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90章 蓄谋已久

第九十章 蓄谋已久

“那皇后寝宫里的其他人呢?闻了会不会也受影响?”怀柔叹了片刻,又问道。

“怀柔,你关心的人可真多!”君屏幽放下书本,斜睨了怀柔一眼,“我可是怕你受凉,一直没闭眼尽帮你盖被子了,如今困乏的不行,你是不是也关心下我,让我合一会儿眼?”

怀柔闻言躺着的身子腾的坐起来,对君屏幽点头,“那睡吧,快睡,不然会成熊猫的。”

“睡哪?”君屏幽挑眉。

怀柔刚想指向软塌,就看到软塌空空如也,本来应该在上面的雪貂皮的毛毯此刻正围在她的枕边,还有一条她亲手制的毛毯被阴夜拿走了,如今连盖的都没有,不自觉的脸一红,看了君屏幽一眼,低下头道:“我这就起来,你睡我**好了!”

“好!”君屏幽微微一笑,但不等怀柔起来,就向她走去。

怀柔赶紧的起身,抓过外衣就往身上套,动作不知比往日快了多少倍。

君屏幽轻笑,“又不是没看过,遮什么遮,宽心些穿吧,看你的衣服都被捏成什么样了!”

怀柔怒视了他一眼,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皱是皱了些,但最起码还能蔽体,如今她可是会自己穿衣服了,怎么也该表扬一番才对!

这样想着突然暗暗脸一黑,跟这个腹黑的物种待久了,心里不自觉的就幼稚了,居然会期盼得到表扬……

“皇上如今正封锁各个路口,盘查来往车辆呢!”君屏幽见怀柔忙着穿衣,他慢悠悠的坐到她身旁然后躺下,半晌才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来。

怀柔动作一顿,惊异的看着君屏幽。

“你以为他是傻子么?冷贵人失踪到现在御林军都没能从宫里翻出半个人影来,定然猜到她已经出了宫。”君屏幽解释道,“不过冷离疏不会让他如愿的,就让这二人先周旋着吧!”

怀柔点点头,又摇摇头,显然没听明白。

“冷离疏之所以瞒着皇上没搜到你这儿,就是为了让你有时间将冷贵人送出宫,换句话说,他的本来目的也不是真的要杀了冷贵人腹中的孩子,无非是想让她远离皇上从而去除后患,因为一旦谋反,拖家带口的就会成为被动,他虽然冷酷到也还算有救,所以那段日子明明有很多机会最后也没动手拿去她腹中的孩子,而是给了她一条生路。如今放出宫,目的既然达到,下一步就是与皇上对抗了。”君屏幽坦言道,语气轻缓了些,看来是一夜未眠累坏了。

“需要通知阴夜么?”怀柔皱眉,若是平日里听到这消息,她高兴还来不及,更不会理会两人如何个斗法,但是今日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牵扯进了阴夜,让她不得不担心。

“不需要,你该自信些,他能力不输于你,聪明的很!如何会料不及?你去通知反而露了马脚,如今那两人还不知阴夜的身份,冷离疏最多也将他归为你随意叫的一个车夫,所以还不足以对他关注太多,最重要的是皇上不知道,他不知道一切就好办了!”君屏幽闭上眼睛,喃喃说道,所幸神智还是清明的,所以话语不失条理。

“哦。”怀柔应声,不明情绪的点点头。

君屏幽再无声音传出,显然是会周公去了。

怀柔见身后人已经没有声音,不自觉的回头,果然看到君屏幽恬静入眠的容颜,就那样安安静静的闭着双眼,就很美好。不由想起了自己的睡相,与之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脸莫名的就羞愧的红了,暗暗嘟囔道:“我们肯定投错了胎,你铁定是女儿家,而我才是男儿身!”

尽管是很小声的嘟哝,也瞒不过君屏幽灵敏的耳朵,他不恣意的嘴角上扬,恬静的容颜愈发的如诗似画,美如玉。

怀柔盯着君屏幽的脸看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没好气的推了他一下,“他们是不识得阴夜,可是那辆马车可是整个天澈都识得的,你这不是害阴夜么?!”

君屏幽被推醒,自然不满,立即道:“若是不这样正大光芒的过去,才是害阴夜!”话落,又闭上了双眼,抓过怀柔的手,语气轻柔的道:“娘子乖,别闹了,夫君困着呢!”

怀柔本还在回想君屏幽话里的意思,闻言一羞,顿时就想撤回手,无奈双手被死死的囚禁住了,只能怒道:“谁是你娘子了,再乱叫当心自己的嘴被封上!快松开手!”

君屏幽不答话,只是轻轻一拉,怀柔就顺势扑到了他的身上,他无比自然的像抱抱枕一般将她囚住,双手环过腰间,神情极其愉悦,“天色还早呢,再睡一会儿,难得没人打扰。”

“不睡,原来你早就打上了阴夜的主意,所以才没赶他走!”怀柔有些后知后觉,脸色不好的瞪着君屏幽,“你故意没叫醒我就是想趁我不注意赶紧从我身边支走他对不对?!”

“他若是自己不想走,我怎么能赶?倒是你,睡得那么死,我有心叫醒你也无力。”君屏幽无辜的道。

怀柔轻哼了一声,“你最好保佑他们没事!我可不想我精心培养多年的将才就这样被掷出去当了试金石有去无回!”

“就因为考虑到此,我才刻意将马车借他了,冷离疏即便怀疑到我头上也不会怀疑他,总之他是安全的。”君屏幽轻笑,“再者说,马车里有暗阁,能容一人藏身,临别时我曾叮嘱他若遇到盘查避不过就将冷贵人藏进里边。”

怀柔撇撇嘴,“你的算盘倒是打的精,我好容易带回个副手在愣是被当成了一个车夫。”

君屏幽揉揉额头,“怀柔,你对我的成见能不能别这么深?我一开始也不想他去的,是他先提出的,我又怎能拦?”

怀柔翻了翻白眼,“成见还是轻了,你这人从小到大可没少黑心过,对我都如此很难不保你对他出手!”

君屏幽一把将怀柔拽进怀里,笑着问:“你知道我黑心还不断招惹我?难不成,从那时起就喜欢上我了?”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