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28章 默默忍耐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默默忍耐

在即将睡着的时候,怀柔大脑突然蹦出一件事情,将她的睡意瞬间驱散了个干净,她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君屏幽,“你不觉得你一声不吭来了这儿该向我解释一下么?”

“解释什么?”君屏幽也挣开眼睛。

“你……”怀柔再度无语。

“就跟哥哥考虑的一样,太危险,不想让你来。”君屏幽迎上怀柔四处喷射火星的视线,面色淡淡的解释道:“既然哥哥不想让你来,除非你自己来,否则我也没有权利将你带走,既然没有权力,就干脆等你自己作出决定了,何况你迟早会知道。”

“那是我哥,谁准你叫了!”怀柔一时不知该回什么,总要一种自己跳入圈套还不知悔的感觉,开始挑开话题。

“很快就是我哥了,先叫着熟悉一下。”君屏幽厚脸皮的回道。

顶级腹黑之人大约就如他那般,不仅黑心黑肺而且脸皮厚得可以跑火车。

怀柔暗自绯腹,却没有反驳。

“不过,我其实也支持哥哥的决定,所以还是希望你能在半途就回去的,毕竟这里太危险,还有就是我没有一百分的把握,如何能带着你涉险?但是,让我更没有把握的是,拦住你的脚步。因为你与我都是同样倔强的人,决定了一件事是无论如何都拦不住的……但是正是这样的你,才感染了哥哥,让他动摇了决心,放你来到我身边,但是我的责任却更重了。怀柔,这样的你让我如何敢轻易占有呢?我怕自己还没有这么做就会被碎尸万段,你不知道,哥哥是多么厉害的人,他的手下又是多么的训练有素,若是我在河边就要了你,下一秒估计就真该被他扔到河里去喂鱼了。”

怀柔想起方才在岸边时的情景。确实好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但是当时思绪都被君屏幽迷到哇爪国去了,如何还顾得上旁人,被这么一说。突然怀疑起一路畅行无阻,莫不是也是哥哥为她铺好了路……哥哥……还真是……唉……

“现在知道也不晚,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玩火**?”怀柔挑眉道,语气却是不恣意的透着幸福,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我现在还煎熬着呢!”君屏幽一脸委屈的道。

怀柔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想来哥哥能将他逼到这份上也是一种本事,不过,依君屏幽的性子,他若不是自愿,谁能逼迫得了他呢?

“我现在后悔自己真该早一些下手。在哥哥找到你之前就要了你,这样生米煮成熟饭了,死了也满足了。”君屏幽哼了一声。

怀柔扯开嘴角,“呵,你也不想想那时候你那副病怏怏的身子。没把命给丢了已经是上天待你的恩赐了,还想要我,贪心太过可是会得不偿失的!”

“确实是如此,但所幸我的忍耐还是有回报的!”君屏幽也笑了笑。

怀柔想起自己在竹林里还没有恢复记忆对武学也是一知半解,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那一股子韧劲儿就非要给君屏幽驱除寒毒,治好顽疾,明明知道出了任何偏差都会伤及自己的心肺。到时候非但治不好君屏幽,连自己都会搭进去,可是还是选择救他,而且……还真的治好了……不得不说,这该是天意啊!

她将头埋进君屏幽的怀里,发丝在他胸前蹭了蹭。忽然低声问:“那你现在还后悔么?”

君屏幽身子一僵,笑意也微顿,抿着唇思索了片刻道:“天意如此,强求不得,倒不如顺从。后悔谈不上了,就是有些可惜。”

“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忸忸怩怩的,要么就是后悔,要么就是不后悔,说可惜算怎么个意思?”怀柔不满的嘀咕道。

“不后悔!”君屏幽终于吐出三个字。

怀柔翻白眼,“这句话说出来还像个男人,往后也要这样才行,而且,这种事情男人不吃亏,女人却是吃大亏的,如何能不慎重考虑?”

“君屏幽默了一下,肯定的道:“嗯,不过,夫人下回可不可以不像饿狼似得扑过来。”

怀柔眼皮忍不住再次翻了翻,她何时和饿狼一般扑向他了,这个人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她懒得跟他计较,与他争执这些倒不如睡觉。不过,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那便是双手触及到他的肌肤时是真的像着了魔似得收不回来,流连忘返都不为过,这样一想,她的手又不由自主的伸向他,迫不及待的去扯他的锦袍。

“睡觉!”君屏幽当即按住了怀柔不规矩的手。

“不睡!”怀柔换另一只手去扯。

君屏幽将怀柔另一只手也握住,声音有些喑哑,好似是请求一般,“怪,别闹了,睡觉吧。”

“君屏幽!你到底爱不爱我?”怀柔双手被制,不由懊恼道。她记得在那个世界的大街小巷尤其是电视上,经常会上演这样的桥段,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问,你爱不爱我?男人点头,爱,于是一切就都好说了。她决定将这个照本宣科搬来这里。

君屏幽身子僵了一下,果然对上怀柔的眼睛,认真的点了点头,道:“爱!”

怀柔计谋得逞,暗暗窃喜,表情却质疑的道:“爱?真的爱?那干嘛不让我碰你?”怀柔作势甩开君屏幽的手,佯装生气。

君屏幽怔了怔,一时手足无措的愣在那里。

怀柔见君屏幽没有动作,她的手再次伸向他,不过很快又被他的手制住,果然还是不肯。

“君屏幽!你到底要闹哪样?”怀柔想着这个人口口声声说的爱她难道还是做戏不成?

