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41章 不觉苦涩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觉苦涩

“若是真能觉得苦就好了!”怀柔道,她明知道这药一定会很苦,可是直到喝完却一点儿也尝不出它的苦涩,无奈的摇了摇头,想扯开嘴角笑一笑,却笑不出来。

阴夜忽然一怔,看着怀柔。

怀柔不再说话,似乎又无意识的要睡去。

阴夜放下碗,回身看向床前,怀柔似乎睡得极不安稳,眉头紧蹙着,脸色晦暗,从面色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心中定然积压了无数的东西。一直被压制着,但似乎突然有了某个突破口,如今喷泄而出,后果自然是让她整个人的身体与精神都承受不住,如今只是发热还算好的,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她这般受折磨?

他的眸光忽然染上一抹心疼,缓缓走到床前,见怀柔放在被子外的手用力的蜷缩着,指甲已经嵌入了皮肉,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对她道:“睡吧!蠢女人,有我在这里陪着你,还怕什么呢?”

他的声音不高,微微的有些低沉,却又好似缓缓飘落的鹅毛大雪,轻盈的落在梅花枝头,带着一丝清冷的味道,但更多的是扑鼻的清爽,对于一个正在发烧的人来说,这种感觉最是舒爽不过了,刹那间,怀柔的心神微微的有了一丝荡漾。她的手指动了动,没有说话,眉心紧紧蹙着的晦暗却淡开了些。

阴夜坐在床边,将怀柔的另一只手也握住,将她蜷缩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他那微带些清凉的指腹轻轻抚着她手心被掐出的凹痕,一下,再一下,似乎下决定要抚平她心内的不安一样。

怀柔呼吸渐渐平稳,均匀,紧蹙的眉头终于散开,面色的晦暗也总算褪尽。

“再刚强坚韧也不过是个女人,蠢货。背负的越多身上就越重,这个道理你比我明白的多 ,干嘛还要一个人死扛着不肯说?现在好了吧……”阴夜似乎低低的一叹,声音几乎未闻。但静静的房间,他的叹息声无论多轻,却也分明。

似乎过了许久,宛若端着一碗淡粥又出现在房间,看到阴夜如此温柔的凝视着怀柔,不自觉的一惊,那种神色映在他的脸上,似乎也算是一种百年难遇的奇观了。

她的脚步不由得一顿,心中忽然升起一股退缩的念头。

阴夜发觉了宛若的脚步声,面色神情顿收。回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语气稍硬:“端来吧!”

“可是,娘娘睡熟了,要不然让她再睡一会儿,这粥……再去热热……”宛若小心的试探道。

“端过来!”阴夜好似没听到宛若的话。只是重复自己的话语。

宛若没法,只得听话的端着粥来到床前。就见阴夜松开了怀柔的手,无比自然的将她整个熟睡着的身子揽入自己的怀里,没有半丝的刻意,也没有半丝的紧张,就好像这么做根本就是最寻常不过的事儿,她忽然有些敬佩。他的过人之处不在于平日里多么的张扬,而是到了该收的时侯就收得一点儿不露。试问有多少人能做到他这般自然?

阴夜从宛若手里接过粥,另一只手环过怀柔的肩膀,小心翼翼的拿起汤匙,舀起一勺,放在怀柔唇边。对她道:“蠢女人,醒醒,喝了粥再睡,你会好得快一些!”

怀柔一动不动,似乎睡得极沉。

阴夜忽然加重了一分语气。厉声道:“喝粥!”

怀柔无奈,只得乖巧的张开了嘴,闭着的眼睛仍是张不开。

刚一张口,阴夜便往她嘴里送粥。

蓦地,怀柔忽然皱了皱眉,往后一退,“阴夜!你故意的是吧?烫死了。”

阴夜好似暗暗舒了一口气,笑道:“还知道烫呀,看来是没烧糊涂,不糊涂就好,我吹凉了再给你,乖乖的都吃完了,不然不让你睡觉!”

“我要吃冰淇淋!”怀柔闭着眼睛咕哝道。

“好了再吃!”阴夜一点也不给商量的境地。

怀柔忽然赌气的撇过头去,但是终究拗不过阴夜,只得乖乖的继续喝粥。

剩下宛若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这二人,脑中想着娘娘口中的冰淇淋是什么东西,好吃么?

喝完粥之后,怀柔忽然有了些力气,神智也分明了些,她扫了宛若一眼,又看向阴夜:“你们怎么来了?”

