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14章 温柔相救

第一百一十四章 温柔相救

怀柔倒不是畏惧这么区区几个壮汉,他们说实在的还不敌她队友呢,她在队里可是兵王的存在,以一挑十虽然费力,倒也不是不可能,如今怀了武功更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眼前壮汉近了,思雪开始着急,抢过马鞭自己就向马匹挥去,一时间马匹吃痛,跑得愈发给力,又落下人群一大截。

大街好不热闹,人们纷纷围拢来看热闹,怀柔则是无比享受她在车中无比闲适的时光,时不时给那些壮汉使些绊子,默默感慨有武功真是赚了,都不必下马车,直接隔空就能取物,此刻,她正将一摊黄豆洒向人群,众人还以为看错了眼,待醒过来神才发现自己没看错,的确是装豆子的麻袋自己飞了过来,但为时已晚,那袋子拦腰撞倒了两人后,其余人躲不及纷纷踩着二人过,剩下的人愈发的搞笑,纷纷踩着洒出的豆子原地打溜滑倒在地。

思雪赶了一阵,发现后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惨呼声,不由回头,笑骂道:“活该!谁要你们要追公主呢!这下遭报应了吧?”

马车赶到岔路口时,怀柔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莫名的不安,果然,不等思雪反应过来,前路就忽然杀出了十名隐卫,生生的拦住了她们。

马儿受了惊欲乱窜,所幸车夫在最后关头勒停了马车,但是也吓得不行,思雪则回到了车厢内。

“想逃?没那么容易!”文清的声音忽然响起,底气较之方才足了许多,显然这几名隐卫都训练有素!

“我来接你是奉了太后的旨意的,这几名隐卫也是她老人家派给我任凭差遣的,这回看你怎么逃?”文清蜡黄的脸更添一分奸诈之色。

“公主,这下怎么办?”思雪没辙了,对怀柔问道。

怀柔也失了主意,果然是得意的过早了,她早该料到太后那老女人不会这么容易就将她们放出宫,呵,果然留了后手。

虽然在车厢内,却还是能从帘子下感受到不断渗进来的层层戾气,此刻已经席卷了整个车厢,压抑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这十个人锋芒毕露,武功根本与方才那几十名壮士不可同日而语。

可以说那二十名魁梧壮汉还不敌这其中的一位!此刻,文清出动了皇室暗卫,算是已经达到了一半的目的!

若是怀柔一人离开自然不成问题,但是她如今使不了武功,再加上还要带着思雪,愈发的困难,一时间只能和思雪一同困在了车厢内。

“众隐卫听令!不能让她离开,给我上!”

文清话音刚落,十名隐卫便好似疾风一般来到马车周围,瞬间将怀柔和思雪围得死死的。

“思雪,没事的,不要害怕,他们暂时不能还不能拿我们怎么样!”怀柔对思雪道。

一句话刚说完,帘幕被强力掀开,两人瞬间被拽了出来。

“放开你们的脏手!”思雪怒道,挣扎着要去拔开那两双抓着公主的手,被狠狠的扇了一个巴掌,摔倒在地。

怀柔忽然怒了,本来以为文清就是一个草包废物,高门大院被宠坏了的官二代而已,跟他斗只是侮辱智商,没想到她的不屑反倒成了他紧追不放的资本,居然联合了那个老女人一同来算计她,还打了思雪,不由得寒声警告道:“文清!你现在最好命令隐卫放手,否则别怪到时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君紫鸢!你别以为我还是小时候那个好欺负的文清,哼,到现在居然还敢嚣张?吃不了兜着走的我看是你!一个瞎了的落魄公主居然还想威胁本大爷?”文清极为不屑,狠狠的道:“这女人到现在还顶撞威胁本大爷,分明是不想跟大爷回府,给我狠狠的打!打到她屈服为止!”

