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153 订阅啊

153;订阅啊订阅

君屏幽一边伸手指着桌案上的那一副洛河县的地势图,一边继续安排,和早先怀柔没出现的时候一样。

哪一处如何排水,哪一处如何建堤坝,哪一处如何修葺,哪一处安排多少人手,通过他浅淡的声音,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没有任何不恰当之处。

众人不用插话,只需要倾听和执行就可以。

怀柔看着君屏幽,目光定在他脸上,从她这个角度看他是侧着身而立,温润如玉,雅致卓然。她忽然想起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那时候的他不羁到狂妄,现在的他却自信到傲视群雄。无论如何,这个人都不可能被尘世埋没,永远都属于云端的那一抹高阳。

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话。

果然这个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有一种天生的尊贵和优雅。

这一份优雅,让她每次见到他都会情不自禁的心动,尤其是此时,他面前虽然是小小的洛河县地图,她却仿佛看到了他在指点江山时的模样。

这种感觉让她心思微微一动。

也许怀柔的目光太过痴然,君屏幽再一次抬头向她看来。

怀柔的脸色有些红,长长的睫毛垂落,遮住眼帘。

君屏幽忽然低低的笑了声,笑声在寂静中尤为悦耳,他看着怀柔,笑意暖暖,语气温柔,“怀柔,你盯着我看了半晌,说说,你从我脸上看出什么来了?”

众人闻言齐齐惊异的看向怀柔,方才得知她的名字,果真人如其名,那么的清丽脱俗。温软娇美。

若是幽亲王不说,他们还以为这是天上落凡的仙子呢。

“你脸上长了一朵大桃花!”怀柔被众人看得不好意思,红着脸嗔了君屏幽一眼。这个人说这种话,明摆着是在变相的向这些人指控她垂涎。不对,是倾慕于他!

“是吗?我怎么看你的脸上才像是长了一朵大桃花?”君屏幽看着怀柔云霞似得脸,笑着挑了挑眉,仿佛浑然不觉周身十几名官员的在场。这样的话语要多随意就有所随意的从他的薄唇中喷洒而出。

怀柔瞥过脸,语气有些羞愤,“我不认识你!”

“我认识你就够了!”君屏幽又低笑了一声,本来指着桌案上洛河县地图的手拿开,对众人道:“今日的安排就布置到这里吧。大家都听明白了么?”

“回幽亲王,都听明白了!”众人赶忙回神,想着幽亲王来了这几日他们都不曾见到他一个笑脸的,都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模样,虽然看着好亲近,但是很是疏离,以为他不会笑,原来也有这样的一面。

“既然都听明白了,就这样执行吧!尽量做得好一些。”君屏幽拂了拂本就一尘不染的衣袖,抬步向怀柔走去。

众人赶忙给他让出一条路。

君屏幽来到怀柔面前。伸手拉住她的手,举步便向外走去。怀柔的眸光扫了众人一眼,脸瞬间烧的愈发通红。只得低下头任君屏幽拉着往外面亦步亦趋的走去。

来到院中,君屏幽偏头笑看了怀柔一眼,见她脸色依然绯红,不由揶揄道:“我竟然不知道这个季节还有桃花盛开。”

“那是你孤陋寡闻!”怀柔瞪了他一眼,“都有秋海棠了,为什么不能有夏桃花?”

“呵……也对!”君屏幽闷笑着点了点头,笑道,不觉间笑声已经蔓延到了胸口,尽管强忍着。但是,怀柔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

自然狠狠的忿了他一眼。随后抬眼望向天际,天空依然黑幕连绵。但是无碍于她倾诉心里的话。

半晌,只听她含糊不清的声音飘向遥远的天边。

“嗯?”君屏幽挑眉。

良久,怀柔收回视线,忽然侧过身抱住君屏幽,有些孩子气的道:“还以为你又孩子气的跑去找人打架了呢,差点就被你吓死了。还好,你没有,啊,君屏幽终于长大了!”

君屏幽嘴角扯了扯,看着她扬起的脸笑着挑眉道:“你这是在夸我?”

“是!”怀柔点头。

“那我就当好话听了吧!”君屏幽也不推开怀柔,继续向前走路,两个人像是拧成了一根绳,虽然行路艰难,但是无比和谐。

“什么叫做当好话?本来就是好话。”怀柔有些不满,将另一只手插进他的怀里。

“做什么?现在就要对我非礼么?”君屏幽忽然伸手抓住怀柔的手,笑着提醒道:“还没出府衙呢!”

