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85章 共同弱点

第八十五章共同弱点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怀柔询问。

君屏幽看着竹筒,眉眼昏暗,依然沉默。

怀柔不再说话,她虽然暗中探查,从未与他摊牌此事,但一直相信以君屏幽的聪明,当时那人对他出手,他即便看不见他的脸,但总会有所察觉的,何况他的鼻子与她的一样灵敏,人的样貌,衣着,哪怕会易容之术,都是可以改变的,但独独改变不了的是气息。一个人的气息再怎么隐秘也会有迹可循。

“若是早知道那日是你在暗中救了我,我怎么也不会苦等七年。”片刻,君屏幽放下竹筒,对怀柔温浅一笑。

怀柔一怔,“什么意思?”

“我即便卧榻不起也要将你娶回来暖床!”君屏幽伸手保住怀柔,“但是当时还是狠不下心啊,就想着自己是将死之人,所以拒绝了父皇让我娶你的旨意,到现在还记得父皇的话,他说,我将来有一日定然会后悔自己的决定……今日实现了……真的好不甘心啊!你本来是我的……”

“我现在不也还是你的吗?”怀柔心里一酸,但难受却好似都被他吸附去了一般,哭不出来,只能干巴巴的提醒。

“是啊,就是这样我才恼恨!”君屏幽话锋忽然一转,声音变了味。

“我都承认我是你的了,你还恼恨?”怀柔想着这个人脑子里定然还装了棉花,是不是会说一些胡话。

“自然是恼恨的,口口声声说是我的人,但是到现在还不让我碰……”君屏幽将怀柔的身子抱紧,语气不善的道:“即便如今恢复了记忆还事事都想瞒着我,若不是我派暗卫暗中保护你也不会得知一个人居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明明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我好,却从不让我知道,害我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对你好,只能暗中偷偷摸摸……憋屈的都不像我自己了!”

“你现在知道也不晚啊!”怀柔暗暗翻了个白眼,转即冷言道:“快点喝药!别想找一大堆的借口搪塞!”

“哦……”君屏幽这才不情愿的低下头,看了摆在面前快要凉尽的草药一眼,转而又看向怀柔,孩子气的道:“你喂我!”

“你是不是更希望我帮你喝呢?”怀柔挑眉道。

“嗯!你怎么知道?”君屏幽顿时惊喜道,神情跟得知有糖果吃的三岁小孩儿没啥两样。

“我还知道你若再不乖乖喝药,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犯贱的手撬开你的嘴,然后一滴不剩的将药灌下去!”怀柔也对向他,一字一句着重的道。

话落,君屏幽果然听话的把药端了起来,眉头紧锁了半天终于张开嘴。

怀柔看着他眉头虽然紧紧的皱着,但吞咽的喉结却是那样有规律的运作着。明明喝药对他来说是最最厌恶的事情,可是他坐在这里却还是那么的优雅,她有些恼意,本还想好好嘲笑他一番,如今是没机会了。

君屏幽喝到一半住了口,对着怀柔勉强的摇了摇头。

“不喝了?”怀柔挑眉。

“不喝了!”君屏幽顿顿道。

“都喝了!一滴也不准剩下!”怀柔瞪了君屏幽一眼,她就不信了,这坏习惯还改不掉了?!

光是闻闻这药味她就知道里面一定放了很多珍贵的药材,不说喝一半倒一半是浪费,一半的药效非但不能根治他的腹伤,说不定还会起反作用!

“哦!”这一次,君屏幽居然很干脆的就应下了。

怀柔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但是他当真端起药碗就喝了起来,想着难得还听她的话,也不算没救,直到他一滴不剩的将汤药喝完,她才满意的放开视线,想着应该表扬一句的,正考虑着怎么表扬,身子就被人抱住,然后君屏幽的脸就铺天盖地似的袭来,最后毫不留情的将唇瓣印在了自己的嘴上。

一瞬间,一阵又一阵苦味被他无情的传递到自己的嘴里,连唇齿都是苦到极致的。

怀柔恼怒的瞪着他,想要推开他,却越推越紧,君屏幽皱着的眉头疏散开来,蓦然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两人都呼吸困难,君屏幽才松开紧环着的手,意犹未尽的道:“以后每次喝药,你都要像今天一样在身边监督我才行,不然我肯定还会忍不住倒掉的。”

怀柔满嘴苦味,顺着舌根干脆苦到了心里。天知道她也最讨厌喝药了!她娇喘着忿忿的瞪着君屏幽,好看的凤眸被怒火儿包围,但嘴巴却苦涩的说不出一句话语。

君屏幽看着怀柔,眉眼俱是深深的笑意,“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哼!以后喝药我定然帮你都倒掉,然后看着你不治身亡!”怀柔撇开脸。

君屏幽轻笑,伸手将她拉起来,柔声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宫了,再不回去,御林军就该满世界的找了!”

怀柔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毫不留情的甩开他的手,却还是起身站了起来。刚站起来,双腿一软,君屏幽立即伸手将她扶住,笑道:“今日我没有让你累到啊,怎么回事儿?”

怀柔红着脸瞪了君屏幽一眼,警告道:“以后喝药给我规矩些!”

“好!”君屏幽点头,笑意浓厚,轻缓的牵着怀柔的手抬步向外走去。

二人出了房门,怀柔看向院子中正忙于照料草药的秦老儿,刚要开口,君屏幽附在耳侧轻声道:“嘘,别说话,不用告辞了,秦老儿一向来只喜欢有人来,不喜欢客人走。”

怀柔顿时住了口,想着这个秦老儿还真是一个性格怪癖的老头儿!她点点头,看了一眼天色,拉着君屏幽足尖轻点,顷刻间上了房檐,她脚步不停,施展轻功向皇宫行去。

自从恢复记忆,她的武功不知高了几倍!

“你如今武功比我高,一定要照顾好我。”君屏幽被拉着,瞬间孩子气的道。

怀柔看着前方,当没听见。

君屏幽忽然一叹,“娘子比相公的武功还高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我还是尽快恢复功力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