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9章 幼时初吻

第七十九章幼时初吻

“我们不是完了对不对?你当时是生气了对不对?气我又那么幼稚,气我那么不珍惜你给的余生,气我闭着帘子不敢见你的胆小懦弱,气我……对不对?”君屏幽忽然放开怀柔,目光凝着她的目光,看着她微微湿润的眼眶,见她依然不语,他声音忽然飘散在风中,“你绝不能说不对,敢说不对,我就……”

“你就如何?”怀柔忽然开了口,声音也是微哑。

君屏幽忽然背过身去,不看怀柔,低声道:“我能如何呢?我的命都是你的了……”

“那怎么办呢?”怀柔忽然破涕为笑。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你无法对我说不!”君屏幽背着身子坚定的道。

怀柔不恣意的翻了个白眼,忽然转身就要走。

就在那一瞬间,两人的发丝紧紧的一缠,居然奇迹般的没有散开,怀柔吃痛的一瞪,但是下一秒双唇就被如莲似雪的清新味道覆盖,席卷,那般霸道却又是那样的温柔。

半晌,君屏幽才抬起了头,呼吸有些微喘,怀柔任他拽着手臂,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两人缠绕在一块的鬓发,想起了儿时她也这般捉弄过他,不过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发丝要打死结谈何容易,可是他却做到了,唉……又在不经意间输了他一次……

这样的孽缘,如何能断?怎么能断?已经断不开了……

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扬长音道,“行了,我认输!不说不也不离开,可以了么?!还不快给我解开!”

奈何情深盖过了缘浅,就这样!

君屏幽一愣,顿时惊喜,立刻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过那支仔细擦拭过的玉簪给怀柔带上,这才满意的解开了缠绕于两人鬓发间的千丝结。

“饿了!陪我去吃饭!”怀柔反拉上君屏幽的手,拽着他举步就走。在这里耽搁了这么许久,太阳都升起了,主街两边早已经汇聚了不少百姓,都睁大了眼睛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们,似乎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再不走的话,不被太阳烤焦,也该被这些炽热的视线给酌焦了。

君屏幽愣愣的跟着怀柔走了两步,才试探性的轻声确认:“你说陪你吃饭?”

“不愿意啊?不愿意算了……”怀柔说着,作势要甩开他的手。

“怎么会?不过去哪吃呢?”君屏幽终于反应过来,紧紧的握住怀柔的手,立即追问道。

“香满楼!”怀柔随意的往长街一瞥,远处像是有一块儿香满楼的招牌林立颇为显眼。想来是家很不错的餐楼。

“嗯!就去那!”君屏幽附和道。

怀柔就这样拉着他走了过去,余光却不恣意的瞥向身后,只看到身后的人是那般的服帖,就这样静静的,默默的跟着。

她收回视线,眸光染上一层笑意,身后的男子与记忆中那个喜欢对她冷嘲热讽的小男孩身影重叠在一起。那一年她大怒之下将他推下水,后又因畏惧他就那样死去生生的将他从水里拽了上来,还不惜给他做人工呼吸反被他捉弄……她懊恼刚要发作,却又被他一个清润的吻消去了所有的怒火。

那一年,她七岁,他十一岁!两个孩子而已!

一吻过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初吻居然被一个孩子夺走,又羞又恼,却不料君屏幽却无比淡定的抹了抹嘴,对她嘲讽道:“原来你连亲吻都不会,真没用!”

她怒瞪着他,道“谁说我要吻你了?”

“那为何你俯下身来,鼻子都快贴到我的脸了?”君屏幽挑眉,看着她,那一双清秀的凤眸将她湿漉漉的身躯漫不经心的巡视了一圈后,讽刺道:“瘦巴巴的,力气居然这么大!”

怀柔勃然大怒,扬起手欲扇他一巴掌,一边怒道:“我那是为了救你!少自作多情!”

君屏幽挑眉,瞬间擒住了她的手,看着她气的通红的小脸继续道:“不过,味道还真不错,就像是蜜桃的味道,甜甜的……”

怀柔闻言险些背过气去,她那么珍贵的初吻……居然被一个孩子轻描淡写的用蜜桃的味道来形容。不由死死的瞪着君屏幽,骂道:“想吃蜜桃这宫里多的是,何必死缠着我?”

“都没你好吃。”君屏幽垂眉,一双美丽的凤眸忽然眨了眨,神情甚是郑重。

怀柔闻言差点吐血,这是一个孩子说出来的话么?不由怒道:“你小小年纪满脑子装的却是这般污秽之物,真是斯文败类!”

“哦?那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君屏幽不恣意的挑眉,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吻她,可是,就觉得她粉嫩的唇很诱人,和樱桃一样,忍不住去尝,还是第一次,却发现味道甜甜的,不似蜜糖般甜到腻,也不似樱桃般略微含涩,最后……形容成了蜜桃。第一次明白,原来,亲吻的味道是这样的!

“哼……还用猜么……你肯定…唔……”怀柔恶心的抹去唇瓣,恨恨的说着,一句话还说完,头就不经意的下沉,就好似有一股力量在压她一般。转而看到他那一双美到极致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骤然一黑,如乌云吞并明月一般,顷刻间席卷了她的视线,不由的一怔,直到唇瓣再次传来温润的感觉,这一次,她好似体会到了……甘甜,果真如蜜桃一般清甜醉人……

柔儿!

怀柔姐姐!

啊!

皇兄!

你,你们!

……

一时间,鸳鸯池中围满了众人,原来是对联比赛结束了,大家都从御书房出来……一夕之间,都被两人所震惊。

君屏幽却很自然的佯装着昏死过去,徒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怀柔在苍白无力的解释着什么,不过已经语无伦次,恼羞成怒,蓦然间想明白了什么,恨得牙痒痒,伸手就要对这个真正的罪魁祸首挥巴掌,都是他暗中作怪,才害得她被大家误会……还以为她非礼他!所以,她下手毫不留情。

可是,她手还没落下,君清夜忽然上前一把拽住了她的手,神色异常的说道:“柔儿!你……够了!”

再解释也无异,怀柔忽然低头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从此和君屏幽的梁子就算结下了!

只剩下众人不解的愣在原地,呆滞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