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啦啦啦完结篇感谢一路走来各位的支持

啦啦啦,完结篇,感谢一路走来各位的支持

“住手!你要做什么?”冷漓泫忽然出手拦住了奶娘,从她手里夺过了孩子。

看似是对奶娘的叱责,实则是冲着怀柔。

怀柔冷笑一声,并不理会,随即暗自运功将孩子抢了回来。

“若霜已经去了,你真的狠心至此,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么?”冷漓泫忽然叱道,声音微沉。

“冷漓泫!你什么意思?”宛若忽然冷声道,“我家娘娘又不是要害死这孩子,不过是想放养而已,况且,害死冷贵妃的也不是她,是你才对!你这是什么口气?!”

“滚!这没你说话的分!”冷漓泫蓦然叱道。

“是嘛?那你更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话,无月,把这个人带下去,若是还想带着孩子,就连孩子一并给处置了!”怀柔轻笑一声,莫不觉得好笑的说道,声音不高不低,却是另一番冷然。

“怀柔!你敢!”冷漓泫忽然红着眼怒道。

“你敢害死我的父母,我为何就不敢杀这个孩子?”怀柔忽然也红着眼叱道,声音不比他冷厉。

“那是他们活该!你要报仇尽管可以冲着我来啊!”冷漓泫忽然怒道。

“是嘛?呵,没什么好说的了!无月,赶紧动手!”怀柔下达命令。

“是,公主!”无月忽然现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孩子便从冷漓泫的手里消失,不知去向。

如暗夜之光,一夕之间被吞没了。

“怀柔,你……”冷漓泫怒极,刚欲冲怀柔动手,就被制住了穴道,动弹不得。

“怎么?你还想动手?”怀柔忽然挑眉。“那好。我就让你死的更明白一些。我父皇和母后就是太仁慈了,才会被你给杀害。”

说道这里,怀柔顿了顿。随后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封密函,打开后直直的扔向冷漓泫。

上面的内容还没念。冷漓泫便已经傻了眼。

那是一封遗愿。

大致内容便是寻找当年冷将军的遗孤。

提笔人是南诏王。

若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可悲至极的,那便是杀错了人却还不自知。

冷漓泫忽然惨淡的笑了一声,看了冷若霜的遗体一眼,自嘲道:“呵,怀柔,你赢了。看来生子果的事儿你也早就知道了吧?”

“嗯,我”怀柔冷淡的点了点头。“但是你错了,你不是输给我,而是输给我的哥哥,是他把这封密函交给我的。”

“哈哈哈哈……”冷漓泫遂不再说话,只是忽然大笑起来,随后抱起冷若霜的遗体疯了一般跑出了房间。

“公主,要去追他么?”无月问道。

“不必,你去召集溪风崖的人。”怀柔吩咐道。

“那公主您呢?”无月问道。

“我没关系,还有君屏幽会保护我。”怀柔笑了笑,随后看了一眼外面。温声道。

“那好,属下这就去。”只是一瞬间,黑衣再度消失。

从冷贵妃宫殿出来走向怀柔宫这一路夜色静静。晚风吹起君屏幽浅紫色的锦袍。高雅的风采即便在夜色也分外夺人心魂。

怀柔被君屏幽牵着,宫鞋踩在石阶上,发出哒哒的响声,在静寂中尤为清晰。

内廷侍卫都远远的避开二人,不知是不敢冲撞,还是被震慑的动弹不得。

二人就这样走了一段路,来到怀柔宫门口,君屏幽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怀柔。怀柔见他回头,也停住脚步抬头看向他。夜色中,君屏幽的脸一如他的人一般。张扬华丽不可一世中令人莫测看不出心底真实想法。

君屏幽盯着怀柔的脸看了片刻,她一如儿时初见他时那般微愣的神色。似乎天在这一刻塌下来她也看不见,眼底只有他。

他忽然眯起眼睛,问道:“怀柔,天色还早,我们现在洞房好不好?”

怀柔忽然一惊,随后恢复淡然道:“你不是不让我碰你么?”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君屏幽忽然眼睛一亮,丝毫不管周边是何种情况,抓着怀柔的手一紧,随后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道。

怀柔翻了翻白眼,并不再说话,心底却是满溢的幸福。

终于等到这一刻,她差点就要放弃了。

房中静静,房外却是另一番天地。

怀柔宫被一千乌衣骑和一万御林军包围的水泄不通,太后被人挟持着不能动,君清夜情急之下带人包围了怀柔宫,却又被君屏幽的人拦着进不去,随后怀柔的人也加入了战争。

一番缠绵,身体疲惫不堪,即便想着起来,但也没力气起身了。怀柔埋怨的瞪着君屏幽,但那眸光含水,盈盈脉脉,似嗔似恼,没有半丝威慑力,相反更是令人心神激荡,我见生怜。君屏幽伸手捂住她的眼睛,柔声低哑的道:“不想真的下不来床,就别这样看我。”

