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30章 无理取闹

第一百三十章 无理取闹

思索间,远处传来一阵沉重的马蹄声,大约有好几十匹马,马蹄声踏踏作响,似乎赶得很急。马蹄声后是一队步兵。脚步声凌乱,呼吸急促。

怀柔抬眼望去,只见当先有两个身穿戎甲的男人并排走在前面,大约四十多岁。身材魁梧,一看便是久经沙场的干将了,左侧稍微严肃一些的男子穿着的是浅灰色的戎甲,为山岳关的副总兵,右侧的男子则看不清思绪,但眉头也紧锁着,穿着黑色的戎甲,是山岳关的总兵。两人虽然并排却并不相互搭话,甚至连看一眼都极为不屑,明显关系不好。

“吴广,易匡,拜见……拜见怀妃娘娘、幽亲王,卑职二人……来迟,还请娘娘和王爷恕罪!”那领头二人当先下马,瞟了竹屋一眼,当即确认了里面的人物,一齐下马请罪。

空气中弥漫着的腐尸血腥味儿显然对二人有着强烈的冲击,虽然久经沙场,但也从未见过有人将腐烂的尸体剖开的,并且还是位女子,这位女子还是……当今圣上的妃子……

君屏幽只是对外瞥了一眼,并不理会他们。其实不必猜也知道那二人是来一探究竟的,他看向怀柔平静的道:“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她想怎么做?怀柔心下一笑,她想怎么做,别人不知也就算了,他还会不知么?她想这个腹黑狂大约是在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毕竟这事儿是她挑起的,也就应该由她负责到底。

想到此,怀柔冷冷地对屋外的二人道:“吴广,易匡是吧?今日起一律革职待办,查清两名士兵溺水一案,不要想耍什么花招,本宫会派人监视你们,若是表现好。戴罪立功的那人升为总兵,若是表现不好,两人都被永远流放!”

“是!怀妃娘娘!”两人虽然各怀心事,但是在这件事上却难得的达到了统一的目标。到手的权利他们没理由不要,毕竟解决掉对方才是王道,话落便打算骑马而去。

君屏幽眸光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些被开膛破肚的死尸,又别有深意的看了怀柔一眼,对外面道:“等下!将这两具尸体带走!”

“是,幽亲王!”两人当即下马,来到屋内,不发一言的用席子卷起尸体离开。虽然恶心是恶心了些,不过两人都不敢有任何抱怨,相反极为难以置信的看了怀柔一眼。大约是觉得这女人不简单。

身后士兵立即上来帮忙,随后,兵马离开了竹屋。不似来时的统一,这一回分明的变成了两队人马,各自跟在自家将领身后。然后迈着统一的步伐离开。

待兵马离开好久,君屏幽才收回视线,抱起怀柔便飞离了竹屋,头也不回。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的升起,山涧溪流缓了下来,泉水沁凉。但却不冷,反而很舒爽,待怀柔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带到了山涧边上。刚想开口,身子忽然一轻,然后……整个人华丽的被扔到了水里。

“君屏幽。你做什么?”怀柔被水花四溅打得满脸是水,还莫名的呛了几口水,她恼怒地冲君屏幽喊了一声。

“看你连衣服都没带,就干脆连衣服一块儿洗了吧。”君屏幽平静的回道,词不达意。

“这不用你操心!”怀柔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没好气的愤道,下一秒,君屏幽也跳入了泉水中,一把将怀柔揽进了怀中,“怎么能不操心,你可是我未来的夫人。”

“鬼才要嫁给你!”怀柔挥手去推开君屏幽,手触到他温滑的肌肤一个激灵,立即缩了回来,脸腾地红了,又羞又恼,“你干嘛要解开腰带!”

“勒着难受。”君屏幽极为老实的道,目光定定的看着怀柔羞恼的脸,泉水中她容颜愈发的清丽脱俗,眉眼瑰丽如艳霞,他心神不自禁的一荡,随后**的道:“你要是觉得衣服穿着不舒服的话也可以脱了,大不了待会儿我帮你洗。”

怀柔心中暗骂这个人畜无害的“魂淡。”羞愤的瞪了他一眼,当即没好气的道:“用不着!”

