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88章 风雨同舟

第八十八章 风雨同舟

视线已经模糊得不行了,怀柔忍不住眨了眨眼,几滴清泪滑过微凉的脸颊落在了手中的毛毯上,一瞬间又从毯子上滑落,直至落于地面。

怀柔这才注意到从刚刚开始,手里一直紧紧攥着君屏幽送的那条毛毯,好似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淡淡的却消失不掉。

那是七年前的一个冬日吧,还记得那天的大雪下得特别大,尽管如此,皇子公主们还是得冒着大雪上御书房念书,她也不例外。

来天澈已经过了几个春秋了,她以为她已经能够适应这里冬夏两极的气候了,却不料那一年的冬季特别的寒冷,时常冻得身体发颤,坐在暖炉旁也无济于事。

正因为如此,她才无限的恼恨,可以说是嫉妒那个腹黑狂提早半年完成了功课,可以待在府中的暖炕上睡大觉。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他不在府中,因为天气实在冷得不行,她每日都是两点一线的过着,如果可以,她更想不出房间甚至不出被窝就在里面缩着的,但无奈于那些日子还是得去御书房。所以一到时辰,就赶紧的冲回被窝,即便如此还是冻得连捉弄君屏幽的乐趣都丧失了。

现在想想大约就是那段时间吧,他去了天雪山,一去就是半年。但是那段时间她却一直在盼着天气变暖,好容易终于盼到了一日温度有些许回升,肚子里的坏虫开始作怪了,居然一天都木有好好听课光计划着待会儿下课怎么好好捉弄他一番。

但是,后来的事儿却好像偏离了轨道。她去了他的房间,发现他整个身体都蜷缩在一块儿,丝毫没有昔日从容优雅的样子,或许就是看到那样的他,她忽然心软了,没有出手捉弄他……再后来,发现了黑衣人,阴差阳错的在暗中救了他。

直到第二日的黎明,她才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房中,却发现床榻边多了一条雪貂皮制的毛毯,只是一摸便暖到了心里,当时怎么也料到会是他送的,下人说的时候,她还连连摇头,但是毯子上的味道却让她不得不承认。

后来才知道,他整整去了半年。只因为在天澈,雪貂是极为稀奇的动物,只有在靠近极寒边带的天雪山才有,而且常年神出鬼没。她不知道他为了捉雪貂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只知道回来时的他虚弱到不行,当时还暗暗嘲讽他居然比她还怕冷,明明在暖炕中居然全身还泛着寒气,现在想来她真的是蠢到家了,竟然没想到是寒毒。

神思一旦飘离身体一时竟有些收不回来,只怪回忆太深,深到无法自拔。

怀柔深陷回忆之时,一个凉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在想什么?”

只是短短的四个字却好似有一种魔力,即便身处春日暖阳之中,却好像被带进了天雪山飘飘簌簌的大雪之中,有一股无法抗拒的沁入骨髓的冷冽。

怀柔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抬起头,就见君屏幽不知何时已经出了暗室,此刻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她的面前。

依然是如诗似画的容颜,他的身子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同于之前紫衣潋华高处云端,而是就那样毫无架子甚至卑微的站着。独独声音凉到极致,可见其心冷。

怀柔惊了一下,忍不住微颤,似是回忆起了那年的冬日。

君屏幽忽然笑了,抬步向怀柔走来。

怀柔冷冷的看着他,拿定主意不理他,但又想起之前他对她的好,有些矛盾,想着应该给他一些教训的,但又不想两人真的闹僵从此生分如陌路人,一时间心里踌躇不断,尴尬的将毛毯往身侧一掷。

“外面那么大的太阳,手里又拿着雪貂的毛毯,还会打颤,当真是怕冷出了名了。”君屏幽看着怀柔的神情,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笑意更浓,轻柔道:“娘子,我知错了,真的知错了,你若还不解气,打我骂我都行,或者罚我去天雪山再受冻半年被冰蝠蜇……”

怀柔皱眉,好话坏话都让他一人说了去,她还说什么?她能说她从来就没真心怪过他么?

“蠢女人,快点清醒过来,别又被他的花言巧语给弄迷糊了,他要受罚是他的事儿,你可千万别拦着!”阴夜似乎听到了动静,醒转突然插了进来。

“阴公子似乎没那么困?”君屏幽绕过怀柔对阴夜挑眉道。

阴夜顿时撇过头去,显然不屑与他搭话,转而对怀柔道:“我困着呢,你们要吵外面吵去,别来打搅我!”

怀柔险些失笑,阴夜大约一直都没真的睡着,也对,君屏幽还在宫里,他如何能安心睡去?想罢,并不看身后,径直出了雅间,再留在那儿估计小阎王就该将她踹出去了。

她走了几步,发现房间气息有些不对,回头,就见君屏幽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像是被抛弃了的孩子,她深吸一口气,语气还是有些硬梆梆,“还不快出来!难道还等着被赶出来么?”

“你原谅我了对不对?”君屏幽轻声的试探道。

废话!不原谅你能跟你说话?怀柔白了他一眼,“我不原谅你就在那里站着不出来了是么?!”

