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98章 孩子心性

第九十八章 孩子心性

“嗯,好主意,那你觉得是直接要了她的性命呢还是将她毒哑毒聋然后废了手脚扔到乱葬岗自生自灭好?”君屏幽脸一沉,阴暗当即展现在他如诗似画的容颜之上,非但不冲突,反而绘声绘色。

连怀柔都惊叹他的演技,简直是天生的演绎家。

花沁已经惊得瞪大了眼睛,从小可没经历过这阵仗,有点砧板上鱼肉的味道。但一想君屏幽是与怀柔同流合污的人,如何能做不出来?这才懊悔自己不该不听瑾哥哥的话,偷溜出来想要打探怀柔那女人的内幕。

这样想着,忽然哑穴被解开了,只听怀柔道:“小丫头,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么?”

花沁冷哼了一声,瞪着她:“我死了,瑾哥哥一定会给我报仇的,到时候就能从你的狐媚之术中清醒了!你杀吧,尽管杀了我!”

怀柔忽然捧着自己的小腹低低的笑了起来,差点笑岔了气,偏头对君屏幽道:“还是你动手吧,我不行了!”

她是真不行了,被这丫头视死如归样子给震撼到了,笑到不行,真没想到她这么喜欢哥哥啊,呵,也不枉哥哥宠她爱她多年了。

君屏幽处事不惊,自然对她的话不以为然,当即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瓶,打开来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然后阴着脸靠近她,强行撬开了她的嘴灌了下去。

小丫头眼泪那叫一个哗哗直流啊,怀柔还以为她是觉得自己死期将至哭得呢,后来才知道那玉瓶里装的全是秘制的辣椒水,辛辣无比,还是小时候他偷学她的配方呢,本来是捉弄人的小玩意,没想到居然还带在身边。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还想喝么?”君屏幽对她摇晃着瓶子,小丫头立即晃了晃脑袋。“不想是么?那要不要告诉哥哥你在房顶上干嘛啊?”

怀柔一冷,瞬间被他的阴沉给击倒,哥哥?这算是套近乎么?

那小丫头更是咳个不停,明显是被他的话一惊然后被辣椒水给呛到了,皱眉的瞪着君屏幽。

怀柔暗笑,这梁子算是结下了。不过君屏幽连她都不怕,会怕这小丫头?

君屏幽见小丫头瞪他,当即又倒了些辣椒水下去,小丫头眼泪当即喷涌而出。

如此反复,那丫头终于不敢瞪人了,可怜巴巴的缩在那里看着他。

君屏幽这才将玉瓶盖上,挑眉问道:“以后还敢不敢听墙角了?”

花沁慌忙摇头,泪眼婆娑。

“那还敢不敢骂怀柔姐姐了?”君屏幽语气温柔,在怀柔看来简直是魔鬼。不过难得看到那小丫头对他摇了摇头,心下一喜,居然有效。

“那给怀柔姐姐道谦!”君屏幽语气又提了提。

怀柔一怔,敢情这丫的重点是这个啊,完蛋了,这丫头要记恨她一辈子了。蓦然想解了小丫头的穴放她走,就看到小丫头已经被解了穴,可怜巴巴的向她走来,然后喑哑的张了张嘴,听不出声音,但是看口型也知道是在道歉。心里一抽,突然有些懊悔起来,好歹也是个孩子,对她是不是太狠了。

君屏幽看出了怀柔的心思,转手掏出了一个玉质的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雪白的丸子,伸手递向花沁,对她道:“这是雪莲,含在嘴里不出一炷香的功夫你就能说话了,拿去吧”

花沁忽然浑身发抖,抓着怀柔的手一动不动,然后躲到身后。

怀柔轻笑,瞪了君屏幽一眼,温声对花沁道:“放心吧,不是毒药,不过你今后要是再不乖的话,被灌下的可不是辣椒水那么简单了!”

花沁这才松了怀柔的手,缓缓向君屏幽挪步,接过药丸闻了闻,确认是雪莲的味道无误才敢放在嘴里,嗓子瞬间清凉许多。

怀柔又拿了些清凉的糕点包好给她,俯身温柔的道:“你若喜欢你的瑾哥哥,那就更该乖乖的听他的话,知道吗?”

花沁接过糕点,难得的没有撅嘴,但是还是说不了话,只能点了点头,到底是孩子,所谓的仇恨不过是一时。

怀柔温浅一笑,“这才是好孩子,回去吧,往后不要来这宫里了,要来的话记得让你表哥陪你或是让你瑾哥哥带你来,知道了么?”

花沁再次点点头,不过眼眸却闪过一丝不解。

怀柔看出了她的心思,掏出她粉嫩的小手在她的手心暗暗写了几个字,小丫头当即眸光闪烁,对她亲昵起来,一时居然舍不得走了,但是又畏惧君屏幽,只好一步一回头的回去了。

待花沁走后,君屏幽无奈的一叹,“哥哥魅力可真大啊,连这小丫头都能收服,唉唉。”

怀柔身子一矮,当即反驳道:“那你是在怪自己的魅力不够咯?”

“怎么会,我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要不然怎么能让回眸一笑百媚生,举步投足天下倾的怀柔公主倾心呢?”君屏幽讨好的回道,不过确确实实是事实。

当年,她才进宫就惊动了整个天澈大国,都惊叹于怀柔的倾国倾城之容。

“不过,你就不担心那丫头真嫁给了哥哥?到时候我们不都得叫她一声嫂子了么?”君屏幽见怀柔不语,蓦然开口,说话间,神色黯了黯。

“我倒不担心这个,就怕哥哥一心专于别事,没有想过儿女私情,最后酿成一出落花有情流水无情的悲剧。”怀柔低沉的回道,说实在的,她倒是真有些担心她那个过于压抑的哥哥了。

这样想着气氛瞬间又变得凝重,忽然怀柔话锋一转,对君屏幽挑眉道:“你该不会是真的怕这个吧?”

“你觉得呢?”君屏幽一本正经道,“若是日后真得叫她一声嫂嫂还不尴尬死,况且今日这般教训她……”

“你还知道啊?”怀柔轻笑道。

“那必须得有一人来充当恶人啊,要不然改日还不知道那丫头气焰怎么嚣张呢!”君屏幽不服气的回道。

“你跟她一样,都是孩子心性!亏你们倒是没吵起来!”怀柔没好气的回道。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