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40章 迷雾之中

第一百四十章 迷雾之中

“君屏幽!”怀柔吐出两个字,声音干涩。

“你确定?”君屏幽依然盯着她的眼睛。

“确定!”怀柔点头。

“那还赶不赶我走了?”君屏幽又问。

“不赶了。”怀柔忽然摇头。

君屏幽似乎看到了那云雾在她眼中一寸寸的褪去,起初是一小片的晴朗,他在那一小片的清明中看到了自己的双眸,渐渐的那一小片的清明开始扩大,直到云雾褪尽,最后变成了他整张容颜,他整张脸倒映在她的双眸中,如此清晰。

他扣在她肩上的手又猛地扣紧,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上穷碧落下黄泉!”

怀柔怔怔的看着他。

“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不管你是不是怀柔,不管你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在,我在,你走,我跟,除非你不喜欢我了,否则,我就像阴魂一样跟着你!哪怕天翻地覆,哪怕世界毁灭!所以,你休想从身边将我赶走!这辈子别想,下辈子更别想!”君屏幽忽然道。

怀柔身子一颤。

君屏幽忽然放开她,站直身子,理了理微微褶皱的袍子,不再看她一眼,抬步出了竹屋,步履一如既往的轻缓优雅,背影一贯以来的云端高阳,芝兰玉树。

怀柔身子轻轻馋了起来,连指尖和每一根汗毛似乎都带有浓浓的颤栗,许久,她才喃喃自语道:“上穷碧落下黄泉……”

后面一句是什么呢?

生死…相依么?

君屏幽这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她,生死相依,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开她,即便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即便她自己都对这样的自己没信心,决定自我放弃的时候,他依然不放开她……

她忽然又闭上眼睛,本来无力,无奈。绝望,颓败的感觉……似乎好了那么一点儿。

屋中静静,窗外有风吹来,开着的窗子吹进了一丝野菊花的气息。珠帘飘荡。互相碰撞,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她松松散散的发髻被风吹开,青丝飞扬,遮住了她的脸颊,投上了一抹又一抹的光影。

簪子顺着发丝滑落在枕边,她的心忽然平静了下来。

这时有脚步声轻轻走进院中,脚步声极为熟悉,不多时便来到了门口,来人似乎透过珠帘向里面看了一眼。才轻悄悄的走了近来,来到怀柔身边停住脚步,轻声试探的开口,“娘娘?”

“嗯!”怀柔应了一声。

“宫里公主殡天这么大的事儿,您……您确定不回去看看么?奴婢这些日子在宫里待着闷着都快憋出病来了。”宛若低声不情不愿的道。虽然是试探,但却是埋怨的语气。

“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你若是实在呆不下去了,就留在我身边吧。”怀柔闭着眼睛不睁开,懒洋洋的回道,不知为何,总是觉得很困。虽然被噩梦惊醒,可是眼皮却总是抬不起来。

“是!”宛若像是得了解放令似得开心的应了一声,但很快垂下头“不行啊,娘娘,您不在的那几日,皇上虽然没怎么来找您。但是夜亲王却是日日在宫门口驻留,一开始,奴婢还有信心打发他,可是时间久了,到底是慌了他了。生怕被他看出些破绽,连门都不敢开了。”

怀柔闻言却不再说话,他是何人?也许早就在第一次来时就发现了破绽,只是没有点破罢了。既然都已经被发现了,也就没有再演下去的必要了,这宫里迟早是要乱的。

“娘娘,您是不是累了?赶紧歇着吧,如今外面的天阴了,聚了云层,奴婢觉得不久后应该有雨,反正这样的日子也做不了什么,您就安心睡吧!”宛若话落便要离开,但见怀柔脸色不大好,而且她的唇瓣微微红肿,衣衫有些凌乱,整个人说不出的孱弱,像是被摧残过后的嫩花儿。她本就聪明,加之方才进屋前碰巧撞上幽亲王拂袖而去的那一幕,自然有所猜到她没来前屋里发生了什么,但也不询问,只是体贴的关切道。

“有一点。”怀柔点点头,闭上眼睛,疲惫地道:“睡一觉就好了!”

