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093章

第093章

蓝家的新年和普通人家的新年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同样坐在电视机前,同样吃吃喝喝。

老爷子已经开始看京剧了,而蓝奶奶也和几个儿媳妇在一旁扎金花了。

至于其他长辈,不是搓麻将,就是玩纸牌,整个正厅里热闹非常。

蓝家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大家族,老爷子和蓝奶奶四儿两女,再加上下面每一家起码两个孩子,甚至像蓝执盈家这种四个的也不是没有。

当年时间赶的巧,都没赶上计划生育,自然人口繁多。

而老人家的喜好,也不过就是含饴弄孙罢了。

哪怕就是蓝从容,此刻也放弃了工作,乖乖的坐在老爷子旁边跟着看京剧。

蓝立端还有罗杰,被容止喊过去当尊师,三个人打一副牌……也不可谓之不惨,有了蓝立端这种的‘猪队友’,另外两个伯母一路的笑声不断。

而蓝执盈则抱了本书,就靠在老爷子身边慢慢看。

蓝家除了两个嫁出去的女儿,还有蓝执盈一家不住在老家这里。剩下的三个儿子都住在本家。

大伯、二伯和四叔都是本分的果农,老家后面将近三百亩的果园,都是蓝家三兄弟的。

用城里人的话来说,就是荒山野岭空地多,只要你能开垦,那么简直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蓝家所在的隋唐镇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传到现在虽然还是那幅田园风光,但人口还算昌盛。

从老家大宅出去,往前走不到二十米就是镇上的大路,再往前走不到五十米,就能融入到镇子的生活之中了。

所以蓝老爷子和蓝奶奶也舍不得离开这些邻里邻居,住在这里根本不会显得孤单。

隋唐镇年轻人不多,大部分都外出打工去了。但是这里的人都习惯‘落叶归根’基本上上了年纪都会回来。

镇子上还有许多小孩子,都是外出打工的人放在家里让家里老人照顾的孩子。

这也算是华国农村的常态了。

蓝执盈家蓝执盈这一代,小孩子的年龄差距不可谓不大。

大伯家的大表哥今年已经四十多了,孙子今年都满月了。而蓝执盈才二十,还不是这一辈里最小的。

蓝家虽然主体是农民,对男孩子采用放养手段。但是对女孩子,那绝对是娇养着。

不过也幸好蓝家家风好,还不至于养出三观不正的熊孩子。

不过娇养的结果嘛,有什么总是会出点什么意外的。

而这个意外,就是蓝执盈小姑家的独生女——杨娇娇。

蓝执盈的小姑当年刚满十八,就被小姑夫拐走了。当年那个时代,法定结婚年龄什么的,还没有出台。

虽然两老是很不满小女儿被拐走,但奈何那小姑夫简直是痴心一片,而小姑也和对方爱的死去活来。

用蓝奶奶的话来说,就是当年话本看多了。

所以最终两个人还是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哪怕是蓝执盈这种看管了‘秀恩爱’场面的人,都不得不感慨一句,牙疼。

小姑夫杨俊是一个商人,而且现在家里生意越做越大。杨俊一点都不觉得那是他自己的能力,而是觉得那是蓝执盈小姑的帮夫运。

这种思维下生意居然还做的这么大,也算是奇迹了。

婚后生活杨俊小姑夫对蓝小莲,也就是蓝执盈小姑那简直是宠到骨子里了。十指不沾阳春水,一过就是二十年啊。

穷的时候一日三餐做饭洗衣甚至是叠被子,都是杨俊来。有钱了,佣人更是成群的请。

怕蓝小莲心里不舒服更是全请的四十岁以上的老妈子和壮汉。

而蓝小莲需要做的,也就是每天在杨俊面前美美哒就行了。

如果你以为这已经是终极了,那你简直太天真了。

身为一个商人——并无贬义——杨俊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才有了个女儿。然后就因为蓝小莲说生孩子痛,直接跑去结了个扎。

