心中的冰山忽然如雪水般消融而去,这一刻才感觉到了阳光的温度,面前抱着她的这个人身体温暖,他低哑的嗓音仿佛轻柔的风在她耳边吹拂,一直吹进她的心里。

所有的委屈,气恼,压抑,冷淡,重负,压力,全部在这一声声低唤里消失无形。

多少人败给了这一句话,可又有多少人明知道这句话的悲伤,却依然享受。她也是俗人啊,竟然会沉醉在这简短的一句话中,甚至只是短短的六个字,却让她无比温暖。

她是给了君清夜七年时间,可是他可知她给了他一生。

“你那些话并不全对,我是拉着你**,但不是你自己,而是和我一起。我承认我是任性了些,用重创牵绊住了你的脚步,可是那并非我的本意,我只是不自信,甚至是太过自卑。那时的我已经被你看穿,只是玉衣之下的残躯,不敢对你有奢望,却控制不了自己想要留住你,可是,你知道吗,即便是拉着你一起**,我也感到很快乐,那些日子,我第一次知道发自内心的笑是什么感觉,可是越是幸福就越是遥远,你的心里终究装了太多太多,我虽然能进去,却看不清我在你心里的位置,你的失忆亦或是重生是上天给我的最后一次机会,我怎么能不珍惜,可是越是珍惜就越发现你就像握不住的沙,随时都会消失不见,我是多么开心,你在兄长和清夜面前选择了我,可是最后一次,却和冷离疏打成了平局,我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幼稚,所以,我决定放弃这个美丽的梦,不惜用性命去换回你的记忆。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赢的光明正大!”君屏幽说道这里,凤眸染上一层悲伤。

半晌,他又接着道,“你可知,我那时有多害怕,甚至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就怕这个梦一旦醒来,你的心里和眼里都不再只有我一个人,尽管不醒来,你的心中装的也不纯粹是我……”

怀柔身子忽然软了,任君屏幽抱在怀中,将她身体的全部重量倾倒在他身上。

“你可知,我每日看着你对我恼对我怒对我笑是何种心情?那种梦就好似虚无缥缈但却是真实的快乐,可是那段日子是我最挣扎的,寒毒一日不解我便不能真正的将你揽到身边,可是,却又是那般的控制不住自己,哪怕深知自己有一日会心脉枯竭死去,也希望能倒在你的怀中,我可以亲你,吻你,抱你,却不敢占有你,可是,你就像是上苍给我的礼物,助我驱了寒毒,除了旧疾,我的占有欲在一夕之间倾塌,心一旦成魔,便再也净化不去,已经无法满足于你时常挂在嘴边的喜欢,我要的是你全身心的爱。一想到这里……就不自觉的做了很多很多错事……”君屏幽手轻抚着怀柔的秀发,让玉指在她的三千青丝之中缠绕不止,似乎这样就能让这三千情丝网住他的心。

怀柔静静听着,不言不语。

“我和上天的赌约,其实是想给自己一个解脱,即便你恢复了记忆将这些日子以来与我的相处当成是一个笑话,会转身投入君清夜的怀抱,我也认了,但是,我想你会因此记住用性命换回你记忆的我。”君屏幽的声音忽然极低极哑,“我就是那么的幼稚,在你面前不自觉的幼稚,期盼着你会永远记住我,想到我的时候会心疼,疼到不能呼吸,或许就会在某日梦醒,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喜欢你喜欢到无法自拔,一直在等你。我,就站在你身后,即便你恢复记忆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人不是我,你也最终会发现一直默默站在你身后的我……”

怀柔唇瓣再次抿紧。

“可是,你是看到了我,眼光却是那般的陌生……我想…我大约不是输给了上天,因为没有死,但是却是完完整整的输给了你。这副残躯不治也罢,因为你都不记得我了,我活着还有何意?你不在身边的日子,我是多么盼望你能主动回到我身边,可是你却好像真的抛弃了我,让我度日如年,这样的日子……我真的承受不起。”君屏幽指尖细细的缕起怀柔鬓侧的一缕青丝,与他垂落在鬓侧的一缕青丝缠绕在一起,继续道:“我本还残留着性命对你抱有一丝希望的,却不曾想再次遇到你时,你身后竟然坐着其他男子,动作是那般的亲密。我不是醋了,而是终于绝望了……”君屏幽的声音已经哑到极致,似乎那些无数压抑的情绪从胸腹堆积许久突然再也抑制不住破喉而出,“我甚至不敢看你,自欺欺人的将车厢外那一对男女当作是路人,与我无关。可是你却再三的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不得不清醒的认知到自己有多么的可笑。我的心其实就如那把你送的玉扇一样,看起来坚不可摧,可是却还是碎了一地,甚至连碎屑都无存。”

怀柔抿了抿唇,眼眶再次湿润。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