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32章 若非当时

第一百三十二章 若非当时

想到这里,怀柔点点头,如果说她内心会感到不安的话,那么有个人会比她感到更不安,那便是君屏幽,他都能够做到如此恬然,她为何不能?

她忽然转过身去,平静的看着君屏幽,只看到他眸中的自己是那么的清晰而深刻,当彼此的眼中只装得下相互的两个人,风雨都侵袭不了,还有什么纷扰值得去理会呢?

“也是!”怀柔笑了笑,“大约是快下雨了,所以起风了。”

君屏幽随之淡然一笑,将怀柔温柔的揽入怀中,“会怕吗?”

“你觉得呢?”怀柔嗔道,语气亦染上了从未有过的温柔。

一时间,房中静静,两人都恬然的笑着,默默不语。

“王爷,晚膳备好了,现在端进来吗?”蓝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嗯!”君屏幽应了一声,顺手将怀柔的脸贴近胸怀,正好用身躯挡住了她对外的视线。

蓝卿推开门进来,只看到君屏幽抱着怀柔时的背影,忽然明白了什么,加快了步子,身后的两丫鬟亦加快了步伐,齐齐来到桌前,将手中的饭菜放下,又掌上灯之后,快速的退了出去。

“吃饭吧。”直到听见房门再次被关上的声音,君屏幽才松开怀柔,语气依旧温柔的道,显然对怀里的小猫难得的乖巧甚是满意。

“嗯!”怀柔忽然莞尔一笑,拉着他的手坐到桌前。“自从丞相府一别之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吃过饭了呢!”

“有很久吗?”君屏幽挑眉问道,暗自好奇其实也没有过多久吧?

怀柔一愣,嘻嘻一笑,“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君屏幽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仍然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问题,是不是听错了。要知道怀柔从前可是打死都不会对他说出这句话的。难以置信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深邃的看了怀柔一眼,幽幽的道:“你确定你没有染风寒,不用喝药?”

“没有啊。”怀柔笑着摇了摇头,随后无比顺手的给君屏幽夹了一些笋。“倒是你,这么矜持,还不动筷,准备我喂你么?”

君屏幽一怔,讶异的看了看自己的碗,然后抬头看向怀柔。

“奇怪吧?我还知道你每日的生活习惯呢。”怀柔对他神秘一笑,“可能你不知道,我刚来天澈时见到的第一个皇子并不是君清夜,而是你,因为那时知道我和你有婚约。所以还未入宫前就四处搜寻你的资料,进宫之后更是日日趴在你住处房顶上观察你,所以你的喜好我都知道,知道你爱吃笋自然也不值得意外。”

君屏幽愣了片刻,蓦然揶揄道:“我竟然不知道你早已对我的习性了若指掌。”

“嘻嘻。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不过有一点我要申明,那个时候是为了对付你才去了解你的,可不是为了别的。”怀柔忽然狡黠的道。

“怪不得每次出招捉弄我都是那么的……,尤其是第一次见面你就抓住了我的弱点。”君屏幽忽然扶额,嘴角勾芡出一抹迷人的微笑,甚是醉人。“还以为只是巧合……”

“若是巧合还了得?那我们不就真的是天生的欢喜冤家了!”怀柔笑道。

君屏幽笑着不再说话。

“吃饭吧!”怀柔也不再说话,睡了一日,饿了一日,胃早就空了。他的惊愕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这么些年自己没少捉弄他,或许。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捉弄他都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忽然之间对他好,换做是谁大约都会觉得惊异的吧?但是,卸下了伪装之后。这便是真正的她,她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的必要去伪装。

更何况是那么没有安全感,那么在乎她的他,她心疼还来不及,如何舍得真的捉弄?如果她与那个人的过往让他那么的不安,那么这份不安就由她亲自抹杀吧!

“嗯!”君屏幽应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言语,怀柔吃了几筷之后忽然想起了一些过往没什么胃口,却仍不忘时不时的给君屏幽夹菜。君屏幽似乎也没什么胃口,但却将怀柔给他夹得菜都吃了,直到再也吃不下,他才对怀柔摇摇头。

怀柔放下筷子,看着君屏幽,笑道:“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你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是不是我突然对你好了很不习惯啊?”

君屏幽面色有些动容,想扯出一丝笑意,却似乎怎么也扯不出,最后吃味的道:“天知道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捉弄我呢。”

怀柔扑哧一笑,这个人到底还是说出了心里话,气氛稍稍好转。

她忽然提议道:“我们都该长大了,以后不闹了好不好?”