君屏幽恍若未闻,伸手就去解她的罗裙环扣,惊得怀柔猛然往后一退。但是下一秒,君屏幽的吻便准确无误的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她的唇上,两人沉入了泉水中。

怀柔在水里干瞪眼,暗自懊恼自己又被骗了,心想这个腹黑狂分明是不会水的,怎么如今……但是无论怎么用力,却都推不开这个腹黑狂,不由放弃了挣扎,无论缠绵的气息多么温热,这个腹黑狂的吻从来都是温润如玉的,如雪莲般淡淡散开,清而不腻,雅而不浓。

怀柔心跳慢了半拍,神智刹那飘飞。

君屏幽察觉到怀柔的反应,这才满意的一笑,轻轻的将她揽起浮到了水面上,轻轻的含住了她的唇瓣逐渐加深了这个吻,本来扣住她的手腕轻轻的一紧,怀柔被深深的揉入了他的怀中,两人间再没有一丝缝隙。

与此同时,君屏幽的手臂忽然伸手在怀柔的腰间轻轻一扯,她的腰带被扯开,束着的衣裙敞开,他手指灵巧的一勾,里面丝裙的衣带也被扯开,露出绣着海棠花的肚兜,他动作微微停顿,终于抽回了手,松开了怀柔,蓦然背过身去。

怀柔就在这一瞬间飘飞的神智恢复,她猛然将衣服一收拢,羞恼到了极限,“君屏幽!你到底是想干嘛?”

君屏幽背过身后,神情有些恍惚,暗自懊恼自己差点儿又没把持住,随后眸光忽明忽灭,晦暗不明。

“说话啊?!”怀柔看着君屏幽背过身去的样子,不由再度恼火,本来好容易决定原谅他的,没想到他又……

“不想干嘛。”半晌,君屏幽才艰难的道。

他想干嘛,她还会不明白么?

“哼!最好是!不过看你刚才窝囊的样子,就算想干嘛也不行吧?”怀柔忍不住讽刺道。

君屏幽身子一震,面色表情忽明忽灭了片刻,忽然闭上眼睛,他就知道她会咬着他的缺点不放,不过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他从来就受不了血腥味。

怀柔等了半晌,没有等到君屏幽发怒,忽然觉得无趣,便也没有再刺激他,兀自洗了起来,趁他还没有背过身来,将身上的衣服也褪下,悄悄的搓洗了一下,重新浸在水中,舒服的浸了一会儿后,穿衣而起,蓦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随后又一把将君屏幽从水里拉了上来,愤道:“现在全身都湿答答的,你说怎么赔我?”

君屏幽沉默不作响,表情依然变化莫测。怀柔竟有些拿不准他在想什么,不由得慌了起来,良久才呢喃道:“好了,不嫌弃你就是了,说句话好不好?”

这个人闹起情绪来一贯都喜欢不说话,偏偏她还就怕他是沉默是金,若是这辈子变成哑巴了,她可不得无聊死了?

大约又过了一会儿,君屏幽才偏头去看怀柔,忽然挑眉:“你确定是我被嫌弃么?”蓦然,难以置信的冷笑了一声。

怀柔看着他的笑脸忽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抓住了君屏幽的衣领,没好气的道:“所以呢?你现在开始要嫌弃我了么?”

君屏幽本来要系好衣扣的手顿住,他看着怀柔继续挑眉,“不对,恰恰相反,我一点都不嫌弃,相反,还很高兴,因为从现在开始,天下再没有人敢娶你了,自然你的身价也掉的一文不值了。”

怀柔气愤的脸不自觉的一僵。

“怀柔,不要怪我没有劝阻过你。”君屏幽眉梢挑高。

怀柔本来怒气被打消了一些,还想同情君屏幽一下,毕竟他方才是真的吐得快虚脱了,没想到这个人腹黑到了一定境界,再虚弱也不会倒下,根本不值得同情!而且,腹黑得有些可怕,她忽然不敢再看君屏幽的黑幽幽的眸子,松了手,干咳了一声,低声道:“我身价掉了,你自然得陪着我一块儿掉,有什么可以得意的?”

君屏幽保持挑眉的神态,斜眼看着怀柔,“是么?天下人可不会这么想,他们只会觉得你愈发的配不上我。”

“哼!那正好,反正我早就想跟你摆脱关系了。”怀柔想起今日的事情就有些恼,她没好气的道:“你那么窝囊,我不嫌弃你已经不错了,你还敢嫌弃我?”

“话虽然如此说,试问天下间有哪个女子会持刀去剖尸的?”君屏幽松开手,衣领处的两个环扣也不系了,他懒洋洋的歪着头看着怀柔。

怀柔大怒,“你以为我愿意去解剖那两具恶心的尸体啊?还不是你……”你们这些人不知道解剖尸体验尸的方法……怀柔忽然住了嘴,多说无益,说多了他也听不懂。

“我以为你还有解剖男尸的癖好。”君屏幽懒洋洋的声音忽然有些玩味,“怀柔,我竟不知道你还有这本事,可以不动声色的就对男尸下手。”

怀柔唇瓣紧紧抿起,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冷然道:“你现在后悔娶我也还来得及,免得哪一日我气怒失去理智活剥了你!”

“你舍得吗?”君屏幽忽然笑了,笑容印染了朝霞,也染红了怀柔的脸,较之早先的苍白多了一分绯润。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