阴夜将怀柔放到**躺下,语气听不出情绪的道:“这个地方又不是什么禁地,也没听说只允许你一人来,不准别人来啊,我们想来就来了呗,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宛若正犯愁不知道要不要将先前的话重复一遍,正巧阴夜都替她说了,也就没再开口,无比乖觉的站在一边。

怀柔一时无语,想来就来了,果然符合他的性情,索性不是找自己算账来的……

“不是要睡觉么?怎么不睡了?”阴夜作势要起身给她盖被子。

“不想睡了,睡得太久了,头都发胀了,你们既然来了,就陪我一会儿吧,正好给我讲讲这几日天澈城里的事儿。”怀柔觉得生病的时候有人陪着真是挺好的,只是不知自己何时变得这样脆弱了,也许自己本来就是如此脆弱的人,只是这些年一个劲儿的将自己埋入工作中,所以没空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所以一贯的还以为自己很坚强,加上个本就倔强的性子,所以还真把自己当能人了。

直到来到这个世界,身边有了那么多爱自己的人也找到了自己爱的人,所以……心一下子就柔软了,也变得脆弱了。

如今一个噩梦就能让自己那么压抑,甚至到现在还缓不过来,就好像是之前绷紧的神经一旦出现了裂端就只会一个劲儿的断开,再也接不上,导致身体也突然承受不住的病倒了,而且还来势汹汹。

“好!”宛若赶紧应声,然后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在怀柔身边,说起讲故事她可是当仁不让的。小嘴憋闷了那么几天是该憋了不少事儿了。

阴夜一贯是爱搭不理的状态,既然有人要先讲便让她讲去吧,大不了待会儿补充修正一下,他才懒得费那口舌。

宛若说讲就讲,还讲得有模有样的,虽然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声情并茂,但也差不了多少了,怀柔只是静静的躺着听着,便好似也能感受到事情发生时的气氛,听到有趣时还忍不住轻笑几声。

每到这一会儿,阴夜便会没好气的破坏一下气氛,将宛若说错的地方修正过来,但是说着说着也就融进了这荒诞的气氛中去了,小屋瞬时热闹了不少。

过了片刻,外面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落下,砸在窗台上,砸在屋前的青石砖上,砸在了房顶上,发出极其清脆的响声,凌乱错落。

不多时,大雨细密起来,转眼间,倾盆大雨落下。噼里啪啦的声音变成哗哗声。像是有人站在云上往下泼水一般,又像是天河被人偷开了闸口,发了大水,这水从天上发到了人间。

怀柔看向窗外,神色有些愕然。

“娘娘,您在听吗?”宛若看着发愣的怀柔,不由开口问道。

“喂,蠢女人,看什么呢?”阴夜忽然也注意到了怀柔的异常,顺着她的视线向窗外探去。

就在这时,昏暗的房中忽然划开一大片闪光,紧接着是轰隆隆的一个大雷,就像是直接就打在了头顶上,连房子似乎都颤了颤。

怀柔皱了皱眉,身子往被子里面缩了缩。

“蠢女人,你怕大雷?”阴夜敏感的察觉到怀柔细微的颤栗。

怀柔对他摇摇头,“小时候很怕,后来就不怕了。如今这样的大雷让我想起了过去一些可怕的事情,所以……不由自主的就……”

阴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追问。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看着外面,宛若静静的待在一边,感觉自己融不进去,干脆就不再开口打扰。外面似乎水天连接成一线,天上地下全部都笼罩在瓢泼大雨中,这个世界在雨中是静止的。

许久,怀柔道:“北疆连续干旱了许多年,如今这一场大雨算是派上用场了,可惜这雨太大了,不知道会不会适得其反,让农田房舍因此遭殃。那些贫苦的百姓住的帐篷恐怕更加不堪,但愿这雨还是快些停吧!”

怀柔话落,阴夜并不说话,他虽嘴上没说,但心里却和她想的一样,眉眼间不自觉的流露出忧色。

“怀柔!你怜悯天下百姓,心底善良,为何就不怜悯一下我?”一个低浅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紧接着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露出一身暗紫色的身影。

屋内的人统统一惊,目光齐齐看向门口。

只见君屏幽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浅紫色的锦袍已经被大雨浸透变成了深紫色,浑身上下都是水渍,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水滴顺着他白皙的脸颊淌下,落到如玉的颈间,然后滑落,水渍落到地上砸出片片的水花,也惊起了怀柔心中的涟漪。

他推开门后就那么懒懒散散的倚在门框上,似乎根本就不顾及外面的大雨和浑身湿透的没有一处干松地方的身子,一双温润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怀柔,情绪莫可名状。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