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89章 深宫阴谋

第八十九章深宫阴谋

暴风雨的前夕,总是宁静的,怀柔与君屏幽亦是倍加珍惜这份安然。

夜晚,冷贵人留宿怀柔宫,用过晚膳后在怀柔的劝服下安心歇下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住进了暗间。阴夜睡得沉,亦留着没有走,他早就将怀柔在的地方当成了自己家,此刻正好在暗间外当起了守门人,即便在外人看来他是睡死了,但怀柔知道他打得是什么主意,无非是不肯走,死赖在这儿。

君屏幽则是留下来陪怀柔,两人一直留守到天明,最后怀柔实在困得乏了睡了过去。

第二日,怀柔醒来,依旧朦朦胧胧,她抬眼看向床侧的软塌,已经不见了君屏幽的人,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他正坐在靠窗的桌子上看书,窗户是紧闭的,但是依然能感受到昏暗一片,像是要下雨的天气,她伸手揉揉额头,懒洋洋的问道:“几时了?”

“申时了。”君屏幽从书卷上移开视线,向大床看来一眼,语气温和。

“阴夜呢?怎么这么静?”怀柔又问。

“他一早就送冷贵人离开了宫中,说她留在这儿随时都有可能对你造成威胁,但你肯定不会同意他送走冷贵人的决定,所以走得极静,生怕吵醒了你。”

怀柔皱眉,“他一人护送么?”

“嗯!没让我插手,只警告我照顾好你,还说若是等他回来你少了一根头发就找我算账!”君屏幽无比淡然的点点头,平静的叙述道。

“呵,倒是符合他的脾气,只是冷贵人怎么会答应跟他走呢?”怀柔低头笑了笑,又很快收起了笑意庄重的问道。

“冷贵人歇下后又睡不着偷偷出了暗室,正巧碰见他守在门外,然后他就自称是你的长随,是顺应了你的意思为她的安全考虑送她出宫养胎。”

怀柔点头,默然想着阴夜虽然看起来散漫至极,但一旦决定了要做什么事便会正经至极,她都有些畏惧他的行动力和谋略,冷贵人定然是被他骗过了。

也好,出宫条件虽然会差些,但起码性命是无忧的了。他一人护送虽然看似危险,不过却是恰到好处,至少不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再者说,他是她带出来的人,即便伤了,能力也盖过寻常人,自然是可以放心的。

这样想着,怀柔的困意又再袭来,到天边微微有些亮光之时又清醒过来,有些闷闷的道:“真是愈发的自作主张了,再这么下去还怎么了得?!”

一番话下来,也不知是在骂阴夜还是君屏幽,总之说者无心,听者有心。

“既是为你好的事,自然是要推崇的,为何要阻?”君屏幽坦然接上。

怀柔微哼了一声,走都走了,还是用她的命令,再去追回来分明是闹笑话还会让冷贵人觉得她做事冲动无厘头更没安全感,罢了罢了,就这样。她懒洋洋的躺在**不起来,也不想起来,看着窗外道:“这样的天气看来是要下雷雨了,他们路上安全么?”

“我将玉龙雪马车借他了,马车外又加了防雷防雨的顶罩,车内应该是安全的,而且马儿通灵,只需告诉地点,阴夜即便不在座前赶着,它们也识得路。”君屏幽从容道,对他来说,所谓的应该那就是一定,所谓的一定那便是雷打不动的定数。

对于这些怀柔自然是知道的,因为一贯以来都如此,明明人是那么的不正经,但言出必行牢靠的很,她随意的应了一声,抱着被子在**翻滚了两下,除却发现某人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擅自做主干了件惊天动地的事件有些不舒服外,这一觉睡得却是很舒心,她叹道:“以往跟着你一起失眠,好容易失忆那几天睡得几日好觉,如今恢复记忆,失眠症状又犯了,不过有你在还好些……”

“嗯,那以后我夜夜陪着你,可好?”君屏幽抬眼,眼眸染上浓浓的笑意,语气轻柔。

“好是好,就怕你没这本事!”怀柔忍不住又想翻白眼,不过难得看他这么老实没有对她动手动脚也就默认了。

“好不好可由不得别人,我只在乎你的想法。”君屏幽笑意隐隐淡出,言语轻柔之上多了一分情味。

“冷贵人走了,那人会就此作罢么?”怀柔很自然的屏蔽他的肉麻话语,换了个话题。

“你觉得呢?”君屏幽反问。

“那该如何是好?我心下有些不安。”怀柔闻言不恣意的皱起了眉头。

“你以为他聪明一世如何会不知道冷贵人在哪?昨日恐怕已经将皇宫翻了个底朝天,但依旧没来你这儿,你说是为何?”君屏幽瞬间收了笑意,挑眉问道。

“我和他割袍断义之后,他不来这儿早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儿了,如何还需要怀疑?”怀柔不解的道。

“你还是太过天真,他若想来你如何拦得住?即便明着不会,暗地里呢?还有,冷贵人虽是他的亲妹妹,可也是皇上的贵人!就这样失踪了,他却没有大动干戈将矛头指向皇上,让他带兵来寻,只是自己这样无厘头的在皇宫乱转,难道还不觉得蹊跷么?”

