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82章 点到为止

第八十二章 点到为止

“不行!”怀柔惊醒,连忙拦住君屏幽。

君屏幽一双眸子已经染上了黑色,抬眼看着她,“你不愿意?”

“伤的那么重还不老实?你不嫌弃我还嫌弃!”怀柔刚刚就觉得哪里不对,此时清醒过来,这才看清他隐在软袍下腹腔前白玉的肌肤泛着青色,不用猜也知道定然是内腹受了重创,经血不通。

“内伤已经无碍了。”君屏幽摇摇头,语气有一种压抑的温柔缠绵。

“我数一二三,你立即给我起来,要是不起来,以后都别想有洞房!”怀柔强迫自己狠下心,忍住身体隐隐被挑起的欲望,板着脸看着君屏幽。

君屏幽有些委屈的看着怀柔,低声喃语:“真的无碍了。”

“无碍是么?”怀柔用手轻轻捅了捅君屏幽的小腹,君屏幽顿时皱眉,往后退了退,怀柔趁机从身下溜出,扯过衣服将自己利索的包裹住。

君屏幽看着怀柔,有些郁郁的道:“可我忍不住了……”

怀柔当没听见,低着头继续穿戴,脸颊却是持续的发烫。

“会死人的……”君屏幽又闷闷不乐的道。

怀柔恍若未闻,想着这人真是没救了,伤成这样脑子里还想着……

“怀柔,你真狠心,我若是死了怎么办?”君屏幽又重复了一遍。

怀柔穿戴妥当,转头看着他,目光绕过他锦袍半开的玉体,落在他如诗似画的脸上,此时正盈满一脸孩子气的阴郁,她红着脸叱道:“放心,祸害遗千年,没那么容易死的,但是你若再不乖乖起来我就真该饿死了!”

君屏幽郁郁散去,忽然笑了,“那吃完饭我们再……”

“少白日做梦,吃完饭运功疗伤!好了,快给我起来!”怀柔将他滑落的软袍往身上拢了拢,动作愈发的利索。

“不起来!”君屏幽躺在**一动不动,此刻活脱脱像个孩子似得在闹脾气,“除非你给我穿衣服,不然不起来。”

“自己穿!又不是伤了手!”怀柔起身就要下床。

君屏幽忽然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如玉的手攥紧了她的丝带,一双凤眸火苗乱窜,语气暧昧:“到底穿不穿?”

怀柔瞪了一眼君屏幽,哼了一声,瞬间打掉他落在腰间的手,没好气的道:“穿!”

君屏幽低笑。

怀柔白了他一眼,伸手将他拽起来,小心翼翼的给他穿戴,最后目光落在那条崩坏的玉带上,黯然道:“腰带坏了,怎么办?”

君屏幽笑意更浓,对外吩咐道:“蓝卿,去给我取一条腰带来!”

“是!王爷!”蓝卿立即应声,语气里说不清的明快。

怀柔刚恢复了几分的脸色再度被红霞包围。

君屏幽凑近怀柔脸颊轻轻一吻:“以后这种事情估计还会发生,该让她多备几条。”

“没羞!”怀柔红着脸叱了一句,给他将身上所有的玉扣都系上,忽然想起他是要去西山的,如今却和她在这里,问道:“你不是要去西山么,怎么又返回来了?”

“什么事情也不如你重要,西山又没你!”穿衣的空当,君屏幽的手再次蔓上怀柔的腰间。

“别闹!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怀柔推开他。

“我说的也是正经的!”君屏幽无辜的看着怀柔。

怀柔翻了翻白眼,懒得再问,爱去不去,正好省事了。

君屏幽低笑,温声道:“蓝卿若不这么说,你会追来么?”

怀柔这才暗惊自己小瞧了他的腹黑程度,怒意盎然。“说,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君屏幽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该问,我到底不知道什么。”

怀柔冷然,欲发作。不巧蓝卿声音在外面响起,“王爷,您的腰带!”不得不抑制住怒火。

“扔进来!”君屏幽笑看了气炸毛的怀柔一眼,离开床边,走到窗前,手一挥,窗子打开,他顺手接住了腰带,随后他对着窗外吩咐,“去厨房吩咐将午膳端进房间来!”话落,窗子再度被关上。只听蓝卿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君屏幽将腰带塞进怀柔的手里,怀柔不动,他好笑的道:“这就生气了?那我是不是应该气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呢?”怀柔这才不满的接过,的确,是她隐瞒在先,之前什么都没告诉他,难怪他这般的没有安全感。忿然道:“那你保证,不许有下次!”

“没有下次了!”君屏幽当即应道,随后又说:“前提是你主动告诉我!”

怀柔脸一黑,将玉带环在腰间时故意一紧,刺痛了他的内伤,果然看到君屏幽笑意全无,皱眉痛苦,这才消气,看他还敢不敢跟她谈条件?!

做完这一切,怀柔满意的跳下了床,脚步轻快的走到窗前,伸手打开窗子,外面金色的阳光顿时照了进来,她舒服的伸了伸拦腰,一股清香的草药味顿时扑鼻而来,定睛一看,只见满院都种植着草药,而且都是名贵品种,她回头看向君屏幽,惊奇的问道:“草药是你种的?”

“不是,是当年我路过南诏时救的一位身患旧疾的老人种的,老人的儿子打仗死在了战场上,孤身一人,无所依傍,所以我就将老人带回了天澈,并给他置办了这所院子养老。”讲到这里,君屏幽顿了顿,抚了抚小腹,继续道“一会儿你就能见到他了,他有一门手艺极好。”

“什么手艺?”怀柔问。

“蝴蝶面,据说是南诏,也就是你故国独有的面食。”君屏幽从容的道。

“合着你是贪上就快绝世的面食才救得老人啊?”怀柔想着这个腹黑狂心那么黑,绝对不可能会真的大发慈悲去救老人。

“我遇到他时还不知道他会做蝴蝶面,只知道再不救,他就该咽气了。”君屏幽一叹,伸手揉揉额头,似乎十分苦恼:“别把你未过门的夫婿想得那么坏好么?”

“少来,你对我就从来没做过好事!”怀柔哼了一声,转过头,继续看向院外,这个黑心的人还去了南诏,不知是去干嘛。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