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终于要完结了

终于要完结了

怀柔好似才发现先皇的英明,不由两眼放光,扯掉帕子看向君屏幽,“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是那个老女人了,只是一直没揭穿她么?”

“嗯!”君屏幽简单的点了点头。

“你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怀柔瞪了他一眼,这个人从来都这么云淡风轻,不知轻重,但却又不能说他的不是。

“真是什么?”君屏幽慢悠悠的问道。

怀柔顿时无语,提醒道:“真是,不是人!”

“我不是人,那你是什么呢?”君屏幽瞥了怀柔一眼。

怀柔彻底被打败,撇开眼睛不看他,生怕看一眼就忍不住去扯了他这张让她赏心悦目的脸,君屏幽,你还能再眼高于顶些么?

君屏幽如玉的手掩唇轻咳了一声,咳声似乎都带着一丝笑意。

二人一路再无话,回到了城门。

君冥皓大丧出殡期间,全城紧闭,禁止行人出入,京城百里之内全部被控制封锁。城门的士兵见到君屏幽和怀柔居然先回来,伸长了脖子往二人身后看了看,再无别人,连忙打开城门,让二人进入。

城内极为安静,街道上马车行人都极为稀少。

怀柔偏头看着君屏幽,“去你的幽亲王府,你给我做荷叶包鱼。”

“好!”君屏幽点头,二人向王府走去,路过醉香楼,二楼的房间忽然从里面打开,一人探出身子,熟悉的声音响起,“幽亲王,怀妃娘娘,好久不见!”

怀柔抬头。看见二楼临床处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正是文清,她看着文清。蓦然一怔,但并没有露出过多的震惊。数日不见,从他坠崖那日起再无消息,她几乎就忘了这个人,如今他居然回京了,似乎还清瘦了些,眉目还是一如既往,但却多了一份阴邪,她沉默不语。

君屏幽缓缓抬头。见是文清,淡淡一笑,“文公子回来的正是时候,既然来了,为何没参加皇上的殡仪?”

“本公子想着大约去了也不合适,便干脆留在这儿歇息坐等你们的车马回来。不想还真的等来了,真是意外啊。”文清邪魅道,语气还是一贯的阴阳怪气。

“倒也没什么意外的,今日寝陵的钟被人有意绞断,险些将怀柔砸在神钟底下。她受了大惊,我们便先回来了。”君屏幽淡淡道:“倒是文公子失踪了这么些日子可让丞相好找啊,如今回来了为何不去府中报平安呢?”

“正巧要去就碰上你们了。灵钟被绞断?难道有人想害怀妃娘娘?”文清挑眉。“什么人?”

“这就不得而知了!冷将军会查的。”君屏幽伸手拉着怀柔抬步向前走去,“文公子也请赶快回府报平安去吧,我们先走一步!”

“好说!恭送幽亲王,恭送怀妃娘娘!”文清倒也不阻拦,拱了拱手。

怀柔想着这个恶心的人怎么还没被摔死,失踪了这些日子倒是长了不少本事,几乎很难掌控到他的呼吸,大约是有人教会了一些邪门功夫,使得他的气息如此涣散。

文清看着君屏幽和怀柔的身影走远。手轻轻敲着窗框沉思。

回到幽亲王府,君屏幽和怀柔并没有就寝。而是燃着灯火不约而同的失眠。

白天的三摔灵撵到灵钟被毁,再到回府途中碰到文清。再到宫内传来冷贵妃顺利产下皇子的消息,一天之中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谁能料得,即使能料得恐怕也该受不住这惊吓了。

怀柔身为妃子,本该留在宫中,但是此刻她也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冷贵妃的孩子从何而来她无从得知,但她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孩子绝不可能是君冥皓的,而且,君冥皓才死,她就顺利诞下龙嗣,这是多么巧合的事情啊?

夜半时分,陆公公来到幽亲王府请怀柔进宫,言,“新帝诞生,後宫献礼。”

怀柔冷声回复:“告诉他,今晚最好别来烦我,否则这场闹剧该散场了!天亮之前必有人自食恶果!”

宛若将怀柔的原话原封不动的传给了陆公公。

陆公公随后脸色一变,快马加鞭回了宫,将怀柔的话传给了太后和君清夜。

之后,宫中再未传出小消息,但这都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天快亮时,君屏幽站起身,看向怀柔。

怀柔对他摆摆手,“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钦天监估计正在选时辰,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摆出什么花样来?”

君屏幽随即点点头,再次坐下。

大约一盘棋的时间,宫内传来消息,新帝降临。

怀柔眉毛挑了挑,看向君屏幽,学着他的口气淡然道:“走,我们去看好戏?”

君屏幽也随着她的样子挑了挑眉,随后两人一起起身向宫内行去。

天子降临,皇宫各处都得到消息,燃起了灯火,纷纷起床出门去献礼。

君屏幽和怀柔的马车还没到,冷贵妃的宫殿门口已经跪了黑压压一片人。

这是怀柔第一次震撼这帮人的跪功,分明跪了一天了,难得还能这么有精神的跪着,她眸光扫了一眼,便转回头,看向寝殿的方向,冷笑道:“冷妹妹如今可是第几胎呀?”