“他或许是爱妹心切失去了理智亦或是怕皇上发现她其实没疯从而道出他欲谋害龙嗣的罪责。”怀柔道,语气却不那么确定了。

“呵?爱妹心切,说出这样的话你自己信么?不过怕皇上发现倒是真的,无非他怕的是皇上发现他暗地里欲谋反的心罢了!”君屏幽冷笑道。

“谋反?!君屏幽不是他一手拥护上帝位的么?”怀柔一惊,似是没料到还有这茬儿。

“你终究对他还保有好感……怀柔,清醒一些,想想他之前对你逼上绝路时的绝情与冷酷,试问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他不过是将皇上摆做一枚马前车罢了,那个时候,势力虽大但不足以自己称帝只能先与君冥皓勾结拥立他登上了帝位,毕竟他称帝,更符合,可是这些年来,冷贵人那么受宠却一直没坐上皇后之位的原因是什么你想过没有?”君屏幽再沉声道。

“因为穆王府?”怀柔轻声试探。

“穆王府是一个原因,不过老王爷身体大不如前了,要管後宫少了些心力应该不足为皇上最惧怕的原因,无非是忌讳冷将军势力愈发的庞大,若是冷贵人再坐上皇后之位,那么被兄妹两人夺下天下便将不是噩梦而是现实了。”君屏幽道。

“可是穆王府不也是如此么?皇后不还好端端的坐着六宫之主的位子?”怀柔再不解的问道。

“穆王府虽然主干旁支居多,可是出来的能人却不多,这么些年都是老王爷一人撑着才不倒下,穆王爷也是个庸碌之辈,先皇后又已经离世,加之现在的皇后虽然怀有心机但却一心只想得宠,所以皇上才没有收去她的凤印,至少在你失忆之前他还是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一方面安抚于老王爷另一方面让两方势力持平。还有,你发现没有,冷贵人比皇后晚几年进的宫却也有喜了,可是皇后的肚子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动静,不觉得奇怪么?”君屏幽终于放下书卷,认真的看着怀柔。

难道皇后是不孕之身?怀柔不语,暗地里揣测。

“你那么聪明怎么此时却糊涂了呢?”君屏幽看着怀柔疑惑的神色,浅笑道。

“难道是皇上不想让她受孕?不可能啊,同房都有记载,而且皇后的饮食铁定是没有问题的。皇上又不可能明着让她……”怀柔一怔。

“问题当然不可能在二人身上,不过,宛若那日被抓去穆华宫,也就是皇后的寝殿之时曾闻到一股淡淡的奇香,闻一时对身体不会有影响,但常年累月的处在这股奇香之中,便会对身体造成影响。那丫头是你带过来的人,自小在南诏生长,当即就猜到了那是什么味道,不过暗地里忌恨皇后没有道明。你猜猜,有什么香料是你故国特产的,不足以要人性命却能让她终生无法受孕?”

“麝香!”怀柔当即惊醒,又摇摇头,“皇后又不笨,怎么会闻不出麝香的味道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不过也难怪你不知,就连我也是那日救回宛若时听她说的。麝香系雄麝鹿的分泌物。而这种麝鹿只生活于南诏西南地带,巧的是宛若出生的地方也在那,而且那里也是南诏最寒冷的地带。皇上当年攻取南诏之时定然也发现了这分泌物中含特殊的香气,从此带回天澈加以研究,制成了香料。大约是那时发现了其中的奥秘,从此只打赏给皇后一人,皇后高兴还来不及,如何能怀疑,再说了这麝香稀奇的很,在天澈更是闻所未闻的,皇上将它尽数赏给了她,她自然是倍加荣耀的,往后日日用,成了自然。”君屏幽叹气道,虽然是推理,不过也接近于事实了。

怀柔随之一叹,不可置否。那个男人竟冷酷到了这种地步!难道不知道不能怀孕是女人最大的悲哀么?蓦然有些后悔救冷贵人,就该让他懊悔去,尝尝断子绝孙的痛苦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