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96章 君诺如金

第九十六章 君诺如金

这样想着,便更加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谁知刚到唇边,就被一旁的人用筷子拦住了,她偏头看向君屏幽,不满的道:“这一桌的菜还不够你吃?”

君屏幽无奈摇摇头,好容易才咽下鱼丸道:“鱼刺!”

怀柔低头看去,暗想自己刚刚夹得时候明明是对准的鱼刺极少的部分的,没想到真的还有一根较粗的刺儿露在外头,她羞涩的摇摇头,“没事,大不了吃到嘴里再吐出来就是。卡不到我的,放心!”

宛若正端着第二个托盘进来,闻言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她走过来,附在娘娘耳边小声道:“娘娘,这鲫鱼刺儿可尖锐的很,您还是别拿自己的嘴赌气了……”她说到这儿忽然想起小时候,娘娘和王爷一块儿烤鱼时候的事情,因为皇宫禁烟,他们就秘密的到后山去烤,然后考完就当即开始抢鱼吃,因为抢得欢吃的更是狼吞虎咽,她还记得娘娘当时可是被鱼刺卡在喉咙里好几天说不来话,被王爷笑话了好几天呢!不过后来,王爷拿来了一瓶好似玉露的东西,娘娘喝下去,当即就好了,不过两人还是争闹不休!想来,这一回娘娘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定然不会谦让于王爷的了……

怀柔似是想起了往事,脸一红,再回过神来就发现筷子上的鱼肉不见了,她抬头看向宛若,就见她摇摇头,示意她看旁边,然后悄悄退了出去,怀柔顺势偏头,果然看到君屏幽碗中的那块儿鱼肉,刚要发火,就见他正细致的在给那块儿鱼肉去刺,她一怔,君屏幽已经挑完,无比自然的将那块鱼肉放到了她面前的盘中,看了她一眼,浅笑道:“再不吃可凉了!”

怀柔顿了顿,立刻回过神来,将面前的鱼肉放进嘴里,眼睛却一直看着君屏幽,见他又夹起一块儿鱼肉给她挑刺儿,挑完后再次无比自然的送到她盘中,她又将鱼肉夹起来吃,再吃完,他又已经将一块儿去了鱼骨的鱼肉放了进来,动作无比熟稔,就像是一贯以来,他都是这么做的。

她看着君屏幽,心底骤然升起一丝感动,心田内像是一股暖流汹涌而出,让她眼睛忽然有些湿润。从小到大,她学的是国防军事知识,受到的是全机械化的管理,从来吃饭不过是为了不饿死,为了不虚弱倒下,她吃过很多在寻常人看来简直不是人吃的东西,为了补充能量,生吃野外的昆虫也成为了自然。

大约是坚强了太久,强势得太久,让所有人都将她从内到外当成了女汉子,不知不觉她自己也觉得不需要被呵护,更不需要娇弱无能轮到别人照顾。更别说挑鱼刺这种小活儿了,扛瓦斯罐她都可以自己来。

只是没有想过,真的有一日,有人会为她挑鱼刺,为她一个人挑鱼刺,不是蔑视她的能力,就是寻常的呵护她,将她视为细心呵护的人,女人。

若是白兰看到这一幕,定然会跌破眼镜的,还会故意大声对她的方向戏谑道:“咱们队里的黄金圣斗士不会要脱单了吧?哦,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

呵,这些年,她留给他们的形象大约是不会变了……

怀柔的眸光有些飘忽,却是从飘忽的眸光中看到那一双白如美如的手在做着不符合他那玉手该做的事儿。

那一双本该是题诗作画,揽书阅卷,鸣萧抚琴,挥洒泼墨的手,此时此刻却在挑鱼刺,仅仅是为了她一人挑鱼刺,明明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的细碎活儿,如今却做得无比熟稔,神色随意闲适,动作优雅,似乎没察觉到自己做这样的事情有任何异样之处。

宛若第三次端着托盘进来,当看到君屏幽将挑完鱼刺的肉放到怀柔盘中的时候也惊了一下,一双凤眼有些难以置信。蓦然觉得娘娘真是有福之人,即便嫁给了皇上,夜亲王还是对她念念不忘,幽亲王更是一心一意陪伴在侧,悉心照拂着生怕她有所闪失,果真如先人所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当最后一盘糕点落在桌面发出轻轻的响声,终于拉回了怀柔的神智,她垂下头,不声不响的吃着鱼。

宛若也掩住眸中的讶异和震惊,看了娘娘一眼,默默的退了出去。

过了片刻,怀柔忽然放下筷子,一把抱住君屏幽,仰着脸看着他,“君屏幽,我若是现在就想嫁给你了,怎么办?”

君屏幽筷子一松,“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他恍若未闻,低头看着怀柔。

“我若是现在就想当你的王妃了,怎么办?”怀柔又仰着脸问了一遍,她不敢确定下一回她还有没有勇气这么说,但是今时今日,她却是很想对他说出内心的话。

不管结果如何,相信他都不会让她失望的,不过,他或许还有迟疑,所以,她不会轻易逼他,但一旦决定了的事儿她也绝对不会轻易收回,既然问了,就一直硬着头皮问下去好了。

君屏幽沉默不语,眸光静静的看着怀柔,身子一动不动。

“嗯?怎么办?”怀柔再次问道,似乎一定要从他这里得到一个答复才行,她以前从不会轻易说出嫁人的话,更不会这么鲁莽就做出要嫁人的决定,因为事业为先,她甚至没有考虑过嫁人,但是今时今日,良人就在身边,她不想再遵从前世一切为保家卫国了,只想当一个平凡的人,然后寻夫教子,安逸一世。

“那就从现在开始学会好好爱我。”君屏幽沉默许久终于开口,声音有些微哑。

“嗯?好好爱你?”怀柔盯着君屏幽的眉眼,这个人即便再看一千遍,甚至一万遍也都会一贯的优雅如画,怎么也让人看不够,看不厌。

他就像是一本奇书,翻开一页,还想看下一页,纵然全书都翻阅完毕,也会有种冲动再翻一遍,从此反复,回味无穷。

“嗯,好好爱我。”君屏幽看着怀柔的眉眼,眸光渐渐染上浓的化不开的温柔。须臾,他神色一闪,望向窗外的那一抹云彩,轻声道:“再等等吧,现在还为时尚早,天澈就快变天了,在那之前,你就先学会好好的爱我吧。”

怀柔目光也看向窗外,那一抹云彩悬浮于高空,虽然看似悠然,但是却随时都有被阴暗覆盖的危险,所以,现在真的不是该安逸的时候。

君屏幽的声音虽轻,却好似一块儿千斤石坠落于她的心湖,“砰”的一声,激起千层水花,虽然很重,但她明白,他的心亦是同样的沉重的,因为江山太重,他只负担得一人,那便是她!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