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16章 后悔不及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后悔不及

怀柔在怀中自然是自动屏蔽了他,却将目光放在别处,丞相府富丽堂皇自是不必说,太俗的景致她反而没兴趣,她打量的是里面的人。

虽然一个个都是陌生的面孔,但是,一个个都站在一起,衣着光鲜,绫罗绸缎,珠翠灿华一片,尤其是金煌煌的首饰相当刺眼,她暗地里哼了一声,庸俗!视线再次转向别处,正看到丞相夫人从车旁向她这边看来。

她并不看她,仅仅用余光打量着,显然这位贵夫人今日也算是慎重打扮过一番的,不过还不如早先呢,不由感慨,一屋子都是庸俗的人。

丞相夫人却不以为意,赶紧唤过文清一同跪在一旁,这个儿子真是愈发的没礼数了,见了王爷和公主还傻愣愣的站着。

怀柔轻笑,这个夫人倒是知礼的,可惜了,不会调教儿子,将他惯成这副样子,都言慈母手下多败儿,就是如此。不过她现在还不想跟她翻脸,向来翻脸不与笑脸人,“文夫人,让你们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快请起吧。”

“是,公主,敢问幽亲王这是……”文夫人大约是在意他的存在的。

“哦,皇兄啊,他碰巧在路上遇到我的马车坏了,遂护送了我一段儿,真是不巧,到府中才得知令公子也来接过我,只可惜缘分太浅,没接着……”怀柔说罢,像模像样的叹了一口气,“皇兄自幼疼我,文夫人应该不会介怀吧?”

“当然不会!公主哪里话,幽亲王若是不嫌弃,就留在府中用膳吧,都是粗茶淡饭,还怕王爷吃不惯。”文夫人当即讨好道。

“文夫人多礼了,皇妹吃得惯,本王自然也吃得惯。”君屏幽回答的自然而然。

随后,丞相府的下人便赶忙将热过的饭菜端了上来。

显然,不会比宫廷御食差分毫。

饭桌上,君屏幽主动担任起了喂她吃食的任务,他俩挨坐在一起自然而然,却没发现整桌人都因此而吃不下饭,包括文夫人在内几乎相府的所有人,不论是站着的还是坐着的,都纷纷变了脸色,尤其是丞相府的二小姐,手里的帕子都攥得死死的。

好容易等吃完了饭,文夫人借着太后的口令开口道:“公主既然已经婚定清儿,倒不如今日就住下吧,也好与清儿彼此熟悉熟悉。太后也是极为赞赏的。”

这算哪门子的规矩,未过门就到府中吃饭已经是越矩,如今居然还要她住下?那个老女人安得是什么心?

不等她反驳,君屏幽主动的开口了,“文夫人有心了,皇妹如今眼睛不便,又未与令郎公开婚约,住上府上只会惹嫌,就不劳烦文夫人安排住处了,待用完膳,本王便带她离开。”

“幽亲王,虽然太后娘娘未公开婚约,可这也是早晚的事儿,你又何必介怀这一时呢?”文清突然开口道,可不能让这到手的鸭子给飞了。

怀柔虽然讨厌这阴阳怪气的声音,但也难得没开口,如今不是她一个人的事儿,若是开口连累的就是紫鸢,倒不如听听君屏幽怎么说。

“如今这相府虽然富丽堂皇堪比金屋,但是防备甚疏,早先太后娘娘派给皇妹的护身之人又已经不在,三教九流之人怕是很容易混进来,即便令府再加强防护,恐怕也难免有一两条别有用心的漏网之鱼,又何况婚约一日未定,皇妹便不是相府之人,若是在你们府中出了差错,怕是也难对母后交差吧?相反,本王府中的防护并不逊于皇宫,又得父皇先年钦赐的皇室隐卫数名,照顾皇妹绰绰有余,敢问文大公子难道还怕本王会伤害皇妹么?”君屏幽语气淡然,但却不容置否。

文清当即没了声。

文夫人接上,“幽亲王有所不知,太后娘娘只允许公主出宫到相府做客,并未允许她到别的去处,还望王爷谅解。”

一句话瞬时让文清耷拉的脑袋立了起来。

怀柔忍不住想翻白眼。

“哦,是么?那太后应该没说不让本王也住下,本王想文夫人大约是不介意的。”君屏幽挑眉道。

怀柔差点一个趔趄从椅子上翻下来,这个人厚脸皮的境界可不是一般的高。

……文夫人当即被噎住,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文清则是被各种恼怒袭上心头,气得够呛。

