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152 别忘了订阅哦

天生弃妃难自弃 152.别忘了订阅哦 四库书

“娘娘先沐浴吧,王爷吩咐厨房准备您喜欢吃的晚膳,属下去看看准备好了没有。”话落,蓝卿便拉着绿影消失在了房间。

怀柔看着两人离去,珠帘荡了荡又回归平静,她也收回视线,起身站了起来,走到屏风后,将自己埋入了水中,一边担忧着君屏幽会不会去找冷漓泫,两人会不会继续未完的战争?

蓦地,她忽然对窗外轻声道:?“夜莺何在?”

“属下在!”一位年轻女子当即回复道,尽管只有在暗夜中她才能现身,但是不代表白天她就不会与主子如影随形。

这些年,夜阁的人都不轻易出现在主子面前,除非怀柔亲自传召。

“进来吧!”怀柔在屏风后出声。

一阵风过,窗子微微动了动,随后如风一般飘进一个身影,快如闪电,连埋伏在府邸周围的隐卫都没有发现。

那个身影便是夜莺,夜阁中人,阴夜的得力助手,更是怀柔的得意干将。

她身姿卓越,径直来到屏风后,对怀柔先是恭敬一礼,随后道:“主子不必问,属下也知道您在想什么,幽亲王的确去找冷漓泫了,不过并没有动手,两人像是在谈某个交易。”

“什么交易?”怀柔一怔,随后诧异道。

“冷漓泫似乎想拿江山换您。”夜莺低低回应。

“什么?”怀柔想喊出声,可是又怕守门之人听到,只得生生压低了嗓子。

如果说拿她换江山,怀柔还可以理解,可那人为何反着来,要拿江山换她?难不成真的是脑子进水了么?

“主子先好生歇着。属下再去探探情报!”话落,夜莺见怀柔点头,便退了下去。

房中忽然静了下来,水中浓郁着馥郁的花瓣香,怀柔低头看着花瓣,是新鲜的兰花。兰花是君子之花。她伸手掬起一片花瓣看了看,又放入水中,看着因为她的动作,花瓣在水中漂浮画着圆圈,荡起一圈圈的涟漪,片刻后,水静止,花瓣也静止不动。她起身站了起来,拿起干净的衣服披在身上。赤着脚走出了屏风。

似乎听到了她走出的动静,蓝卿才端着饭菜走了进来,顺便给屋中掌灯。

“你家王爷用过晚膳了吗?”怀柔坐在椅子上问。柳忆夜惜晨

“王爷从山岳关出来之后这几日都和官员在府衙用膳。”蓝卿道。

怀柔点了点头,蓝卿退了下去,她拿起筷子,慢慢品着桌上的饭菜,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云白色的锦绸如蒙上了一层光晕。

将桌子上的饭菜吃下大半。直到吃不下了,才放下筷子。懒洋洋的窝在椅子上。

“娘娘,世子说还要晚些才能回来,府衙里面的事情太多,您用过膳之后就先睡吧!”蓝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怀柔看向外面,只见外面的天色彻底黑了,她蹙眉。“他说晚些是什么时候?”

“王爷没说!”蓝卿摇头。

怀柔忽然起身站了起来,对蓝卿道:“你带我去府衙!”

“娘娘,您要去府衙?”蓝卿似乎一惊,连忙道:“您日夜赶路定然是累了,王爷让您休息。王爷这些日子都是这样,事情太多,所以才”

怀柔来到门口,对蓝卿道:“我不累,你带我去!”

“这”蓝卿犹豫。

怀柔笑道:“他不回来我也睡不着,与其在这里干等着不如去看看他,或许还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

蓝卿见怀柔坚持,点点图,连忙去了不远处的房间里拿出一个灯笼,在前面带路。怀柔跟在她身后,向外走去。

出了院落,怀柔才看到街道上都被挖了水沟,水沟里还有未排尽的水,借着蓝卿打的灯笼看去,只见每一条街都有倒塌的房舍,有人在房舍前忙活着重建。显然洛河县这一场大雨受灾比所有的地方都重,她看着那些倒塌的房舍问,“死了很多人吗?”

蓝卿闻言摇了摇头,语气有些叹服的道:“本来可能会死很多人,但下雨之前,冷将军正好经过洛河县,他预先通知这里的人做了迁移和排水工作,所以几乎没死人。”

怀柔的脚步猛地顿住,“什么?”

“娘娘或许不信,但冷将军的确这么做了,我和王爷刚到的时候也很震惊,这里虽然受灾严重但居然没有人伤亡。一问才知道是冷将军所为”蓝卿又道。帝台娇·王的宠妃

怀柔忽然抿起了唇,表情复杂的道:“的确该震惊!”

洛河县大约上万人口,如此大的雨,房屋倒塌,山石滑坡,能提前预知让所有人迁移不受其害,几乎无人伤亡,不震惊才有鬼!