“要不奴婢还是留下陪您吧,宫里如今缺了您少了您都一样的乱,皇上顾不上您,太后也忙着张罗公主的后事,夜亲王虽然日日来,但也并不进屋,只是在宫门对望……”宛若见怀柔的模样并不放心,站在床前不动,担忧的看着她。从来到娘娘身边这些长时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副模样,看了真让人心疼。

“不用了,我没事儿,躺一会儿就好了!你若是决定留下的话,就先去暗中观察一下山岳关的形势吧,这几日太过太平了,我…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怀柔摆摆手。

宛若见怀柔坚持,也不忤逆她,郑重的点点头,给她掖了掖被角转身向门外走去,来到门口时,忽然注意到窗子没关,回来关上窗子,这才走了出去,随着她走出,房门被从外面关上,隔绝了外面飘进来些许的凉意。

屋中再次恢复了平静,怀柔的脑中却不平静。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心很平静,大脑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她想着人的大脑和心可以分开么?脑中所想的难道不是心中所想?亦或者说心中所想并不是大脑所想?那些本来早已经遗忘的记忆一波一波的传来。

自从做了那个噩梦开始,脑海里就一直都是挥之不去的梦境,有好的,有坏的,说不清哪里不对劲儿,但总好像是在预示着什么,最最让她在意的是冷漓泫的那句话,没有尝过绝望的滋味,如何会懂什么叫作真正的生不如死?

她真的不知道仇恨能让一个人变得如此的疯狂,但是,哥哥的一夜白头却让她清醒,复仇果真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这么些年,她一直在抵制心头那股日益增长的负能量,殊不知哥哥是怎么压抑的,或许,他的仇恨已经蔓延进了内心,甚至在心里滋生多年也说不定。

不知何时,大脑已经陷入一团混乱。她似乎迷迷糊糊的睡去,又似乎从没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似乎听到身边有人说话,有人焦急的对她轻喊,也有人推她,她身子乏得厉害,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睁开眼睛。只见宛若和蓝卿站在床前,皆是一脸的愁容。

“娘娘,您可算是醒了?怎么烧的这样厉害?”宛若见怀柔醒来,焦急的道。

“娘娘,奴婢替您把了脉,您的确是在发烧,可是却不是普通的染了风寒所致,所以一时也不知如何开方子,王爷也不在,真是急坏奴婢了,不行,奴婢还是再去寻寻王爷吧。”蓝卿也连忙道。

怀柔睁开眼睛看了一会儿,眼皮便酸的厉害,她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蓝卿见怀柔点头,让宛若照拂着点怀柔,自己急匆匆的便跑出去了。

怀柔想着她多久没发烧了?怎么就突然发热了呢?可是她只感觉太乏,想睡,却又睡不太着,就是脑袋有些发沉,也没感觉身上有多热,或者是有多冷。

不知过了多久,屋中又有人说话,有人过来给她把脉,她感觉一双微微带着凉意的手放在了她手腕处,这手的感觉有些熟悉,她感觉自己被那凉意激得似乎哆嗦了一下,不多时那手拿开,她又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似乎有人将她扶起,伸手拍她,动作一点都不温柔,身上的气息却是那么的熟悉,凉飕飕的,让她混沌的大脑有些许的清醒,她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人五官有些模糊,她轻声试探:“阴夜?”

“嗯!”阴夜没好气的应了一声,“你这蠢女人就是喜欢受虐是吧?才来了几日啊?就这么不小心染了山寒?真应该让你被阎王爷招了去,不过,想想让你喝药比死更难受,所以就连着开了好几个方子,快点喝!不喝看我怎么收拾你!”

“哦……”怀柔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费力的睁开眼睛,想着要看清阴夜的模样,可是眼前却好似蒙了一层昏暗的迷雾,不得不放弃去看,不过这小阎王……终究还是来了啊。

阴夜话落就从宛若手里接过药碗,放在怀柔唇边,厉声道:“张嘴!”

怀柔难得配合的张开了嘴。

换做平时,真的是作死也不会喝的,可是如今却好似闻不到药的苦味,她索性就将它当成是一碗白开水。

阴夜嘴巴虽不饶人,可是心却是软的,缓缓的控制着力道,将碗中的良药轻轻的倒入怀柔的口中,怀柔喝得极慢,他也难得的很有耐心,直到一碗药喝完,他才将空碗递给宛若,然后拿出绢帕替她擦拭嘴角。见她这般服帖,不由心情很好,又端来一碗开水,语气稍好:“来,和和嘴。”

“不用了,”怀柔摇摇头,说话都没力气,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蔫了的气球,软绵绵的。

“不觉得苦?”阴夜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