君屏幽一怔,看着怀柔。

怀柔对他眨眨眼睛,“难道你还希望我时不时的给你找些小麻烦呀?”

君屏幽仍然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但还是配合的摇了摇头。

“那不就好了!”怀柔瞥了君屏幽一眼,接着道:“现在心里能踏实一些了吗?”

君屏幽不语,从来他的估算都是准确无误的,包括那个人的到来,可是,她却例外,他始终猜不透她在想什么,甚至一度的怀疑她脑子里装的都是些浆糊,令他怎么搅也搅不清,甚至越搅越糊。但是,正是因为看不透,所以他才格外留心。

却不曾想,这一留心,就再也甩不掉了。

怀柔认真的坐在一旁等待他的回答,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的消除他的不安,但是,凡事都应该有一个开始不是吗?没有开始,如何继续,又如何结束?

不知道过了多久,君屏幽终于点了点头,并未再看她,而是看着自己的碗,他是相信她的,只是对自己还不够自信。

怀柔看着君屏幽终于点头,虽然眸色掩在浓浓的睫毛下,但是却并不再恍惚,她知道,他开始认真了,蓦然轻轻舒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额头,回身坐在软榻上,须臾,她忽然抬起头看向窗外,陷入深思……

方才,那般陌生而深刻的气息,除了冷离疏外不做第二人想。

怀柔缓缓放出内力去感知,似乎他就在不远处,但又好像离得很远,但是一直都关注着屋中的动态,怀柔的心有一瞬间的寒冷,忽然之间,曾以为被深埋到心底的过往像是潘多拉的盒子突然被打开……

那是她还在南诏的时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又好像阳光下泡沫,美丽却容易幻灭。

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猎场。

“哥,等等我!你骑慢点!”

……那时的年纪,翻上马都费力,可是倔强如怀柔,爱马如叶若维,如何会放过上马争锋的机会,尤其是坐在难得一见的好马之上,尽管年纪小,可是一句古话说的好,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是这样的她,不顾母后的阻拦,淘气的与哥哥赛起了马。

一起在场的还有众王侯以及朝中大臣的子嗣,他自然也是在的,作为冷将军最得意的儿子,正所谓虎父无犬子,怀柔还记得当时他的锋芒便盖过了众公子哥,甚至丝毫不输于哥哥,若不是哥哥为了保护自己不摔下马刻意输了比赛……或许,后面的故事也会再有。

是因为不甘么?

终究是因为不甘吧。

怀柔岂能是轻易服输的人,何况哥哥本来就该赢。所以,那一日,全场数十名的参赛者,她只记住了他的名字。

冷离疏,不,应该叫冷漓泫,他的原名。

始终是孤傲的存在,赢了比赛之时也不以为然,仿佛他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输这个字。

那一日,她赌气缠了他一日,却只换来他一句,“输不起,就不要比!”

只是一句话,如今心里头还是那么的不是滋味,他凭什么,凭什么那么高傲!

还记得哥哥当时拦着她时无奈的表情是那么的分明,果然还是偏执惹的祸。哥哥都已经认输了,她为何还要坚持呢?不过,若是事情那么分明就能说的清楚,这个世界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纷扰了不是吗?很多时候,人大约都会莫名其妙的就钻进一个死胡同里然后钻破脑袋也钻不出来,但仍然喜欢钻牛角尖。

一番争执过后,换来的是更多的怒火,怀柔眼睁睁的看着冷漓泫傲然离开,带着父王赏给他的黄金弓箭,作为第一名的奖品。

回去之后,三日都没有消气,一日推开房门,就见母后正坐在软塌上细致的缝制着什么,穿针走线,从未有过的认真,她掩上房门后故意加重脚步来到她身旁,却也没见她抬头,顿时不满的道:“母后,我到底是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得到的回应让怀柔如今还记忆深刻,“你自然是母后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可是,这气度却分明不像母后,更不像你的父王!”

“母后,您也不相信女儿嘛?还怪女儿小家子气?那天的事儿,分明是那个冷漓泫太嚣张!本来赢的人是哥哥!”怀柔终于忍不住辩驳道,冷哼一声之后,瞥向母后手里缝制的衣物,像是一件男童的袍子,但并不是哥哥的尺寸,她莫名的烦躁道:“母后,你这是干嘛?!”

“如你所见,缝衣服。”南诏王后淡然回之,语气说不清的平静,却足以威慑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角落里的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