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31章 风起云涌

第一百三十一章 风起云涌

蓦地,怀柔没好奇的道,语气多了一分佯怒,“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心里却是真的对他的挑衅没辙。“快点说啊,湿答答的难受死了。”

“还用我教么?自己运功将衣服蒸干!”君屏幽忽然扬眉道,语气轻挑。对着怀柔滴水的身子,眸光不经意的一瞥。语气虽然轻挑但是却没了方才的锐气,显然对怀柔的回答极为满意。

怀柔一怔,这才想起自己是有武功之人,一下子脸红,赶紧运功开始将身上的水汽挥发到空气中去。

山泉清泠,难得的是水温居然一点儿也不凉。虽然说不出是什么原理,这天然的屏障加以地理位置独特,就好似一个露天却又四处有遮挡物外人无法偷窥的澡堂。美中不足的是水温虽然不凉但也不温,毕竟不是温泉水。索性是夏季,太阳升起后,即便在凉水中洗浴也丝毫不会觉得冷,其实,怀柔倒不是介意身上湿答答的会冷或是难受,毕竟前世是军人,习惯了用冷水冲澡,再说了武装泅渡的可没少浸过冷水,情况紧急的时候,大冬天淌冰水都不在少数。

无非是如今这身衣服太过单薄,加之浸了水,愈发的透明,而且还是当着一个异性的面……

运功之间,怀柔不经意的嘴角一抽,大约是想起了君屏幽方才扫过她时眼角流露出的狡黠。暗叹这个人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不过想想依他的个性,不报复回来才怪呢,更何况这个人平日里最受不得恶心了。

不过今日能忍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不易了,要知道即便是在现代,换做是谁,第一次看到解剖尸体都会觉得恶心的吧,更何况是洁癖成性的君屏幽,抵御能力再好也抵不过看了一遍之后又重新温习一遍……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解剖的时候也是吐得连胃酸都不剩…难得的是君屏幽居然撑到了最后也没出去,更没有将她连尸体一块儿给扔出去。呵,当真是小瞧他了。

想到这里怀柔轻笑了一声,但又想到那两具尸体,眉眼深邃起来……

百年前天澈大一统。各方小国虽然明面上归附了王朝,但不代表暗地里没有隐藏势力,尤其是以北疆,南疆为代表的边境附属国。或许,归附根本只是形式上的妥协。

小国虽然称臣,但没有达到文化上和思想上的同化与合流。这也与上位者有关,天澈师祖皇帝一人至尊天下,靠铁血手腕治理天下,导致天澈子民对其它小国子民看不上,私下里更是觉得身份比附属国高出不知多少倍。久而久之也就造成了百年后的今天,边境势力渐渐强大,乃至于脱离天澈也不是不可能。尤其是南北疆,这些年已经不再纳贡称臣,独立于外。这样威胁了天澈天威。王室自然不会任其坐大,无非是他们一贯以来都安分的很,所以至今还未抓到把柄,这次士兵无故溺亡一事,想必即便表面做的再没有破绽,也迟早会引起王室的注意,无非君冥皓和那个老女人如今被各自的琐事缠身无法脱离罢了。

“公主。宫中无恙!”运功间,一个似曾相识的男声传来,怀柔不动声色的用意念传了一个“知道了”回去,不用睁眼也知道是夜阁的人,每个夜阁的成员都拥有千里传音的本事,尤其是以阴夜为首。怀柔自然也不会例外,因为这还是她最先教给他们的,其他人根本没有这本事。

也托了这个方便,很多事情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得知,甚至于不论在何时。不论在何地。

“不烫啊。”怀柔还在愣神的时候,君屏幽的手已然从她的额前落下放到自己的额前,做了一个对比。

“你才发烧了呢?!”怀柔回过神来后,没好气的抛给了他一个白眼。

“还以为你烧坏脑子了所以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的。”君屏幽同样没好气的回道。

怀柔撇过头,懒得理他。心下却暗暗舒了一口气,想着总算是有一个能够称得上是好消息的消息了,但愿能一直无恙才好,就是不知宛若那丫头还能装多久?

