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81章 温柔缱绻

第八十一章 温柔缱绻

二人一前一后离开,却没发现在他们身后的一座宅院房檐处也隐着两个人。

这二人正是早先在大街上消失的二人,怀柔本想抱怨君屏幽忽然用轻功将她带到奇怪的宅院的,可是直到落身看到王兄和隐月,所有的情绪都化为了空气。静静的看着他们,自然也将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直到二人离开,怀柔还是无法明了心中那股忽然涌来的奇怪的感觉是什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王兄……

“看来哥哥是决计容不下我了……”君屏幽黯然的叹了一声,“都怪我之前太冲动和他动手……”

怀柔皱眉,转头看向君屏幽,见他早先清透白皙的容颜此时竟然有些阴暗,一双清泉的眸子也一同失去了光泽,蓦然没好气的道:“还不是你活该!”

君屏幽忽然笑了,手腕微微一用力,带着她飞身下了房檐,不等她看清院中的情形,他已经带着她进了房间,一阵天旋地转,再醒来居然发现自己已经被他压在了房间内的大**。

怀柔不由恼道:“你做什么!这是人家的院子!”

“放心,这是我的别院!”君屏幽淡淡道,伸手就拂去她粘在小脸上的青丝。

“我饿着呢!还不快去香满楼?”怀柔莫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道。

“我也饿了,香满楼不是有哥哥在吗?就让我先吃吧。”话音未落,他如玉的手只轻轻一勾,她腰间的丝带瞬间被扯落,露出一片凝脂玉肌,他温柔的俯下身。

怀柔翻了翻白眼,还要再说话,君屏幽的唇已经落下来了,将她要出口的话生生吞了回去。只能瞪着君屏幽无语,因为离得近,此时才清晰的看到他清透白皙的面色和眼里细微的血丝,暗想,昨日一夜,他究竟是怎么折磨自己了,这个魂淡!

蓦地,怀柔伸手推开君屏幽,红着脸忿忿的道:“怎么不是我先吃?”

“唔,那我们一起吃。”君屏幽握住她的手,将她的唇瓣重重吻住,不留一丝缝隙。

怀柔再不能开口,她清凉的唇瓣顷刻间便被他的温热所覆盖,只能闭上眼睛。才刚合上眼皮,所有的感官空前的敏感,如莲似雪的气息将她包裹,神智刹那间飘离身体。

丝带滑落,云白的罗裙被层层挑开,君屏幽放开怀柔的手,如玉温凉的手在她肌肤上游走,激起层层颤栗。怀柔忍不住?吟了一声。

声音娇柔绵软,她刚一出声,君屏幽瞬间狂热起来。

怀柔承受不住的睁开眼睛,见君屏幽锦袍玉带,衣冠楚楚,而她却衣衫凌乱,裙带尽解,瞬间羞愤的闭上眼睛,刚一闭上又有些不甘,伸手一把扯落了君屏幽腰间的玉带,但似乎因扯得太急,没有掌控力道,只听“咔”的一声脆响,将他玉带上的玉扣扯了下来,落地声极为清脆,随后碎裂。她闻声攥着玉带一惊。

君屏幽狂热的吻瞬间顿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扯开的外袍和怀柔手中的玉带,又用余光扫到地上碎裂的玉扣,也随之一怔,很快便抬起头,看着她微惊的神色一笑,“我竟然不知道你也是如此急迫的想吃了我?”

怀柔的小脸刹那红透,立即扔了手中的腰带,羞愤的道:“谁说我想了!是你这破腰带上的玉扣硌得我生疼,我才忍不住将它扯掉了!”

“哦!原来是这样~”君屏幽恍然大悟,拉长了最后一个音很是正经的点了点头。

怀柔瞬间羞得无地自容,有一种说了谎话被当面拆穿的感觉,好像是谎话……她不由无厘头的怒道:“不信算了!”

君屏幽笑看着她,一双清澈无比的眸子笑意幽幽,他忽然伸手抓起她的手放在他胸前,柔声询问,“这件里袍是不是也硌得你不舒服呢?”

里面的软袍极为单薄,怀柔的手虽隔着薄薄的袍子却好似已经触到了他的肌肤,居然有些烫手,她猛地一缩,却发现君屏幽仍然拽着她的手不让她动,蓦然羞恼的看向他,只见君屏幽对她轻蔑的挑了挑秀眉,声音挑衅的问道:“不敢?”

“谁说我不敢的!”怀柔倔强脾气一上来,猛地甩开了他的手,伸手上去就是一扯,君屏幽松软的里衣瞬间被剥落露出如玉似雪的柔滑肌肤,她看了一眼,立即闭上了眼睛。

画面太美,她竟然不敢看。

君屏幽忽然轻笑。

怀柔万分鄙夷,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就算了,干嘛连皮肤都保养的那么好,简直就是妖孽中的妖孽之王。心下鄙夷,脸颊却是不恣意的染上一层又一层的火烧云,对于突如其来的裸诚相待,她感到很不适应。

君屏幽笑罢,俯下身,将他的肌肤与怀柔的水滑肌肤紧紧相贴,两人的身子忽然齐齐一颤。好似在这一刻触到电一般,怀柔停止了呼吸,君屏幽的呼吸声也忽然消失不见。

两人再未有动作,身子却是紧紧的贴着,须臾,君屏幽如玉的手从怀柔身上离开,一路流连似得来到她紧闭着眼睛的微微发烫的脸颊上,静静凝视着她,声音低哑,“怀柔,你看着我!”

怀柔睁开眼睛,触目是君屏幽温柔似水的眸子,仿佛能看到自己这般娇羞的容颜。

“我是谁?”君屏幽低声询问。

“君屏幽!”怀柔凝视着他的眸子,那双清泉般的眸子清澈不再,此时是如熊熊火焰在燃烧,又好似被深层的云雾所缭绕。但无论是什么颜色,瞳仁里都清晰的映着她熏红的脸颊,她看着自己在他眼中的样子,一时间有些痴然。

“君屏幽是你的谁?”君屏幽又问。

怀柔痴痴的想着,他是她的谁呢?不是家人,不是友人,曾经有一度将他视为敌人,但是现在呢?她眸光有一瞬间飘忽,最后轻声道:“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有多重要?”君屏幽声音忽然低了一分。

“重到倾尽十六年的记忆,换你我一个机会。”怀柔想起被打入冷宫的那一晚,她就是如此想的,兜兜转转,若即若离,十几年的牵绊,剪不断,理还乱,挥之不去,亦无法割舍。不如重生,若是就这么离世她也不悔,因为她爱过。

“我亦愿意倾尽所有,不惜生命也要换你安好?你可信?”君屏幽声音又低了一分。

“信!”怀柔点头。

君屏幽眸光瞬间被云雾笼罩,低头,向她的颈间吻去,同时将她的纤腰拉向他。怀柔一惊,只听君屏幽在她耳畔喃喃细语道:“没有花烛,可是,我想洞房了……”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