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87章 心之温暖

第八十七章 心之温暖

暗间隔音效果甚好,而且从外面丝毫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独独差了些的是照明问题,不过怀柔用一颗夜明珠取代了现代的灯泡。

君屏幽从进内殿开始一直站在原地不动,默默的看着怀柔,如诗似画的容颜掩在窗框投射的阴影里,表情变幻莫测了片刻,忽然被拉着出了房门,脚步微重,一步一步踏在怀柔宫紧紧拼接的地砖上,砖石发出难以承受的细微声响,在静寂的怀柔宫里尤为清晰。

怀柔忽然笑了笑,从软塌收回视线,看向身后这个忽然变得沉重无比的男人。他是在怪自己又好端端的惹祸上身,不爱惜自己了。

进了暗间的那一刻,君屏幽终于有了反应,眸光微沉,看着怀柔怒然叱道:“为什么又不跟我商量就应承下来?怀柔!我问你,你到底将自己摆在了什么位置,又将我摆在了什么位置!”

怀柔不语,拉着他依然不动。

“怀柔!你是聋了么?”君屏幽忽然将她的手甩开,看向别处,沉声道。

怀柔冷笑了片刻,须臾,她收了惨白无力的笑意,看着君屏幽认真的问道:“君屏幽,你到底在怕什么?我和他已经断绝了关系,难道还会因为区区一个冷若霜再度跟他沾染上么?我只是同情她腹中的胎儿,那是无辜的小生命,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是,你的担心一旦过了度,也是一种负担。你还没发现么?自始自终,我不是不愿意将心事与你分享,而是你隐得太深,让我害怕与你说,你只知道责怪我什么事都不愿意和你商量,但是有没有想过我看着这样的你甚至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君屏幽不再开口,转过头死死的看着怀柔。

“我在失忆之前就已经和他撇清了关系,失忆也是为了给你和我一个机会。可是你呢?竟然为了自己那可笑的安全感居然将已经失去记忆的我推向他,你可知道那一刻我在想什么吗?明明已经失去了记忆的我居然还会心痛到快要死去,狠下心不再管你,可是还是如今还不是选择了和你共进退,你为什么就不能偶尔也体谅我一次呢?”怀柔对上君屏幽的目光,虽然平静,但话语间无处不流露着悲戚,“若是但分有一种可能,我最不愿意爱上的人就是你,可是我还是败给了命运,自愿与你一起**。”

“**么?”君屏幽冷笑一声,“你敢说你与我在一起即便是怄气却不快乐?我不是不能释然,只是在等你与我说明事情的真相。”

“可是你终究没给我机会不是么?那一日你为什么是弃我而去你自己心里清楚,我虽失忆却不是失了智,你就那样将我甩手给他,我心都冷了如何还能解释?”

“你既然不是失了智为何不拒绝?”君屏幽毫不犹豫。

“当时的状况你容我拒绝了么?我不是不想走向你,而是你离我越来越远让我逐渐看不清你了。”怀柔忽然长叹一声,心中似乎有某种东西在缠绕,又有某种东西在化开,须臾,她继续道:“冷离疏的确是用了心急智谋手段,甚至是背后玩了阴的逼迫我嫁给君冥皓,可是我就是那种会轻易屈服的人么?封妃前夕,我一夜未眠,一直在等你归来,可是你终是没有归来,你太自信自己在我心中的地位了,甚至自信过了头,以为你先找到了治病的良方回来我还依然会等你。只是不成想,还是晚了些。我失了忆,后来的事情并非我所愿,却也是天意。”

君屏幽面色一白,白着脸抿着唇不语。

怀柔不再看他,将头瞥向别处,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她都说了。那些话她本来不打算说,她和他好不容易才和好如初的,但是若不狠下心剥开这层外衣,君屏幽永远都不会明白,只觉得是她负了他。今日若是他还执迷不悟,那么她就甘心承认自己眼瞎爱错了人!

“我说你这个女人还知不知廉耻啊,居然光明正大的就把男人带到自己宫中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怀柔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阴夜居然不知何时进了暗间,此时正散漫的倚着门框,满眼鄙夷地看着她。

怀柔的心蓦地一紧,转瞬松散,即便是他的鄙夷,她此时也看得极为顺眼,想来,这就是家人吧,不管之前生了多大的气,但一个转身又会牵挂着回来,“你怎么来了这里?我居然没察觉!”

“你眼里只有那个男人,能看得到我?”阴夜冷哼了一声,邪魅的凤眸狠狠的剜了君屏幽一眼,然后视线极为不屑的回到怀柔身上。

“我的马呢?”怀柔自动屏蔽他的话。

“带不进宫干脆就让它自个儿奔回去了。”阴夜丢出一句话,径自出了暗间。

怀柔翻了个白眼,扔下君屏幽追了出去。

随后暗间外,传来一男一女这样的对话……

“它认得路么?”

“自然,比你聪明多了!”

君屏幽听不见,也不想听见,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半晌低哑的自言自语道:“天意……真的是天意么?”

暗间外是一个极普通的房间,但整体的布置却不失高雅,还飘着淡淡的檀木香,融入这个季节特有的花草香,让人闻了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阴夜出来就直奔软塌,他困得要死,见了软塌自然欢喜,鲜有的嘟哝道:“还是这儿睡得舒服,马背上睡得我腰酸腿痛……”

“你仔细着点胳膊,别压着了!”怀柔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个没有睡相的人四仰八叉的趴在软塌上,走过去俯身捡起被他挤到地上的小毛毯然后对着他的脸一扔,没好气的道:“你将这雪貂皮做的毛毯垫在胳膊下再睡,听到没有?”

阴夜闭着眼睛,伸出那只完好的胳膊将那条毛毯从自己的脸上抓起然后随意的往一旁一扔,继续安睡过去。

怀柔连忙出手接住,看着毛毯撇撇嘴,恼道:“你别不识好歹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雪貂皮做的毛毯!寻常我还舍不得拿来盖呢?!”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那个男人送的吧?不想看着它亲手被我给毁了就别再扔回来!”阴夜忽然睁眼,怒视着她。

怀柔忽然想起这毯子上还留有君屏幽的味道,难怪阴夜这么排斥,不由得笑着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从一侧的柜子里抓了一条自己的毛毯给他,然后道:“这毛毯是我亲手做的,再扔可就没有了啊!”

阴夜瞥了她一眼,哼唧了一声,这才肯接过,毫不客气的垫在受伤的胳膊之下,不出一会儿没了动静。

怀柔看着他,隐隐想笑,但终于忍住,转身欲离去。却听后面的人好似在说梦话一般,断断续续的道:“从你将我从死人堆扒拉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蠢到极致的女人,……不过我那时却还是被你给震撼到了……还以为跟在你身边你能被我感化一些至少不要善良的像个傻瓜,但是,如今看来……你果真是没救了……我都救不了你,谁还能救你!……哼,今日之事就此作罢……若是有一日再被我撞见他欺负你,即便是同归于尽我也会拉他一起下地狱!”

怀柔没有回头,视线却一点一点的在模糊,所有的怒意,委屈,抑郁,不甘都在一瞬沉淀到心底,化为莫名的感动久久回荡在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