“恐怕你没有这本事!”怀柔忽然冷笑起来,弄得众隐卫莫名感到一股寒意,怔了怔。

“还愣着干什么!不想要脑袋了?!”文清闻言怒极,对隐卫催促道。

思雪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挡在了怀柔面前,生怕他们真的打到公主,隐卫的巴掌却并不留情,再次向她挥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蓝光闪过,隐卫的手被强力的震开,惨呼一声后倒在地上,随后另一位抓着怀柔的隐卫也应声倒地。

怀柔一怔,就看到蓝卿在高处对她微笑的表情,瞬间了然。

“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打公主!文清,你好大的胆子!”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声音虽然温润如风,却是顷刻间盖过了漫天的杀气。

怀柔不必转头,也知道是他来了。思雪紧闭着的眼睛也在听到这温润声音的那一刻张开,只见不远处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通体玉色的马车,车厢帘幕挑开,露出君屏幽如诗似画的容颜,面色淡淡,眸光如水,并没有看任何人,却将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

文清还陷在隐卫突然倒下的惊恐中,忽然闻声猛地一惊,这才回过神,当看到君屏幽,他身子似乎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还不滚?”君屏幽清淡的声音微沉。

“幽亲王,这是我的私事,你还是别管的好!”文清虽然害怕君屏幽,但也不愿意错过今日名正言顺教训她的机会!

“都动用了隐卫,还是私事?本王倒是不觉得你有这个权利!”君屏幽眉梢微微一挑,气势瞬间上去。

“幽亲王有所不知,这是太后娘娘派给我的,就是为了防止公主逃跑所用!”文清立即道。

“是吗?本王怎么不觉得公主这是要逃跑呢?倒像是被追杀落魄而逃的样子?”君屏幽挑眉问道,语气凌厉。

“幽亲王明断!丞相府大公子借太后隐卫欲谋害我家公主,还扬言要打杀了她,这是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的!”思雪趁机道。

“你个臭女人!再敢乱说一句,信不信本大爷……”

“蓝卿!将那些欲打杀了公主的隐卫都给本王杀了,皇室不需要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文清话音未落,君屏幽出声截住了他的话,温润的声音透着些许冷意,话落,又强调了一句,“一个不留!”

“是!”蓝卿飞身而落,冲向包围着怀柔和思雪的隐卫,动作之快以至于文清只看到一袭蓝光转了一圈。然后,所有隐卫无声倒下,根本看不清她的动作,只知道几乎在一瞬间,他们都毙了命。

“幽亲王,你这是何意?”文清面色大变,如今没了后盾,声音顿时没了底气,一张蜡黄的脸鲜有的发白。

“既然文大公子说是私事,那么本王也觉得这是小事了,无非是处理了几个以下犯上的下贱奴才罢了,还望文大公子弄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若是忘记了的话,本王不介意将你一块儿处理了以儆效尤,反正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情,公主殿下如今受了惊,就不劳你接送了,她是本王的妹妹,自然由本王护送更为妥当,还有,婚约一日未公布,她就不算是丞相府的人,即便,嫁入了丞相府,身上流的也还是皇家的血,绝容不得皇室以外的人看轻!”君屏幽淡淡道。

“你……”文清看着君屏幽,一双眼睛满是怒意。

君屏幽不再看文清,而是看向地上躺了一圈的死尸。没有一个留下活口,正和他意。

怀柔则在思雪的搀扶下走出了死尸的包围圈,心下爽到极致,她本来还纠结着要不要唤无月出来解决了他们,这下倒好,省事儿了。

经过文清的时候,她心下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哼,早就警告过了,让他别惹她,是他自己被浆糊粘了脑神经,活该!

文清从君屏幽的马车收回视线,开始惆怅这倒在地上的十名死尸该怎么处理,如今人是在他手里出的事,回去也不好和太后交代,总不能说只是接了个人就死了吧?想到这里就有些懊丧,一开始就不该动用他们,太后虽然给了他使用他们的权利不过也警告过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的,如今他没有证据,但是这满大街却都是君紫鸢的证人,只能看着她光明正大的在思雪的搀扶下离开,一步一步的走向君屏幽的马车,目光恨恨,想要破口大骂,但在看到君屏幽淡淡飘过来的眼神又立即住了口,愤恨的眸子染上恐慌。

君屏幽只是淡淡瞟了文清一眼就移开视线看向怀柔,见她披头散发,所幸衣裙无碍。“紫鸢妹妹还真是一副落魄模样呢!”

怀柔不屑的哼了一声,顺着君屏幽的视线悄然看了一眼自己垂落两肩的青丝,想着大约是刚刚挣脱隐卫时一激动散开的,所幸玉簪被取下安好的放在宫中,若是弄丢了,他估计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思雪小心翼翼的扶着怀柔在靠近车厢的地方忽然停下,屈身对幽亲王就是一礼,紧接着扶着怀柔上了车厢,转身就欲离开,怀柔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了她,很自然的对着空气问道:“有消肿的药么?”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