怀柔哼了一声,连气息都是柔弱的。

君屏幽伸手勾起她一缕青丝,缠在指尖,转了两个圈,再看着她那青丝一点一点从她指尖如花一般的弹开,他眸光含笑,柔声道:“乖,离午时还早,你睡片刻,我再喊醒你,待会儿给你看惊喜。”

“不信你。怕是只有惊,没有喜吧。”怀柔没好气的吐出一句话。

“信我吧!安心睡,真的是惊喜。”君屏幽轻轻诱哄,“你这样子没法出去。”

“都怪你!”怀柔气不打一处来。

“是,都怪我,你勾引我的时候,我应该定力足一些,不该让阵地失守,一发不可收拾。”君屏幽笑着道。

怀柔顿时没了声,心中忿忿,今日的事情的确先怪的是她,是没受住诱惑。将一个大灰狼当成小白兔了,她憋屈了一下,憋屈一句话。“下次你定力足一些,别再失守了。”君屏幽轻笑,很是顺从的道:“是的。娘子。”

怀柔点点头,算是基本满意。不满意也没办法了,她嘟哝了一句,“我稍微睡一会儿,到时候醒来看不到惊喜,就和你没完。”

“好!”君屏幽点头。

怀柔实在耐不住困倦,睡了过去。

君屏幽看着她,笑意深深,这样的她。让他如何不爱?哪怕不惜颠覆半壁江山也要许她一个安定的未来。

外面天色大亮,沙漏从卯时指向了辰时,又向巳时迈进。

直到外面的厮杀声消停,再到蓝卿的声音在外面轻声响起,“王爷,您该起来准备了婚宴了。”

好像过了很长时间,又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尽管这个结局是注定的,但又好像与所预料的有些偏差。

怀柔闭着眼睛,却从未睡着。

耳边尽是厮杀声,兵戎交接。

或许。每一秒都有生命在陨落,可是她却顾不上了。既然这一天总要来临,她躲避不及为何不干脆就视而不见呢?

尽管是这么想着的。可心头却还是有一瞬的凝结,随后是空寂。

“怀妃娘娘,不,如今该尊你为皇后了。还记得老衲么?”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

是谁……

“老衲云游四海,本该无名无姓,不记得也罢,但是,可曾记得昔日老衲许你的贺礼?”老和尚轻缓的道。

好像有那么一回事,还是在清泉寺的时候。莫非是那位隐世神僧?怀柔忽然一惊,随后点了点头。

“哈哈哈。记得就好,现在伸出手。就可以拿到了。”老和尚的声音响起,随后又在一夕之间消失。

等等……

怀柔还欲说些什么,伸手便要去拉老和尚的衣角,却意外的抓到了一把扇子。

那是……先前她送给君屏幽作赔礼的扇子……不是碎了么。怎么……

怀柔忽然惊醒,坐了起来,原来一切都是一场梦。

不,不对,不是梦!

怀柔单是低头一看,手里果然是那把扇子,无非床边的人不是老和尚,而是君屏幽。

终于明白,他们的相遇相知相爱从来都是天意,纵是天意如此,为何不承认缘深缘浅皆是命。

她忽然释然了,将手中的扇子重新归还给君屏幽,笑道:“本就是你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可不能再弄丢了!”

“遵命,娘子!”君屏幽温浅的笑道,随后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来到梳妆镜前,绾发,更衣,就好像平时一般。

“等等!谁准你这么做了!”窗外忽然飘来一个不速之客,一身红艳晃得众人一怔。

随即一袭黑衣盖过了他的锋芒,“我!怎么?有意见啊?”

红衣男子随即噤了声。

“哈哈哈,哥哥真是太没出息了。”一个小女孩儿爽朗的声音响起。

“小屁孩一边玩去,你懂什么……”红衣男子没好气的道。

“蠢女人,就知道你故意把我支开去对付那个文清是有预谋的,哼,果然被本大爷猜对了……”一袭冷风吹过,众人不由哆嗦了一下,随后是一阵笑。

“哈哈哈,阴夜哥哥也有失策的时候。”小铁黎笑道。

“咦?皇兄你这是……”君紫鸢不解的看着两人,忽然好似明白了什么,一同笑了起来。

“想不到我秦老儿也有这福气能来看王爷成亲……”秦老儿才刚进门,话音未落,忽然被一个男人的声音截断,“爹!爹!真的是你!”

秦将军忽然扔了盔甲跑了过去。

“你……你是……儿啊,你没有战死沙场吗?哈哈哈,真是太好了!”秦老儿忽然老泪纵横,“快,跪下,叩谢王爷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他,你爹早就死了,哪还能……”

“说到这个,还真得感谢公主,是她救下的我。爹,您没事真是太好了。”秦将军激动的道。

“好了好了,大喜日子,快别哭了,还有大家都一起入座,我小老儿给大家做蝴蝶面去!”

“爹,做什么蝴蝶面啊,做鸳鸯面!双宿双飞!”

“对对对,你看我都老糊涂了!快,来给我打下手!”

……

大殿一片热闹,丝毫没有先前战争的肃杀之气。

从头至尾,怀柔都沉浸在满意的幸福之中,君屏幽亦是笑着不语。但是此刻,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强烈推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