天澈如今内部不太平,南北疆事端已经微露矛头,各方势力又小动作不断,君冥皓如今困忧于冷贵人腹中龙嗣,又添紫鸢失踪下落不明,想来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处理边疆的事儿,而太后估计也在四处寻觅公主下落,所幸她如今有颜老儿照拂,短时间内没有人能找着她。所以,太后那个老女人如今应该是倒打一耙,正苦于没法和丞相府交代,而且文清那个废材也一并消失了,对丞相府恐怕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丞相虽然明面上对这个废材二字恨铁不成钢很是气愤,但是毕竟是亲儿子哪能不悲恸的,所以丞相府上下闹得鸡犬不宁是一定的了,如今要头疼的是穆王府的势力和冷离疏。

虽然穆王府因为失去了皇后没有再有动作,但不代表老王爷肯死心,还有冷离疏,虽然表面看起来因为失去了爱妹而从此一蹶不振,但是,冷贵人失踪明显是他所为,到如今还不知下落,明显是有所谋略,暗地里筹集势力。保不准他会拿冷贵人肚子里的孩子做文章,毕竟傀儡帝的先例在任何朝代都不失为是一种夺政权的好方法。

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是,她救下了冷贵人,却好似为他人做嫁衣,这一点总归是心里不舒服的。

一天平静的过去,直到太阳落山,怀柔才发觉一天的时光居然就这么过去了,所幸什么都没有发生。她虽然不是一个急躁之人,却没有君屏幽能沉得住气,自从被君屏幽下达了睡觉的命令就一直躺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是一旦怀上心事便很难入睡之人,而君屏幽却是一个异类,就算天塌下来,他也能睡得着,难得的是今日没有厚脸皮的和她一起睡,而是坐在一侧看书,但脸上的表情却表露了一切,一贯以来的处事不惊就好像高处云端一般可以不受世事所纷扰,就那么淡然恬静。无比清闲的翻阅着书卷,任由墨水浸染,任由窗外闲杂,任由**人儿翻来覆去睡不着。对他来说就好似看不见。

尽管不是睡觉的时机,可是她终究是拗不过他,只能乖乖的睡觉。半日过去,大约是受了君屏幽的影响,怀柔渐渐开始有了睡意,再醒来,是被窗外传来的那一丝异样的风声给惊醒的,因为前世修行的警惕性过度,无论睡得多死,都会保留一丝警觉。所以,尽管只是一丝轻微的风声却令她闭着的眼睛再一次不自觉的睁开。

只是一睁,这才发现一日已经过去,而君屏幽就这样在一边守了一天。

怀柔忍不住伸了一个懒腰,不得不承认熬夜之后补一觉是多么的重要。如今醒来,全身的器官都像是复苏了一般,虽然还是会有一些倦怠,但是很明显的已经没那么累了。

君屏幽没有动作,只是自然而然的看着书卷,然后很平淡的开口道:“饿醒了?”语气温柔的不能再温柔,话语却欠扁的不能再欠扁。

怀柔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个人少腹黑一下会折寿么?

尽管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欠扁的姿态,但不得不说内心还是有点火大的,怀柔很自然的抓过一旁的枕头想要扔向他。这才注意到枕头……与方才进屋时的不一样,居然是全新的天蚕丝枕。再一看,整个屋子的物什也都焕然一新了。

蓦地一怔,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屋。可方圆百里就这一间竹屋了,而且,地理位置也没变……只能说……腹黑狂的本事巨大了,只是趁她洗浴的功夫,就派人重新清扫了屋子还更换了物件……

而且。准备的还都是她喜欢的摆件……尤其是这天蚕丝制的枕头,怀柔能感受到手心的触感是多么的丝滑,不由得将扬起的手收了回来,随之收回来的还有那个为她准备的枕头,蚕丝虽易得,天蚕丝却不易得,尤其是在这荒山野岭……更何况这是他准备的。只为了她一人而准备的。

如果被宠是一种幸福,那么被君屏幽宠溺就是比天还大的幸福,然而就是这种霸道的温柔让怀柔一度的懊悔自己不该跳入那个男人腹黑的包围圈,从此被吃得死死的。

想到这里,怀柔的唇瓣紧紧抿起,蓦然惊觉,窗外那一丝异样忽然凭空消失了!再看向君屏幽,还是一贯而来的淡然,就好像没事人一样,默默佩服他的本事,能做到如此淡然之人,要么是不知,要么便是已知,而他明显是后者。

忽然,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怀柔忽然一惊,要知道,她的预感从来都不会凭空而现!想到这里,怀柔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忐忑欲追出门去。

君屏幽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在她脚刚要触及到门槛的瞬间,紧紧的拽住了她的手。

怀柔甩了好几次,都甩不开,最后只能无奈的转过头看向君屏幽,见他面色清清淡淡,眸光却早已染上一抹幽暗,见她看来,眸色愈发的坚定了几分。

怀柔眸光动了动,神色亦坚决。

君屏幽看着怀柔,忽然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用传音入念低而温和的道:“不过是一阵风罢了。”

如此温柔的声音,让怀柔不得不软了下来。

“无非是刮得猛了些而已!”君屏幽又道,低柔的声音有了丝丝的凉意。

怀柔闭了闭眼睛,心里冷笑一声,是啊,一阵风而已,刮得再大,只要屋里的人不出去,就吹不到,既然吹不到,那又有何惧?

就由他去吧……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