“更为难得的是冷将军才刚进城就能让当地的百姓在那么短的时间信任他,且无条件的做起了迁移。如今洛河县的百姓对他都甚为感恩,还传言要给他建立一座寺庙,享受香火供奉,说他是菩萨转世,能未卜先知。但都被他婉拒了,当时他做好这一切就走了,根本拦都拦不住。”蓝卿又道,语气里均是赞叹?,蓦地又无奈一叹,“如今冷将军不知因何事又回来了,还与娘娘您一起回来,王爷见了大约是误会了。那一掌幸好没有被当地的百姓看到,否则大家就该怪王爷了。”

怀柔嘴角忽然淡淡勾勒起一抹笑意,“你家王爷还是那么喜欢吃醋,也不怕酸掉了牙!”

蓝卿闻言也随着“扑哧”一声笑了,回头看着怀柔道:“这话您真该当着王爷的面说,否则他还完全不自知自己这毛病呢!”

怀柔唇瓣的笑意忽然顿收。

蓝卿没察觉到怀柔的笑容变化,回过身继续道:“不过,王爷最近忙得连吃饭都顾不上,大约是没空听您说这些闲话了。”

怀柔沉默不语。

蓝卿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多了,而且说的人还是自家主子,若是被王爷知道自己在怀柔面前一直说他的坏话,大约就该罚自己了。想罢,她连忙适时的闭上了嘴巴。

两人一前一后向前走去。

“娘娘,前面就是府衙了!”走了一段路,蓝卿回头看了怀柔一眼,伸手指道。

怀柔顺着蓝卿指的方向向前看去,只见前面不远处是一座高门大院,门楼比一般人家要高,门前是两座石狮子,门匾上写着“洛河县府衙”几个大字,府衙内灯火通明。她点点头,“走吧,看看你家王爷在忙什么!”

“许是在忙房舍重建,道路修葺一事,王爷这些日子一直都困扰着这些事。”蓝卿回道。

怀柔蹙了蹙眉,“事情也不是一日半日就能干完的!他还真的把自己当神仙了,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是啊,娘娘,您一会儿进去就好好说几句王爷,然后让他回去休息吧,他只听您一个人的话,我和绿影的话根本没有效用。”蓝卿道,“属下就不明白了,王爷明明日日想您,夜夜想您,恨不得您就在身边,可是如今真的把您给盼来了,他却依然埋头忙这忙那,事事亲力亲为,都不带让旁人插手的。真不知王爷在想什么!”一秒如烟

怀柔脚步顿了顿。别人不了解君屏幽,她还不了解吗?

这个男人啊,在他的眼里,天下百姓虽重,但重不过她,如今她刚刚来到,他却来了府衙,有些事情她想不明白都不行,她点点头,“我,我将他拉回去!”

蓝卿不再说话,也觉得王爷从来了洛河县之后有什么不对,但王爷神色正常,又看不出哪里不对,她实在想不透!

来到府衙,守在府衙外的士兵都认识蓝卿,见她带着怀柔走进来,虽然疑惑,但无人敢拦,任二人走了进去。

府衙的大堂内外都灯火明亮。

怀柔刚一进入,便能清晰的看到府衙大堂内或坐立的大约十几个身穿官府的人,其中一身浅紫色锦袍的人站在中间,周围人都与他保持三尺的距离,他低头在说着什么,如玉的手指着桌案,桌案上放着一副洛河县的地形手绘图,那十几个官员打扮的人在认真的听着。人人面色疲惫,但个个都表现出了十分的恭敬与谨慎,半丝杂音也不敢发出。

怀柔的脚步很轻,那十几个官员模样的人没能发现府衙来了外人,君屏幽原本低着的头却忽然抬起,向门口的方向望去,眸光在一瞬间破碎出一抹幽深。

众人一直看着君屏幽,此时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门口,当见到怀柔,眼中都现出惊讶与痴然,似乎不知道何时府衙竟飘落了一位脱尘的仙子。

怀柔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将身子懒洋洋的倚在门口,对君屏幽浅浅一笑,并没有说话,或许她还有疑问,但现在不是时候问。

“你怎么来了这里?”君屏幽并没有走过来,面色也没有变,只是对着门口的方向道。

“过来看看。”怀柔依然是一副笑脸,她尽量表现的不突兀,但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刻意迎上的笑脸更为尴尬。只得补充一句:“你们继续,不必理会我!”

君屏幽看了她一眼,眸光又向四周扫了一眼,众人立即惊醒,齐齐撤回目光,他伸手揉揉额头,继续看向桌案,浅浅的声音继续道:“我们继续!”

众人随后点了点头,连忙收回了视线,将所有的疑惑猜疑等情绪埋入心底,恭敬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