对此,生了六个的老老爷子没少挨蓝奶奶的白眼。

也为此,杨俊小姑夫在老爷子面前又是一番水深火热。

但老爷子打心底,还是稍微觉得有点亏欠对方,也感慨于对方的真情。

说实话,虽然可能有点那什么吧,但是华国人骨子里就有一种只有男孩才能传宗接代的意识。

蓝家对此算是淡薄了,但也不能阻止别人这样想。

所以蓝老爷子当年盖房子直接连两个女儿的也一起盖了,所以蓝家养女儿都是几近娇宠,就怕以后女孩子在外吃亏。

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了,正题就是——这样的两口子养出来的女儿,能是什么样的,那简直就太容易想到了。

杨娇娇今年十八岁,去年刚参加的高考。考入了沪城艺术学院,学的是表演系。

所以长相什么的,还是很有自信的。

如果说蓝执盈在家就像是个小公主,那么杨娇娇那绝对是大公主。

在杨娇娇十五岁之后,杨俊小姑夫当着大家的面问过小娇娇喜不喜欢做生意。而在得到不喜欢的答复后,杨俊很果断的决定,等他六十五退休之后就把公司卖了,一半钱他和蓝小莲去周游世界,一半钱给杨娇娇办个生活基金。省着点用一辈子也就不用发愁了。

如果到杨俊六十五岁的时候公司没突然破产,这个省着点用,也就是在每个月起码十万块的零用钱基础上。

对此,蓝家人一致表示——没什么好表示了,那是别人家的生活,自然由别人自己做主。

已经习惯了好吗!

这样的决定之后,杨娇娇是更加肆无忌惮了。在整个蓝家,除了大伯家已经四十多岁的大表哥因为年极差不会去欺负,蓝执盈家三兄弟她危险意识强知道来软的。

剩下的蓝家小辈,简直是从小给杨娇娇当牛做马做习惯了。

而其中,就以蓝鹏为最。

一群人在屋子里不是打牌就是看戏,也算是闹中取静悠然自得。很快,这种清闲就被屋外蓝鹏杀人一般的惨叫声打破。

老爷子连头都没转,继续看着自己的京剧。屋内最后的良心蓝小莲倒是一脸担心的向外看了一眼,不过被旁边蓝鹏的妈妈劝了几句,又专心的回头打牌去了。

这个时候,真心得求一下屋外蓝鹏的心里阴影面积了。

很快,仓皇的蓝鹏就用一种绝地逃生一样的速度冲了进来。“救命啊!”

而身后跟着的,是众人一点都不奇怪的杨娇娇。

“蓝鹏哥,你跑什么呀!”

“不跑就要被你整死了,我为什么不跑!”

两个加起来都四十多岁的人,开始绕着整个屋子转。在第三次挡住了老爷子看电视的视线后,老爷子终于气鼓鼓的撇了撇嘴。

所以说,孩子能养的这么无法无天,老人家的功劳绝对是功不可没的。

眼看着那边大表哥家满月的孙子也要跟着喊起来了,蓝执盈翻了一页书,轻飘飘的丢下两个人。“很吵。”

简直就像是被噤声一般,效果立竿见影。

蓝鹏自动收声,就连跟在后面的杨娇娇,也嘟着嘴巴不敢出声了。

老爷子双手拄着的拐杖在地上蹲了两下,又开开心心的看戏去了。

蓝执盈抬头瞥了杨娇娇一样,用眼神看着自己旁边的地方。“过来。”

杨娇娇心有不甘的看着幸灾乐祸趁机跑到厨房去的蓝鹏,最后还是乖乖的坐到了蓝执盈身边。

而屋内的其他人,对这样的场景再次表示,已经斯通见惯了好吗!

蓝家的早饭,那种简单的,是由心情好的女士们负责。而下午的大餐,那种要摆一大桌子的饭菜,却是由男士负责。

主要是有个当厨师的四叔和大姑父,所以其他人最多也就是打打下手。而两位厨师都是男的,其他大伯母、二伯母什么的,也就不好进厨房了。

虽说都是亲戚,但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不方便的。

华国的习俗,大年初一自然是要在自己家的。蓝家四个儿子在大宅倒没什么奇怪的,而两个姑姑也是因为当年嫁的是孤家寡人的男人,所以也就习惯了每年逢年过节的和蓝家人一起了。

当年那个时候,这也是很平常的情况。

蓝执盈又翻了两页,杨娇娇嘟着个嘴坐在旁边不敢说话。不过不停扭捏的样子,也能说明杨娇娇此刻多么的想跑。

蓝执盈看到杨娇娇坐过来之后的第四页,才轻声问了句。“考艺校,是想当艺人吗?”

