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15章 空气对话

第一百一十五章 空气对话

很难得的是空气居然给了她回答,而且还知道了她的想法,将药递到了思雪的手中。

随后就听到思雪受宠若惊的声音,“奴婢谢过幽亲王,谢过公主!”欣欣然的就走下了车厢,坐到了车前。

蓝卿回归,马车行进。

车厢内只剩下君屏幽和怀柔两人,怀柔看着思雪那副接过药瓶后一脸花痴的模样,顿时无语,早先还觉得哥哥有魅力能让那丫头念及神色萌动,但是如今一看,哥哥于他,简直没法比,那丫头现在别说神色萌动了,估计都春心荡漾了。瞬时没好气的给了君屏幽一个白眼,用传音入念道“一株烂桃花。”

“紫鸢妹妹才是。”君屏幽也学着她方才的样子对着空气回道,显然还学得很有味道。

怀柔扑哧一下就笑了,所幸思雪还沉浸于君屏幽递给她药瓶时的温和一笑中,没有发觉。蓝卿大约是知情的,所以嘴角微扬。

再说到文清,站在尸体堆里蓦然腿一软,坐到了地上,眸光死死的盯着君屏幽的马车离去,半晌才忿忿的道:“死女人!你早晚会回到我手里,到时候再跟你好好算这笔帐!”话落,他回头看向那迟迟追来的二十壮汉,瞬时破口大骂:“一帮蠢货,废物!还不快些过来扶本大爷起来,将这里收拾了,若是留下一点儿痕迹,本大爷现在就宰了你们!”

“是,大公子!”那二十名魁梧的汉子此刻动作倒极为利索,不出两盏茶的功夫便将这一处交叉路口打扫的极为干净。文清带着人抬着隐卫的尸体回了丞相府,一边走一边依然不甘心的骂骂咧咧。

百姓们早在文清拦截公主马车的时候就怕殃及躲得远远的了,只是不乏有胆子大的人还躲在犄角旮旯里看热闹,如今见人都走了,才都出来,两三人一伙儿的聚在一起悄悄讨论刚刚的事情。

要说那文丞相府的大公子,平日里可没少欺压百姓,如今还欺负到公主头上去了,着实可恨,还好善解民意的幽亲王赶到,救了公主,惩治了那个臭名昭著的大公子!

众人虽然不敢大声宣扬,但内心却觉得解恨,无一人不拍手称快,亦没人不夸赞一句幽亲王的好。

车厢内,君屏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喷嚏,虽然用帕子遮了,但就是用帕子遮了才被怀柔嘲笑为是羞答答的女子。

不过难得的君屏幽没有说话。

怀柔觉得一个人笑没意思,很快就回归了正题,对君屏幽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早就听闻那个丞相府的大公子贪图美色,无恶不作,恰逢你今日和他会有交集便想去丞相府看热闹,谁知才到半路,便看到你被截住了,居然毫无反手之力,还需要我救。”君屏幽淡淡道。

怀柔蓦然间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这人少腹黑一天会死啊?见了她就没一句好话。

“但是还好你没事。”怀柔气闷间,君屏幽温柔的将她揽入了怀中,不由得一怔,心下却是无比温暖的。

“都是我的错,应该事先告知你的,紫鸢自小与那文清便不对付,后来两人结下的梁子也越来越大,我早料到他今日会对假扮紫鸢的你下手,却不想他还搀和了皇室隐卫……”君屏幽的眸光闪过一丝钝痛。

怀柔心下绯腹,其实她也没有料到,一切只怪那个老女人太阴险!

如今和文清的梁子是想解也解不开了,但也不好责怪君屏幽,毕竟他若不出手,她也会出手,无非是时间先后的问题。

不多时,怀柔从君屏幽怀中退出来,径自坐直了身躯,嘟哝道:“头发散了,给我梳头!”

“好!”君屏幽先是一怔,继而笑了笑,拿起梳子,极其熟练的轻抚着怀柔的一头青丝。

思雪好似听到了动静,还以为是唤她,对后车厢掀开帘子,继而一怔,惊吓道:“公主…,您…您这头可不能随便给男子梳的?这是要你未来的……”

“他又不是别的男子,是我的皇兄,亦有何不可?”怀柔觉得如此甚好。

思雪愣了愣,看了君屏幽一眼,摇了摇头,闭上了帘幕。

“哦,是皇兄么?”君屏幽忽然顿了手,挑眉看向怀柔。

“不然呢?总不能说是未来的夫君吧,说出去她们会信么?”怀柔瞪了他一眼,用传音入念道。

君屏幽不语,双手继续在青丝中流转。

怀柔收回视线,其实她本来没想那么多,就觉得一头青丝散着难受,头嘛,谁梳都一样,反正她不会梳,又伤了手,自然是他来梳了……经思雪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古代女子的头似乎是只有夫君才能给梳的,别的男子代劳不来。不由皱了皱眉头,看向镜中。

