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99章 黯然销魂

第九十九章 黯然销魂

“谁要从小也就你和我能吵得起来,其余人都不是我的对手!”君屏幽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对怀柔道。

“两人当真是甜蜜啊!”一道邪魅的声音在宫墙上响起。

怀柔一怔,当即回头,果然看到阴夜正站在她身后的宫墙之上,神情轻佻随意,但仔细一看可以感受到他的阴暗面,尤其是背着光。

不觉扶额,差点儿就忘了身边还带着颗不定时炸弹。

阴夜不理会她,径自对向君屏幽,眸光好似喷火儿。

眼看火山就要爆发,怀柔立刻开始赶君屏幽:“你先回府去吧,阴夜的脾性你是知道的,我可不想这怀柔宫被拆了。”

“好”君屏幽温和的应声,鲜有的没有拖沓,转身飞出了宫墙,如今既然已经确定了怀柔的心意,他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剩下的就只有好好准备一下,迎接暴风雨的来临了。

阴夜不看怀柔,眸色邪魅的看着君屏幽远去,直到连紫影都消失不见才肯作罢,散漫的从宫墙上飞了下来,然后对宫墙依然扶额的女子没好气的道:“舍不得?”

怀柔没有吱声,哀叹了一口气,显然对他没辙。

“舍不得赶紧追去啊,我保证不拦着。”阴夜穷追不舍。

“阴大阎王,敢问小女子如何敢舍弃您呢?”怀柔对着阴夜就是一礼。

阴夜冷哼一声,径自略过她,向内殿走去,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回头邪魅的道:“那婢女人间蒸发了,估计被人捞走了。官兵只寻到碎裂马车和死去的马匹还有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不过装束疑似冷贵人。这几日宫里大约会有风波。不过不关我们的事儿了。”说到这里,阴夜打了个哈欠,转而转过身去,疲倦的道:“困死了,晚膳再叫我!”

怀柔看着他大摇大摆的进了内殿,又辗转进了暗室,暗想这人真是会挑地方啊,还真没把这当成是别人家,不过也对,她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已经成习惯了啊!

扫了一眼冷清的宫闱忽然有些不习惯了,早知道就不真赶君屏幽走了,好像他有一种魔力一般,只要身边有他陪着就永远不会觉得孤单,但是一旦离开,心里就会空空的,这一空就不知要空多久了。

她蓦然一叹,举步向厨房走去,还是做些什么为好,不然心一直空着也不是办法。刚伸手去推厨房的门就听里面传来吱吱唔唔的声音,像是宛若,忽觉不对劲,伸手欲推,上头一道森寒的杀气破门而出向她袭来,她面色一变,瞬间向后退去,她退得快,但那道森寒的杀气也不慢,顷刻间便贴近了她的眉间。

那股阴寒无比的杀气来自抵在她眉间的那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宝剑凌厉无比,阴寒之气极重,除此以外,怀柔还能感受到这柄剑的邪魅之气,好似是来自地府的剑,不见血便不回鞘。

紧接着一黑衣蒙面老者从房梁之上一瞬而下,显然武功至深,而且练得不是一般的正规武功。

怀柔抵不过,只能急速后退,转眼间身子便贴到了宫墙上,宝剑已经直抵她的眉心了。她面色微变,瞬间出手夹住了宝剑,催动云轴神功其中一重功力黯然销魂。

顷刻间只见她双掌中似乎窜起一股强大的火苗,又好似冥火一般神秘,直直烧向抵在她眉心的剑。明明是阴寒无比的剑在触及到火苗后居然后退了几分,但还是逃不过被烈火焚身的命运。

好似是一夕之间,一柄完好的宝剑消失不见,被融化的连剑柄都不剩。

老者面色大变,持剑的手在剑柄融化之间缩回,但仍不死心,预备着再次出手,忽觉身后凉凉的,来不及转头就感受到背心处抵着一柄薄如寒冰的宝剑,他一惊,只听一个高贵且清冷的声音传来,“你最好别动,否则我手不小心抖一下,你的脑袋就和身体分家了!”

老者瞬间住了手。

怀柔惊异的向黑衣人身后看去,就见哥哥不知何时站在了老者身后,依旧是初见时的优雅随意,眸光淡而冷。只是站着,那宝剑就自己抵在了老者的后背,而且恰好是心脏的位置,显然这柄剑是有灵性的,而且她哥哥能将御剑发挥至此,显然也不简单。

她忽然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老者武功太高,她毁剑几乎倾注了她全部的功力,若是他再出手,她今日难保不会受伤。欣然的望向怀瑾,眸色无处不透露着喜悦,很想立刻就扑到哥哥怀里像小时候一样撒娇,又想起这里是皇宫,又是在外人面前,立马收了性子,镇定了下神色,浅浅问道:“你怎么来了?”

“那小丫头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份糕点,我只看那包装就知道是你送的,知道她肯定来给你惹麻烦了,放心不下就来看看,没想到小麻烦倒是没有,**烦倒遇上了!”怀瑾语气清淡,话语间感情虽然隐匿,但却掩盖不了关心的成分。

“呵呵,你没有为难她吧?”怀柔浅笑,原先也没料到那丫头会来,本以为会大闹一番呢。不过还好是被君屏幽给制住了。

但是既然来了,也算是稀客,那些糕点是她亲手制的,味道还不错,寻常肯定吃不着,就想着那孩子会喜欢所以送了一些给她,是预备着给她路上吃的,倒没想到会被哥哥给瞧见,还特地赶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没,她回府倒像是变了个人似得,反倒让我和她表哥不习惯了。所以我很好奇,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让她转性的?”怀瑾难得的挑眉道。

“这是个秘密!”怀柔笑着回应,然后调皮的眨了眨眼,示意他们之间还有一个障碍物杵在那里动弹不得。

怀瑾自然看明白了,也将目光放回到老者身上。

怀柔温浅一笑之后便是冷峻的神情,直直对向身前的黑衣人,从外观身形来看,只能看出是个老人,样貌也被遮蔽在一块儿黑布后,只露出一双眼睛,老眼深邃。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