杨娇娇最后一点火气也没了,低着头轻声的‘嗯’了声。

蓝执盈再问。“小姑和小姑夫同意吗?”

“就是我爸给我填的志愿,我妈也同意了。”杨娇娇用脚蹭着地,不敢抬头。

杨娇娇学习成绩很好,从小年级前三。当初镇上的人,学校里的人哪个不说是清华北大随便上。

而现在,居然跑去上艺术学校。不管怎么看,杨娇娇在蓝执盈面前气都足不起来。

对着别人还敢说一句这是她的梦想什么的,可是对着蓝执盈,那简直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只剩下胆颤了。

看起来从小到大被蓝执盈‘教育’的成果,还是很显著的。

既然小姑和小姑夫都已经同意了,那蓝执盈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了。瞥了杨娇娇一眼,小丫头脸都憋红了。

“过完年来公司,先跟着实习生训练一段日子,看看你以后想往哪个方向发展再说。”

杨娇娇猛的抬起头,激动的看着蓝执盈。“盈盈姐你不说我吗?”

“说你什么?”蓝执盈的视线再次回到书上,语气更是波澜不惊。

杨娇娇又开始扭捏。“就是为什么上艺校的事情啊。”

“那是你的梦想不是吗?”

杨娇娇瞬间脸变得通红,倒不是被承认了什么的。而是因为看见蓝执盈那笑眯眯的眼神,不好意思的。

从前几天大家回到大宅,杨娇娇虽然不敢在蓝执盈面前直说,但是没少在她附近大放厥词。

为的,也就是能让蓝执盈听见罢了。

而现在蓝执盈表现出来的,也就是告诉杨娇娇,她听见了。

这种杨娇娇略带尴尬的时候,果然还是需要老爷子救场的。

“好好好,等娇娇也上电视了,爷爷以后就能在电视里看娇娇了。”

老爷子说话,蓝执盈自然是另外一种态度。将书合起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拉着老爷子的胳膊撒娇。

“那爷爷有没有看我上电视啊。”

“哈哈哈。”

老爷子只是笑,不过一旁扎金花的蓝奶奶却是毫不客气的揭老伴的底。“怎么没看啊,只要是盈盈的电视剧,你爷爷可全部让人买回来天天放着看呢,还有之前那些什么节目,你爷爷哪个不是重复看五六遍。”

“你个老太婆,说的好像你没看一样。”

眼看着老两口之间的战斗又要打开,罗杰立马撮腾蓝妈妈放了一张好牌给奶奶。

果然,蓝奶奶的脸立马笑开了花。

“哈哈,我看啊,我才不像某些死老头子死不承认。说起来盈盈啊……”

“在呢奶奶。”

“你以后多上点综艺节目啊,虽然那些电视剧也很好看,但总觉得不是在看我家宝贝孙女一样。还是综艺节目好,能直接看我孙女。”

蓝执盈抱着蓝爷爷,旁边的杨娇娇也眼明手快的端茶递水。这边老爷子的心头火也被压了下去。

而且在听到蓝奶奶的话之后,也是一脸故作无所谓,但是眼睛却不停的看着蓝执盈的样子。

蓝执盈还是那幅笑呵呵的样子,对着蓝奶奶回喊。“好啊奶奶,没问题啊,那今年我就努力多上点综艺节目,到时候让你们每天都在电视上看我。”

蓝奶奶耳朵有那么一点点背,只有在听到老伴说她坏话的时候特别灵光。所以蓝家人也都习惯了,平日里说话基本靠喊。

杨娇娇乖乖在一旁端茶递水,虽然努力隐藏了,但看向蓝执盈的眼睛里还是带着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