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84章 黑衣杀手

第八十四章 黑衣杀手

怀柔见蓝卿进来,抬头不明情绪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吃面。

蓝卿含笑轻轻将菜放下,转身走了下去,不多时,她又端了一碗药进来,放在君屏幽面前,君屏幽鲜有的皱了皱眉,蓝卿注意到了王爷的神情,看了怀柔一眼,见她头也没抬,只好又静静的退了下去,退到门口的位置,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怀妃娘娘,我家王爷不爱喝药,请您务必让他将药喝完,别让他像往常一样喝一半倒一半…”

“嗯!”怀柔终于出声,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君屏幽不喜喝药喝一半倒一半的坏习惯她自然是知道的。恢复记忆之后,她一喜,因为终于找到了他的弱点。但很快又失落,因为这竟然是他唯一的弱点。

那是七年前废太子的前夕,她偷偷潜到他就寝的屋中准备趁暗夜捉弄他,那一日可谓是做足了准备,只欠他上当了,所以她费了好大劲儿才克制住内心的暗喜隐秘于他的房中。却眼见他糟了那一场大难,从此一病不起。

后来,缠绵病榻成了日常,而且每晚都要喝很苦很臭的中药才能睡觉,让她不得不放弃了捉弄他的乐趣,改为夜夜潜伏在他家,守株待兔的等着那个黑衣人的再次到来。却也发现了他一个秘密,那就是每次喝药都只喝一半,然后趁下人不注意偷偷倒在床前的花盆里。她有好几次都想下去揭穿他,可是就怕被下人发现,从此她进不得他的屋中,也怕被黑衣人发现……不过,后来,那个黑衣人却再没有出现……但她守着他一同失眠却成了习惯。

她之所以能发现宛若泡的是甘露茶也得幸于那一晚她睡不着,出去乱逛,从而看到了她与皇后的对话……

再度回忆起这些,怀柔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手中的筷子不自觉的被她攥紧再攥紧,突然“咔”的一声断成两半。

君屏幽一怔,抬头看向怀柔,“怎么了?”

怀柔扔了手中断裂的筷子,沉重道:“突然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蓝卿看到断掉的筷子,赶紧退了出去,走向厨房欲拿一双新筷。脚步却不再轻快,显然是被怀妃娘娘的行为给吓着了。

君屏幽眸光看了看门口,转而也凝重的看向怀柔,语气不再从容,甚至有些仓促,“想起了什么?”

“想起……那年你刚中了寒毒回府休养的那一晚,我当时对你身中寒毒并不知情,还以为你只是普通的伤寒,所以还预备着深夜趁你不备偷袭你…但后来却没能得手,不是我的计划不周密,我可是准备了整整一天……我……当时看到了暗杀你的那个黑衣人……”怀柔说了一大串作为铺垫,但终归还是躲不过说出重点,讲到黑衣人的时候,怀柔的唇瓣紧紧抿着,声音极哑。

君屏幽神色一动,手中的筷子不由攥紧,“想不到……那一日竟是你躲在暗处使了动静?!”

“嗯!”怀柔点头,“可我那时偷懒,没有好好将云轴神功的最后几式练完,终于救不了你…那个黑衣人武功极高,我自知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无奈躲在暗处趁他不备才使了暗招,所幸那一招起了作用,使黑衣人那一掌打偏了没能对准你的心脏,后来大约是得知了动静,皇宫的暗卫出现,那个黑衣人逃走了……可是我却犹豫着最终也没有走出来,因为我猜测那个黑衣人定然不会走远,或是还会再回来,我想,我在暗处说不定还能起些作用,呵,我很没胆吧?”

怀柔看着眼前的那碗药,嘴里有些苦涩,那一年,那个人,是君屏幽饱受七年的创伤的开始,亦是她噩梦的开始,因为他痛苦,她也难受,那一晚,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无能为力。那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倒在自己面前却救不了的苍白与无力。

回去以后,她便将自己关在暗室中苦练神功,晚上则暗暗潜伏于他的房间,就为了能够早一日等来那个黑衣人,她即使不能打败他也要拼尽全力抓住他!

忽然神思被一个拥抱牵回现实,她垂下头暗暗苦笑自己的无能,他却不言不语,将所有的安慰化为玉手在她头顶轻柔的抚摸。

怀柔忽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将脖颈上的项圈解下,轻轻在项圈的末端一按,项圈“啪”的弹开一个小缝,从里面掉出一个小小的竹筒,她将竹筒递给君屏幽,“这是那个人留下的,当时我一直没机会给你。而且你那副样子,自保都难,何谈报仇,所以一直留到了现在。”

君屏幽忽然松开了怀柔,伸手接过竹筒,仔细的看着。

“有发现什么吗?”怀柔看着他。

“这是南疆的东西!”君屏幽道。

“不错!是南疆用来施咒的木竹,我后来特意去了南疆一趟,这种木竹寻常百姓不会用来施咒,用它的人只有南疆王室,而且还是南疆嫡系一脉!”怀柔道。

“嗯!”君屏幽点点头。

“可是,你再看,还发现了什么没有?”怀柔看向那支竹筒,又问。

“墨香。”君屏幽道。

怀柔黯然苦笑,“是墨香,想不到你的鼻子与我的一样灵敏。这种墨很特别,相信不同我说,你也知道,里面掺加了一种黑色的地根草,但是这种草却只产于北疆,用来调制出的墨极好,而且这种草很稀奇,每年产量更是少到可怜,所以珍贵,能用它来调墨显然也不会是寻常的百姓,不过,北疆在灭亡之前有上贡过一些给你的父皇,成为皇帝御用,你父皇偶尔也会赏给後宫的一些得宠的舞文弄墨的妃子。”

“嗯!”君屏幽点头。

“可是,这种墨从来不出现在南疆,因为南疆王从来不让它进宫廷,思前想后恐怕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咒术一旦沾染了这种草便会失灵。”怀柔道。

“嗯!”君屏幽再次点头。

“当时那人身着黑衣蒙面又是深夜出现,我躲在暗处,视力再好却也看不甚清,只知他内力雄厚,且隐秘的很好。”怀柔低声道,“后来我暗中调查,去了南疆之后又去了一趟南疆,但总是想不通一件事情,如今我终于想通了,也知道了那个人是谁了。”

君屏幽沉默不语。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