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93章 意外之中

第九十三章意外之中

“君屏幽?”怀柔推开门时,牛排上的酱汁还飘着些许热气,不过瞬间被屋里的清冷一袭全没了。

人呢?

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怀柔忍不住去翻了翻被子,也没有。

再看向桌边,也没有字条。

不辞而别算什么!

怀柔愤了一声,径自坐下啃起了牛排,忽略了一旁的匕首,似要将心中的微闷全发泄于牛排之上。一手一块,好没样子!

约是啃到一半的时候,窗帘微动,一袭紫影飘了进来。怀柔白眼,抿唇间,手里的牛排紧了紧。

“我还以为你做饭时不小心炸了厨房被废墟给埋了呢!”君屏幽语气微挑,对着桌边毫无吃相的女子挑眉道。

“哼!早知道你这么不屑于我的厨艺,就不该好心做了你的份儿!”怀柔怒道。

“是吗?我还有份,在哪,我怎么没看到?”君屏幽对着空盘挑了挑眉。

“本来有,现在没了,谁知道你还回不回来?”怀柔学着他的样子,同样挑眉道。

“哦,原来你不想知道那婢女的下落。”君屏幽暗笑着,无比淡然的走向她的床榻,又无比自然的躺下。

“你怎么知道?”怀柔一怔,手中的牛排脱落,然后又好似顿时领悟过来,“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回应她的是空荡荡的空气,还有君屏幽无比平静的呼吸声,明显又睡了过去。

怀柔当即走过去,一把掀了被子,然后预备再一把抓起他。

君屏幽突然皱眉:“想好了再抓,这衣服光是外袍就值千两。”

“白银?”怀柔当即手一顿,同样皱眉问道。

“黄金。”君屏幽淡然回到。

“你!”怀柔顿时窜上火儿来,说不上是什么赶脚,但终于放弃了抓他衣服的念头,这古代的衣服可不易洗,再加上这酱料颜色深的很,染上即便能洗也留下印子了。最后不泄火儿的道:“当真是败家!”

“当初我送你的那套衣裙呢?不会被扔了?那套衣裙可不止黄金万两啊。”君屏幽闭着眼睛,淡淡的道。

怀柔忽然沉默。

“真扔了?”君屏幽张开眼睛,对着床边瞬间消了火儿的怀柔挑眉。

怀柔只觉得气势当即就输了一半,本来郁积的火苗儿也瞬间没了,不由得选择继续沉默,默哀那一套堪比金山还贵的衣服。说白了,就是无限懊悔当时不该一时冲动叫宛若去扔了的……

君屏幽忽然不说话了,房间的气氛有些凝重。

半晌,怀柔抿了抿唇,不看君屏幽,径直出了房间,直奔宛若在的后厨。半盏茶后,只听那小厨房里传来宛若的轻笑。

随后保存完好的云袖罗仙裙再一次见到了光明。

这一次,怀柔无比珍惜,反复净了手又仔细擦干后才敢从宛若手里接过,神色微颤,显然是陷入了失而复得的激动当中去了。

待宛若退出去后,一句清冷的话语打破了房间的静寂。

“还扔不扔了?”对于这些,君屏幽却一点也不意外,他自然知道她的脾气,所以也就没什么好生气的。

“扔不起了。”怀柔不看他,鲜有的像个知错的孩子一样低声嘟哝道。

“知道就好。”虽说是想给个小小的教训的,不过没想到她真能认错,看来金钱的魅力还是很大的。

怀柔暗暗感慨这么一件裙子就足足抵了她半辈子的薪资,不是扔不起是什么?非但扔不起往后还得供起来,已经超出了她的心里承受范围了。

“你的夫君饿了,你要不要给他做一点吃的呢?”君屏幽忽然开口,语气无比自然。

“堂堂幽亲王这么有钱,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还会看得上我做的饭菜?”怀柔自动屏蔽了他的肉麻话语,无情的回道。

“有时候山珍海味吃多了也会腻啊。”君屏幽感慨道。

“所以王爷的意思是我做的菜比山珍海味更吃不腻咯?”话落,怀柔得意的冲君屏幽笑了笑,蓦然对上他冲自己挑眉的神态,瞬间收了得意。只听他道:“所以才需要多吃些你做的菜,这样山珍才会更美味。”

呵,所幸她对他的腹黑已经有了免疫力,不过还是微微抽了抽嘴角,阴夜跟他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阴夜是后天生成的,而他则是天生下来就会打击人的物种。

“你就不想我刚刚出去是去干嘛了吗?”君屏幽再次挑眉,打破了屋内的沉寂。

“去干嘛了?”怀柔不解的接上。

“吃完饭就告诉你。”君屏幽抛下话后,再次闭上了眼睛,只一脚就将被子踢下了床,随后优雅的抓过毛毯覆在了身上。

怀柔本还想说什么,见他只抛给了自己一个背影,不由得憋闷,但却无可奈何,闷哼了一声后不情愿的出了屋子,关门声极响,显然这一回是真生气了。

君屏幽听见怀柔的轻哼,随后是门框相撞的声音,薄唇微勾,似笑非笑。

怀柔闷闷的出了内殿,心下自然不会舒服,看到门前的石子就一顿猛踢,仿佛还不泄火儿,又对着一旁的另一块石头猛地一踢,大约是没掌握好方向,石子不小心飞了出去,只听不远处的石块后莫名传来一声女子的闷哼。

好熟悉啊……

怀柔顿时装作若无其事一边踢着石子一边循声探去。

“绿影……”怀柔暗惊,没想到在这儿会看到她。或者说,她居然会躲在这儿。

“哼,你跟我是不是上辈子结了仇了?老跟我过不去!”绿影揉着额头,秀眉紧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没好气的瞪着她。

“不是的……”怀柔看着绿影白皙的额头被磕的瞬间红肿,有些难为情,她真不是故意的。

“不是什么不是,你铁定是看到我又潜伏在王爷身边不爽所以故意而为之的!”绿影还在气头上,所以口不择言。

“你非要这么想的话,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要治你何须玩阴的,直接告诉你家王爷不就好了。”怀柔好笑,不恣意回道,语气故意冷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