“到底是谁非礼谁?”怀柔翻了个白眼,想把手撤回来,可是却像被玻璃胶粘住了,怎么都抽不回来。

君屏幽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不再说话,将怀柔欲撤出来的手紧紧握住,两只手一大一小,五指相缠。

蓝卿打着灯笼走在前面,却始终融不进他们的气氛,自然的,她尽量离得远了些,为了不打扰到王爷和娘娘,一边拘谨的走着,生怕照不到她们的前路。心里却是开心的,想着果然还是怀柔有办法,来了府衙什么话也没说,王爷就乖乖的跟着回来了。真是打击他这个天天在王爷身边提醒他该休息的人。

“洛河县的整顿修葺要多少日能做好?”怀柔见夜间还有人在日夜赶工作活,亲声询问。

“最快也要半个月吧。”君屏幽道。

“这么说,你还要在这里待上半个月?”怀柔挑眉。

“应该是的!”别的地方恰当的排水安抚流民就可以了,这里虽然没有多少人员伤亡,但是房屋损害严重,几乎都整片整片的倾塌,算是严峻了。我不处理好估计也走不了。”君屏幽道。

“也好,这里山清水秀,环境极好,远离了京城的喧嚣,落得清静,我也陪你在这里待上半个月。”怀柔想想这么严重。君屏幽一时半会儿的确走不开,笑道。

“嗯!”君屏幽笑着点了点头。

怀柔不再说话,二人回到了君屏幽落榻的院落。

进了房间。怀柔见君屏幽进了屏风后沐浴更衣,她便懒洋洋的窝在软塌上。听着屏风后不时传出的水声,心有些隐隐的跳动。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静谧。

不多时,君屏幽从屏风后出来,怀柔睁开眼睛。见他脱下了浅紫色的锦袍。脖颈处两颗环扣未系,她眸光眨了眨,伸手对君屏幽指控,“你又在惹桃花!”

君屏幽脚步一顿。对怀柔挑了挑眉,“惹桃花?”

“对,惹了!”怀柔肯定的道,这副美人出浴的样子,不是惹桃花是什么?

君屏幽抬步走到怀柔面前,低头看着窝在软塌上的她,见她面色绯红,一双眸子清亮的盯着他没系上的那两颗环扣,他眸光闪了闪,忽然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向大床走去。

怀柔心砰砰的跳了又跳。

君屏幽见她放在**,栖身覆在她的身上,低头看着她。怀柔也看着他,双双凝视了片刻,君屏幽忽然翻下身躺在了她身边,手臂轻轻一揽,将她抱在了怀里,轻叹道:“今日总算是可以睡个好觉了。”

怀柔侧过身,见他闭上了眼睛,低声问:“你不是不用睡觉的神人么?”

君屏幽闻言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我的确是不必睡觉。可是你不行。”

“你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怀柔忽然红着脸反驳道。

“我可不想到时候再摊上一个病人。本来就忙不过来了,还得照顾你。再被你染了就更麻烦了。”君屏幽假装嫌弃的道。

怀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将身子调整为一个舒服的自是,依偎在君屏幽怀里,闻着他身上淡雅的香气,嘟哝道:“送上门的都不要,看你什么时候后悔,到时候可别憋坏了……”

君屏幽闻言脸色瞬间变了一变,有些黑,有些磨牙的道:“睡你的觉,不要瞎操心,怎么着也要等你再胖一些,瘦巴巴的,任谁看了都不会有食欲!”

“君屏幽,你……你个坏蛋!”怀柔不禁愤然道。

君屏幽见成功的扳回了一局,笑着拍拍她,语气轻柔,“乖,睡吧!太累了!

“哼!”尽管还是有些气愤,不过在这样温柔的语气下,怀柔也不好发作,只得忍着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互相依偎着,都不再说话。

怀柔实在是太累了,很快均匀的呼吸声便传出,安心的依偎在君屏幽的怀里睡去。

君屏幽反而挣开了眼睛,偏头看向怀里可爱的人儿,一顺不顺,眸中有怜,有爱,有柔,有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缓缓显现。

许久,他揽着她的腰的手紧了紧,声音低低的道:“怀柔,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药,让我这般痴迷于你……”

可惜,他的声音太低,几乎吐出唇瓣便消失于无形。

怀柔一动不动,睡得纯熟。

君屏幽缓缓松了手,闭上了眼睛,唇瓣似乎若有若无的流露出一丝涩然。他的涩然刚溢出唇瓣,怀柔忽然往他怀里蹭了蹭,手臂毫不留情的环住他的腰,用那种无限依赖的姿势,口中嘟哝了一句什么,君屏幽一怔,低头去细听,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声,但那句话在如此静寂的空气中还是让他听得分明,他听见她说,“屏幽,江山太重,一个人背是不是太重了,我陪你一起背……”

他唇瓣的涩然忽然间褪去,露出温柔的笑意,又轻轻拍了拍她柔软的身子,温声道:“真是傻透了,你比江山重多了,我连你都背的动,还怕我背不动江山么?”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