君屏幽面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声音哑而温柔,“不想怎样,就想好好的睡觉。”

“又不是不让你睡?我不过就是想和你抱着一起睡觉而已!”怀柔觉得她真是遇到碉堡了,还是个顽固的碉堡,怎么都攻都攻不下来。她就不明白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君屏幽是这么的君子?柳下惠见了他大概都要自愧不如了。

“如今不是抱着吗?”君屏幽无奈的叹道。

“不是你抱着我,是我抱着你!我要贴着你睡!”怀柔霸道的道。

君屏幽蹙眉,忽然沉默。

“别告诉我这样也不行!”怀柔真恼了。恨恨的看着君屏幽,“姐姐还不是嫁不出去!”

“是啊,非但不是嫁不出去,还已经嫁为人妇了。即便如此。追得人还蔓延到了皇城以外,所以,我要娶你是难上加难了。”君屏幽看着怀柔,见她脸色正在由晴转阴,也顾不上挣扎了,赶紧妥协,“夫人既然想搂着我睡,那便睡吧!”

“还不快松开我的手?”怀柔觉得,果断就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样才能风风火火攻下堡啊。老虎不发猫,他还真当她病危啊?

君屏幽立即乖乖的松开了手。

怀柔也没闲着,得意洋洋的扯掉了他的腰带,在君屏幽难得羞涩的目光下将手探进了他的衣襟,触到他胸前温滑的肌肤。顿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着原来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句话果真是有道理的,若是君屏幽真那么容易就让她得逞了,她也不会只是摸到了他胸前的一点儿肌肤就觉得分外满足。她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嘟哝道:“君屏幽,你是男人吗?”

君屏幽脸一沉,“你说呢!”

“好吧。你是男人!”怀柔舒服的在他胸前摸了摸,又捏了捏,触感让她满意之际,就是感觉君屏幽身子有些发烫还僵硬的厉害,她忽然察觉到了什么,笑了笑。但双手依然不肯离开,只是轻声道了声:“睡吧!”

“嗯!”君屏幽乖觉的应了一声。

怀柔觉得应该可以做一个美梦,虽然这美梦里桃花儿没开,只打了个花骨朵儿,但总比没有要好。所谓知足才能常乐,她就慢慢等着这桃花开,那一日,一定芳香醉人。

君屏幽也闭上了眼睛,直到怀柔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他身子依然一动都不敢动,僵硬无比,那一只柔软如柔荑的手,此时正放在他的心口上,就如放了一块儿烙铁似得,让他分明不敢睡,更不敢去触碰。

不知道过了多久,蓝卿的声音隐约从窗外传来,“王爷!”

“嗯!”君屏幽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山岳关两名失踪士兵已经找到,但是身上未曾发现任何外伤,也看不出有内伤痕迹。”蓝卿禀告。

“嗯!”君屏幽又应了一声。

“一切就如总兵上报朝廷的文书一般,他们像是溺水而亡,且没有打斗的痕迹,也不像是被害。”蓝卿又道。

“嗯!”君屏幽附和道。

怀柔在蓝卿来到时就已经醒来,如今听到那失踪的两名士兵已经找到,但是居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事情有嫌疑,她闭着的眼睛瞬间挣开。

“王爷,线索似乎又断了,属下要不要再去现场勘探一番?”蓝卿问道。

君屏幽忽然不语,偏头看了怀柔一眼。

怀柔抿唇,想来幕后黑手那么奸诈,现在去现场勘探也定然找不到丝毫蛛丝马迹了。倒不如从尸体下手,虽然,凶手很狡诈掩盖的很好,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有遗迹可循,有时候一具尸体比**更容易说明问题,而且,它们不会撒谎。

“王爷?”蓝卿再次问道。

“不必了,蓝卿,你找可信之人将那两具尸体抬到这儿来我亲自验收,除却搬运,不要有多余的动作,务必完好保留尸体的原状。”怀柔忽然开口。

“娘娘?”蓝卿顿了顿,但立即反应过来,恭敬的回道:“是!”

蓝卿得到命令之后,又等了片刻,不见君屏幽再有吩咐,便退了下去,动作较之以往愈发的利索。

怀柔想着如今接近夏季的炎热天气,虽然山中还好,但是尸体定然已经迈向腐烂边缘了,再这样下去就很难取证了,必须要快了,想毕,她便失了睡意,赶紧坐起了身,预备下床准备。

“怎么了?”君屏幽见怀柔脸色有些沉,眉头皱起,关切的问道。

“没怎么,就是不想睡了,你也别睡了,快起来准备一下,待会儿要做一些小手术找证据。你给我打下手,先去准备一把锐利的匕首,然后两个铁质的托盘。”怀柔思索的道,“匕首和托盘无比洗净,消过毒。哦对了,还有口罩……呃,就是面纱,两块,然后一些吸水性强的棉织物,实在不行用帕子抵也行。”

“哦。”君屏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眸光闪过一丝讶异,显然还是对她时而冒出的新鲜词汇感到陌生,但倒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随后两人便很有默契的下床,穿戴,洗漱,最后准备器具,就好似是手术前的紧张准备一般,虽然急促,倒也做得有条不紊,最为难得的是君屏幽真的从大山里给她找来了这些器具,虽然不比手术室里的齐全,在那个时代也算是准备的精湛了。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