“嗯!”君屏幽应声。

“那你就站着吧!”怀柔转身就走,明明做错了事情的人是他,明明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孩子似得耍小性子,长不大!

“我跟阴夜打起来你也不管是不是?”君屏幽喑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管!”怀柔头也不回的道。

“我被打死了你也不管么?”君屏幽语气有些幽怨。

“那就去死吧。”怀柔又好气又好笑,即便真打起来,他也未必真能吃亏,阎王虽可怕,小鬼更难缠。

“蠢女人,你尽管去,我会帮你好好收拾他的!”阴夜邪魅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难得她狠下心不管君屏幽,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阴夜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明显的打斗声,怀柔终于听不下去了,回转步伐,气冲冲的向屋里走去,推开门对着二人就挥出一掌,气流瞬间冲开了二人。

阴夜恼恨的看着怀柔,撤回了内力,虽然是单手略占下风,不过气势却丝毫不输给君屏幽,所幸怀柔拦的及时,两人都没有互相造成伤害,不过屋内的摆件却是碎了一地。

怀柔忽略了就快炸毛的阴夜,几步就来到君屏幽面前,一把拽住他的衣襟,向外拖去。

君屏幽嘴角勾起,笑容一寸寸蔓开,即便是被人拖着走,心情却是极好的,因为拖着他走的人是怀柔,无论如何对他恼对他闹却始终不会真的抛弃他的怀柔!

“笑,再笑,真被打残了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怀柔拽着他出了房间,便一把松开了衣襟,语气恶劣的道。

“有你在,我怎么会被欺负?”君屏幽声音忽然变轻,柔得就好似这春日徐徐拂来的暖风,早先那碎了冰雪的冷冽已经全然褪去,他忽然上前温柔的抱住怀柔,将头埋入她柔顺的发丝间,“我一向来只准你一人欺负!”

“快松开,肉不肉麻?”怀柔脸一红,这个人若是生活在现代定是个天生的情场高手,说起情话来是一套一套的。

“就不松开,”君屏幽环着的手更紧了,转而附在怀柔耳边轻咬着道:“往后还有更肉麻的,你要早先适应才行!”

怀柔不再说话,沉浸在两人的紧紧相依之中,想着今日的事情就这样吧,吵吵闹闹无数次,从小到大都一样,她若还学不会原谅与包容,忍让和迁就,以及将心比心的换位思考就真的跟他一般长不大了,君屏幽虽然有时候做起事来不顾及她的感受让她很恼火,恨不得立马跟他一刀两断。但是贵在还能知错并且反思之后学会改掉。她比他大了不止一个年轮,都不一定能做到他这般服软。

曾经,她一度的以为她和他都是倔强脾气,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如今她错了,原来两个脾气相冲的人走到一起感情才会愈加的牢固。因为不断的经历风雨,所以雨后的彩虹也格外的美丽。

曾经,她以为吵吵闹闹只会让两个人最后闹掰,最后才发现非但没有分道扬镳反而越吵越离不开对方。这种奇怪的感觉真的很违背常理。

对感情一窍不通的她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爱情本就是超脱常理的存在。一段感情里也没有真正的对与错,真与假,只有谁的爱更深,谁最先陷进去然后无法自拔。他今日认错了,不一定就真的全是他错,或许她也是有错的,只是不承认,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更在乎她,否则不可能先认错。

“又在想什么呢?”君屏幽本以为自己的话语会成功的激怒于她,却发现怀里的人难得的老实居然一动不动。

“在想今日就这么原谅你,真是便宜你了!”怀柔道。

君屏幽轻笑,“那现在打我两下解下恨吧!”

“现在打你?我还不想闹着整个皇宫都知道怀柔宫有一位怀妃娘娘居然敢出手打当年先皇都没舍得打的幽亲王!”怀柔没好气的回道。

“那存着吧,以后出了宫再打!”君屏幽郑重其事的道。

“美得你,拐着弯的想让我跟着你出宫啊?”怀柔本想点头,但一想好像有哪里不对,瞬间满脸黑线,果断记起这个男人的本质就是纯种的腹黑!

“跟我出宫有何不好?难道你喜欢待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宫里?”君屏幽无辜的道。

怀柔想要辩驳,但转念一想也是,这个金丝铸就的牢笼多待一日心里就愈发慎得慌。

二人不再说话,君屏幽轻柔的抱着怀柔,似乎就这样抱一辈子,都不嫌时间长,却不知怀中人亦是这样想的。

良久,怀柔抬头看向天空,虽然不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但是那片片云彩却不碍眼,相反正因为它们,春日的暖阳才愈发的和煦,她心中忽然升起一片美好,虽然深处宫闱,但是还能与爱人相互依偎,即便天澈的天空即将电闪雷鸣,即便她将要在风雨飘摇的天下中度过未知的未来,但有何畏惧?两个人只要能够在一起,再大的风雨都不算什么,相反,她竟有些期待雨后的彩虹。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