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97章 夫唱妇随

第九十七章 夫唱妇随

怀柔的双眸有些湿润,就好似那千层水花激起时落入了她的眼眶,但是,心下却是温暖的,他已经给了她最重的承诺,她又何必纠缠于他何时兑现它,现在要做的,只是陪伴在他身边,就像他的不离不弃一般,风雨同舟,患难与共。

君屏幽收回视线,重新低头看向怀柔,如玉的手指轻轻抬起,在她的眼角处轻轻擦拭了一下,看着她依旧微红的眼眶,他忽然揶揄一笑,“想不到这挑鱼刺这么有用,早知道的话,小时候我就该做了,这样也不必等到如今才等到你做出嫁给我的决定。”

怀柔闻言所有的感动霎那间烟消云散,收回视线看着君屏幽。

君屏幽又低低笑了一声,“今日这些鱼刺我要将它们都保留起来,这些可都是大功臣,若没有它们,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到你心甘情愿决定要嫁给我的那天。”

怀柔瞥了一眼桌子上那一堆被挑出的鱼刺,心里最后一丝的感动也被撇得干干净净。

君屏幽看着她,又笑道:“看来光是保留收藏着还不够,得放在祠堂供奉起来才行!”

怀柔想着这些鱼刺和君氏祠堂的历代君王牌位摆在一起那是什么情况?还不得被天下人唾骂死,光是这个还不够,会在天澈无处容身的,她无语的看着君屏幽,见他居然还笑意盈盈,满眼的认真。

她忽然眼前一暗,若是她真嫁给他,这天下不乱也得乱了,当即脸一黑,一把推开他,坐直身子,冷哼道:“谁说我要嫁给你了,你听错了!”

“听错了?”君屏幽挑眉,笑看着她。

“对!”怀柔点头,舀起筷子,兀自吃鱼,感觉凉了味道没之前的鲜美了。

“看来是这些鱼刺还不够,以后我得多给你挑些,直到能摆满整个祠堂为止。”君屏幽嬉笑道。

怀柔嘴角抽了抽,蓦然觉得胃口都没了,将自己的筷子扔给他,冷言道:“没一句正经的,吃你的饭吧!”

君屏幽接过筷子,眉眼俱是浓浓的笑意。

怀柔不再说话,而是坐在书桌边,学着他的样子拿起一侧的书卷,将头埋在了书后。脸微微一红,这样的话若是放在寻常人身上,恐怕是想都不能想的,可是她却是真真切切受着,原本认为帝王不爱江山爱美人是昏庸无度,可此刻的她却觉得那位美人是何其的幸福啊。

“书拿反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君屏幽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怀柔还在发呆,似是没发觉,待听到君屏幽的话,微哼一声,“要你管!”但私下里却不自觉的将书摆正过来,脸愈发的红了。

君屏幽眸中的无奈褪去,覆上一抹轻笑,“怪不得你当年聪慧过人却不能提前完成学业,原来是一看书就走神啊。”

怀柔脸皮一抽,攥紧了书卷,没好气的道:“那是因为你老捉弄我,所以我才没法好好学的!”

君屏幽眸光一闪,透过一丝狡黠,“你确定不是自己先出的手?”

怀柔气极还欲反驳,就见君屏幽忽然拿起手中的一只筷子向房顶打去,她一惊,只听房顶好似传来一声闷哼,紧接着一个身影从房顶上掉了下来。

“花小姐,今日收获不小啊?”君屏幽看着躺在地上不动的人低声开口。

怀柔闻言一怔,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蒙着面纱,背着身子似乎被点住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但是看背影却不假,的确是花沁,她面色一沉,“你不在我哥那好好待着,跑这儿来做什么!”

“来这儿自然是有要事,你先解了我的穴道我再告诉你!”花沁声音怪异,显然是被制住冲开穴道却是不能,只能忍着难受回话。

怀柔刚要出手,被君屏幽拦下,只听他道:“我故意没封了你的哑穴儿就是听你解释用的,若是不老实,就连解释的机会也别想要了。”

花沁闻言,小嘴当即撅起,但很快恢复从容,颇有一副视死如归的味道:“要杀要剐随你便,我是不会交代的!”

“哦?这样啊?那我若是将你扒光了吊到城墙上去你说会怎样?”君屏幽腹黑着道,怀柔脸当即一黑。

刚要骂他,却被花沁抢先:“你!哼!怪不得瑾哥哥说你危险的很,不过,我才不会怕你呢!”

“那要不要我让你的瑾哥哥将你领回去呢?”君屏幽挑眉。

怀柔无语,这腹黑的对付小孩儿还真是一套一套的。不过这娃被怀瑾给宠坏了连她亲表哥的话都不听,会这么容易屈服于他么?

“你无耻!呜呜呜,我要回家!呜呜呜,你们合伙儿欺负我一个小孩儿!”花沁作势哭了起来,可真比梨花带雨还多了一分娇柔。

怀柔本想放了她的,可一听哭声心一烦也就不再管她了,这小孩儿宠坏了可不好,得吃些苦头才会学乖。再者说,她自小习武,从房顶摔下来都没事,单是点了穴能叫欺负?再退一步来说,若非她学贼人偷听墙角,能被人打下来么?

分明是咎由自取!

这样想着,哭声忽然停了,怀柔惊异的看向花沁,就见她紧闭着嘴两眼死瞪着君屏幽,瞬间了然。

哭笑不得的看了她一眼,“这就是你不乖的下场,早说不就好了,也不至于被点了哑穴,现在好了,连解释的机会都没了吧?”

花沁不想看她,冷然想撇过头去,但无奈动弹不得,只能翻了翻眼珠。

君屏幽并不看她,而是跟怀柔两人商议起来,有模有样,声音大致能被小花沁听到的样子,“这丫头怕是今日听到了许多不该听的,不交代些什么是不是说不过去?”

怀柔顺势点点头,然后轻瞥了她一眼,回头对君屏幽道:“那丫头可倔的很,连花遗都治不了,你说要不要就这么给处理了?”

花沁心中惊异,早就看出怀柔不简单了,能迷惑的了她的瑾哥哥,定然是有些手段的,不由得开始慎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