“王爷要住在府中自是本府的荣幸!父亲一定会开心的!娘你说是不是?”二小姐没脑子的忽然开口,一脸的欣喜掩都掩不住。

思雪和蓝卿一开始还能淡然处之,后来是愈发的站不住脚,如今见着是这情形,二人对看了一眼,好容易才平静下来,但都无语了。

相府中的其他人此时已经不能用惊异来形容,这是高处云端的幽亲王,那个身份尊贵难以另寻常人企及的幽亲王?如今居然说要住在相府?就与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

怀柔其实也蛮惊异的,不过更佩服的是他腹黑的境界,这个人大约是第一次厚着脸皮欲住在别人家吧?还是为了她,呵,难得难得。

文夫人刚缓过来的气息被二小姐的话一激,再次气闷过去,又只能暗自忍下,文清却是忍不了了,径自拽过那府中二小姐,将她带离了饭桌,省的添乱。

二人虽然走远,但也依然在怀柔的视线范围,看得更是清清楚楚,

着重是那位二小姐,怀柔的目光从她紧抿着的小嘴上落到她因为突然被带离气恼之下紧攥的帕子上,最后又落在她即便身子便拉着往后眼睛却一眨不眨定在君屏幽脸上的视线上,忽然明白了什么,暗自轻笑了一下。

她的笑声掩得极好,几乎轻若无声,旁人未曾听闻,君屏幽却偏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又撇过头去,大约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又恰逢她的笑意,心里还是介怀的吧。

不过怀柔倒不是笑他,而是笑那二小姐也被面前这株烂桃花给吸附去了。但一想却也正常。君屏幽的天生尊贵的人,但他却不冷傲,尽管有些自傲,却是有自傲的资本,且他从不会在外表表现丝毫,他雅致,温润,看着亲和,从而吸附了不少人,但实则却也只能在地面仰望着他,因为他就是那云端高阳,受世人敬仰,崇拜,却不得靠近,但是只要能有靠近的机会,便是失去了理智,就像飞蛾扑火一般的靠近,他的冷漠只有她知道,但她从来感受不到他的冷意,除却真正惹恼他的时候。

君屏幽本来平静的玉颜因为清清楚楚听到怀柔低笑而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眸光怪异的瞥了她一眼。随后对向丞相夫人道:“既是丞相夫人做不了决定,那本王也就不多留了,但是皇妹的安危高于一切,今日是决计不能住在这儿的。”

丞相夫人脸色明显不好,但仍是不好拒绝,眸光含着几分异样看了怀柔一眼,转而又注意到君屏幽威慑的表情,犹豫良久才肯道:“婚约既是未曾公布,公主住下的确不便,但是若就是这样被王爷带走,臣妾在太后娘娘面前也好交代,要不然让文清送公主回宫吧。”话落,她看向文清,“清儿,赶紧备好马车,送公主回去!”

“是,母亲!”文清不等君屏幽答话赶紧就去前院备马车。

丞相府的二小姐得了解脱脸色却未见好转,还欲说什么,却被君屏幽抢先一步。

“文夫人如此安排甚好,本王还怕住在这儿多有不便。既是文大公子亲自护送,那本王也就不推辞了,”君屏幽忽然转了话锋。

那二小姐一听脸色顿白。

怀柔暗自白眼,但也不好说什么,双方各退一步并不撕破脸皮倒也算是明智之举。就是不太情愿和那垃圾坐一车。蓦然想着文夫人在打什么主意,亦或是那个老女人的阴谋,要将她与丞相府绑到一块儿。

“公主,你意下如何?”文夫人撇过君屏幽,发现怀柔从头至尾都没怎么说话,不由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却看不出她的想法。

怀柔怔了怔,余光扫到丞相夫人正看着她,不由得假作镇定,浅然道:“这样安排好是好,就是觉得文大公子亲自送紫鸢,来回途中耗时间不说,还得回来,太过麻烦,所以一直迟疑着想着要不要拒绝。”

“哈哈哈,怎么会,清儿高兴还来不及,怎会嫌麻烦?”文夫人哈哈哈大笑了一声,当即回道。

“是啊,公主都肯屈尊了,本公子怎么会嫌麻烦”文清惹人厌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下轮到思雪脸色不好了。

怀柔特地用传音入念对身侧的人道:“后悔了没有?”

“后悔什么?”君屏幽淡淡扫了怀柔一眼,偏头看向别处。

“后悔刚刚没有直接应承了接我回去的任务,现在被那个废材抢先了吧?”怀柔不动声色,传音入念却使用的恰到好处。“还有就是,其实丞相府的千金长得还不错,况且我看得出来她早已倾心于你,你若留下,或许今夜就能抱得美人归也说不定,我若换做是你,肯定后悔刚才就这么妥协了。”

君屏幽从远处收回视线,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并未说话。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