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92章 护主心切

第九十二章 护主心切

待牛排腌制好,她已经做完手中细碎的活儿,宛若则是将步骤牢记在心中,虽然惊异于这一次娘娘多了几个步骤,不过娘娘既然只让她看着记下,她就该遵守本份,所以从头至尾都很安静。暗想着娘娘真的很聪明,除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外,女红和厨艺也没得挑,皇上居然还会冷落了娘娘,真是没眼!相比之下,幽亲王就好得没法比,同样是君氏的皇子,居然差那么多!

不多时,熏烤过的牛排被切成了四份,各自装盘,此时又香又有韧性,浇上些酱汁更是外酥里嫩,让人光看都忍不住流口水。除了得益于牛排自身的肉质好外,还得益于怀柔秘制的酱料绝好。

最后一步做完的时候,简直是道艺术品。宛若看着娘娘只是简单的将些掠过水的西兰花往旁边那么一摆,就好似画龙点睛般神奇,让本就诱人的牛排更加精巧,色香味俱全自是不必说。

按照惯例,宛若得一份,怀柔和君屏幽各得一份,还有一份……

宛若这才想起之前分的时候绿影在,所以娘娘才切成了四份。可是这一回干嘛要做四份?不觉抬头不解的看着娘娘。

不多时,一道墨绿色的身影直接冲进了厨房,快得像一阵风,惊得宛若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眼,待回过神来,桌上的牛排就少了一份。

怀柔浅笑,阴夜还是小时候那副德性,记得她小时候被他惹恼,故作生气当着他的面说要做牛排给铁老儿尝鲜,而他没有份的时候,亦是如此,那时的他竟偷偷潜伏在厨房外守株待兔,然后趁她不备将铁老儿的那份和她给自己做的那份全收罗走了,所幸这次倒是只拿了一份,她自然知道他为何没有都收罗走,难为他伤了一只胳膊了……不过速度还是那样快,不,比昔日更快了。

那时,怀柔在房顶找到他的时候,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到现在还对他因为不知道吃法所以用手一边一块儿抓着啃的样子记忆犹新,后来此事以她重做了两份,而他亲自给铁老儿送去赔礼才算作罢。

事后,她当着他的面儿亲自演示过吃法也告诫他此后不要那么没吃相,却没想到他说,切了吃是女人的吃法他才不要,那样抓着大口吃才是男人……她虽然气愤不过也拗不过他,只好由他了。

不过没想到,他潜伏技术愈发的好了,她居然没有察觉,本该表扬一番的,可是一想到他不学好尽用在偷牛排上了,不由暗怒,待会儿等吃完牛排必须得好好找他谈一谈才是。

宛若看了看桌上少了牛排空缺的位置,又看了看娘娘,居然看到她在笑,不解愈发的加深,只听娘娘冲门外看了一眼,淡然附在她耳边解释道,大致的内容是她这次回宫,收益匪浅,带回了一只极为稀奇的野猫养在宫里,让她即便发现了宫里的异样也当做不知道。

虽然当时的宛若点头了,可是,心里却对那个类似人形的宠物很是畏惧,她想得是,会不会是怪物啊,若真是那样,发现异样不敢吱声才是真的吧?

半盏茶后,怀柔亲自端着两盘牛排从小厨房出来往内殿走去,宛若则留在后厨津津有味的吃着牛排,她知道吃法,不过也有些狼吞虎咽,生怕那个怪物抢了去。

“我是野猫,那你是什么?”怀柔才刚踏出厨房不久,背后传来阴冷的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阴夜。

“不学好专偷吃吃食,不是野猫是什么?”怀柔没好气的回道。

“说你蠢还真是蠢到家了,拿你的也叫偷?!”阴夜同样没好气的回道。

“你还有理了是不是?”怀柔佯怒。

“那你来抓我啊,不过牛排已经在肚子里了。”阴夜邪魅道。

“本来也就是你的!”怀柔懒得再跟他废话。

“哦?这样啊?还以为你想趁着我不在偷偷和他吃呢?”阴夜的声音紧追不放。

“我可不像你,专趁人不备下手。事情可办好了?”怀柔骂归骂,但心里终究是牵挂的,不动声色的用传音入念问道。

“办好了,铁老儿会照顾好她的。不过,那个婢女……护主心切引开追兵时,不慎带着马车掉落了悬崖。”阴夜同样用传音入念回道。语气微沉,显然觉得这事自己也有责任。

“什么?哪个婢女?难道是冷贵人的贴身婢女?”怀柔皱眉,回头望了一眼屋檐,差点喊出了声。不过终于抑制住了内心的波澜,继续维持着传音入念的气息。但是脸色有些不自然,眸光顿时微凝,抓着盘子的手紧了紧。

“嗯,我也没想到那婢女会突然冲出来,那个时候,城门已经被重兵把守。我还在暗处困扰要不要舍弃马车直接用轻功带冷贵人避过那些兵马,冒险是冒险了些,不过有八成的概率可以过去。但是没想到我刚准备这么做,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猛然冲了过去,那婢女坐在车前,好像怀有些功夫,连连将拦路的兵马击倒最后突破了重围冲出了城门。势如破竹,过去的时候冷贵人的令牌不小心掉了出来,兵马当即追了过去,城门的驻守瞬间寥寥无几,我也就得以安然过去了。不过为了尽量避开兵马走了弯路,所以废了些时间,但是她架马而去的前方正是悬崖……”阴夜缓缓叙述,其实,他真没想过那婢女会暗暗跟来,当时冷贵人明明是放她照顾双亲的。

“有去悬崖下找过她么?”半晌,怀柔回道,语气黯然。

“没,待我安置好冷贵人再去那处悬崖时,兵马已经死死包围了悬崖,我靠近不了只得赶紧撤回了。所幸冷贵人那时还不知情,所以直到安置好她回来都是平静的。”阴夜道。

“兵走险招,那丫头走得也算是忠烈了,至少保住了主子。”怀柔黯然感慨,因为没有主仆观念,所以在她心里婢女也是如花的年纪本该享受最美好的年华不该那么早逝去的,话语瞬时有些不从心。

“或许吧,不过,你算是和冷离疏结仇了,他定然会以为你保护不周,将他妹妹送去了死路。”阴夜恢复昔日的清冷,挑眉道,虽是传音入念,语气却怀着轻蔑。

“这不用你管,要是闲来无事就赶紧去悬崖边守着,一有消息就回来和我汇报!”怀柔抛下这句话,再不理会房檐上的人如何炸毛,转身进了内殿。

后厨,宛若依然专心啃着牛排,好似听到房顶之前有细碎的声音,不过碍于娘娘之前说的话没怎么在意。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