君屏幽半跪在她身后,镜子中映出的容颜面如美玉,笑魇如花,显然对她刚才的回答极为满意,她想着倒也不算太坏,未来的夫君若是能长成君屏幽这般,那么每日梳头从镜中看着他便也是极赏心悦目的了。

她看着镜中的君屏幽,深思不由自主的飘渺起来。

思雪却是惊异未收,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妥,但是又说不上来,一路不语,静静的攥着药膏,然后看了一眼身侧的蓝卿,她并不是位多话的女子,静的安详,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身侧是坐了一朵云烟。

虚无飘渺,那一袭蓝纱就随风舞着,另她的身子看起来愈发的轻盈,忽而想起方才她只是下来一瞬,周身八名隐卫便通通毙命,加上之前倒下的两个,简直是神了,一度的以为是自己会错了眼。

暗想着自己若是也能拥有这么绝顶的武艺就好了,这样日后出门也能保护公主。

蓝卿温和的笑了一下,似是发现了思雪的视线,浅浅回头,“需要我帮你抹药么?”

思雪一怔,当即摇了摇头,想拒绝,这可是幽亲王的贴身护卫,如何能给她一个婢女擦药,方才幽亲王能给她药已经是极大的恩惠与荣宠了,再不能接受了……只是怔愣,蓝卿便接过了药瓶。

动作一贯的轻盈,思雪还未察觉,脸上便感觉到了丝丝清凉,原先被扇得火辣辣的疼意也顿时消失。想来这就是幽亲王的下属了,待人都是如此的温和,不由得有些羡慕起那个叫做怀柔的女子了,能得幽亲王如此垂爱,真是天大的福气。

怀柔不禁打了个喷嚏,一头刚要盘好的发髻一下子松散下来。这下换君屏幽笑了,平日里大大咧咧出了宫中还不知收敛,说他是女子,她亦何尝有女子的样了?

怀柔有些羞愤的从自己怀中掏出帕子捏了捏鼻子,然后瞪了他一眼,两人的气氛再度升温。

快到丞相府的时候,才终于又梳完。

“公主,王爷,丞相府到了。”大约是一盏茶的功夫,蓝卿和思雪不约而同的提醒道。

虽然说君屏幽的到来是丞相夫人和太后并未料到的,但是丞相夫人毕竟是臣下,总不好拒门不让他进,单是与下人一同行跪礼。

随后,君屏幽抬步便下了马车,极为绅士范儿的抱起怀柔便向府中踏去,思雪和蓝卿则在身后跟着,神情淡然,思雪是因早先已经通晓幽亲王的品性,知道他对公主纯粹是疼爱便也不再阻拦,蓝卿则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怀柔兀自享受着不必自己走路的时光。显然眼睛不便还是有好处的,那便是自己懒得走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躺在君屏幽的怀里进府,沿路躲过各种不自然的视线却又不能说什么。

不多时,文清赶到,他较先一步拦在了前头,显然是想一把夺过君紫鸢的,但是却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怔住了,虽然在君屏幽的怀中,但是依然能清晰的看到她绝美的脸庞,虽然依旧云鬓高绾,但这云鬓比早先多了一分空灵的美感,可以说很适合她,亦或许,就是为她而打造的,让她整个人虽然美艳不可方物,却多了一分脱尘的倾城绝丽,根本和之前路上遇到的她给他截然不同的感受。

亦或许早先她对他是怒颜,而现如今在君屏幽怀中是笑颜,两者自然不能相比较。

文清似乎被这突然触目出现的容颜晃了心神,怔怔的看着君紫鸢。

女子眉目灼灼,容颜清丽脱俗,一身紫衣绫罗让她看起来高贵清雅,但偏偏她身姿柔弱,脖颈纤细,手腕如雪,整个人说不出的温婉如水,如大海浪潮,一波波的冲击他的心脏,使得他刹那间似乎不会呼吸了。

君屏幽自然容不得这样的注目礼,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冷冷道:“文大公子似乎很喜欢拦人去路,若是不想本王将你的事迹一一列明给丞相看,就赶快让开!”

文清闻言顿时惊醒,骤然退到一旁,仍然看着君屏幽怀里的女子,眼神陌生,似乎从来不曾认识她一般,与儿时她给她的记忆相冲突,那时的她只是娇弱温婉,如今的她却只是看起来娇弱,整个人的仪态说不出的不容侵犯,面色一僵。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