“大约是第二胎吧。”君屏幽温声道。

底下人闻言瞬间怔了怔,但都没敢议论。

大约一个时辰后,献礼开始,陆公公扬声高喊:“皇恩庇佑,新帝降临!”

“天澈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跪在宫门口的众人哆嗦着喊出声,在黎明,声势甚是浩大。

君屏幽和怀柔站在门口,并没有出声。殿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太后当先说了一句,“怀柔,你这是何意?”

怀柔挑了挑眉,目光沉静的看着太后。声音不高不低,没有起伏。“难道你不知道么?”

太后的脸色不好,明显这两日都没睡好。一脸阴郁,“知道什么?我只知道这是冷贵妃十月怀胎生下的龙嗣。未来的新帝!”

“就当是天子好了,这次能做几日呢?”怀柔淡淡道。

“怀柔,我知道你心狠,但没想到你的心如今竟然狠到这个地步,他可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你连一个出生的孩子都没有怜悯爱惜之心了吗?”太后闻言脸色更是难堪。

“我没有怜悯之心,呵呵,太后娘娘。试问你就有了么?你又是何其忍心对一个孩子动杀手的?”怀柔看着太后,忽然一笑,“君屏幽,你还愣着做什么,真要等着再次将皇位拱手相让么?”

“来人!封锁皇宫,把这个阴毒的女人拿下,连同冷贵妃和她的孩子!”君屏幽忽然向后吩咐道。

“是,王爷!”随后蓝卿带人封锁了皇宫,第一举便是捉拿太后。

众人还不及反应,君清夜便出现了。随后冷漓泫也来到。战局忽然变得有些混乱。

但是唯一可以辨清的是,怀柔和君屏幽要反了所谓的新帝。准确的说,是拿回本就属于他们的东西。

熟悉怀柔的人都知道君屏幽在她心中占有的分量。如今她只是随口一句话便让君屏幽起兵就颠覆皇朝,可想而知,她在君屏幽的心中又是何其重要的分量?

君清夜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一夕之间皇城的暗卫被君屏幽的兵马控制的那瞬间,曾经他想也不会想有朝一日会见到君屏幽与怀柔这两个一见面就不对付的人会走到一起,更不敢想他们会联手一起对付他,如今皇兄已经没了,皇妹也失踪了,只剩下他一人了,该如何是好?

不。不对,还有母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太后。

只见她似乎咬牙切齿的在挣扎。不知为何本来的功力尽数被封锁了,愣是使不出来。只能被动的任由侍卫束缚着。青芜本想帮忙,却被一剑赐死了。

场面有些血腥,但对君屏幽和怀柔来说,这大约已经不算什么了。更何况,这完全是他们自找的。

屋内,冷贵妃本来佯装刚生产完的孕妇要继续睡去,听见外面的兵戎声,狭长的眸光被莫名的情绪覆盖。

而怀柔仿佛如说,“今天天气如何,吃饭了吗”一般寻常的站着,恍若此刻才是脱尘的仙子,从天而降,屹立人群,不理会任何人,只是款款起身向殿内走去。

路过香炉,还不忘给里面添加一些香料。

淡淡清香的气息飘出,倒不是她寻常喜爱的雪莲香,而是屋内一贯的味道,也是独有的香味。

与先前被发现的麝香味道无异。

尽管她之前早就发现,却没有点明,她就想看看他们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能维持多久。没想到如今掩耳盗铃还做得如此熟练。

“怀姐姐,你终于来了。”冷若霜抿了抿嘴角,好似挣扎着起身,对怀柔关切的道,“是来祝福我的吗?”

怀柔冷然的看向她,“不必叫我姐姐,你我并无姐妹情分,早先没有,如今更无,我先前已经许你一条生路,是你自己不走,可别怪我!”

“姐姐,你难道不为我感到开心吗?”冷贵妃凄惨的笑了一声,随后大吐一口鲜血。

“你!”怀柔忽然脸色变了变,掀开她的被子。底下果然一片殷红。“你服了生子果?”

“姐姐,不必震惊,我……就是……想知道……当娘亲是什么……滋味,孩子……是真的,求……求……”话语未完,冷若霜闭上了眼睛,好似这一刻怀柔才真正看明白她为何如此。

杀了君冥皓,她没有选择,将孩子流掉,她也没有选择。

可是如今死了她终于自由了,也不知她是何时选好了这条路,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谁也阻拦不得。

孩子没了父母才是亲白。大约是料准了她不会对孩子下手,又正好中了太后的心意,用来作傀儡帝。

这大约是为人父母者皆有的心意吧,她忽然有片刻的动容,但终于还是无法随她的愿。

“来人,将孩子送出宫,永世不得入宫!”怀柔自然明白冷若霜最后想说什么,可是凡事都有例外,她虽然不会对一个孩子动手,可不代表她就会如愿将他捧为新帝。即便君屏幽会如此,她也不会。

这便是她的抉择。不是狠心,而是不得已。

纵然新帝啼哭不已,但也不得不被奶娘抱着送出宫,寻找其养母。

这一夜,注定漫长,太阳升起的有些缓慢,但渲染的黎明却分外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