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094章

第094章

蓝执盈那就来年就多上点综艺节目的话,可不是光说着好听的。

蓝执盈一家四个小孩,因为工作原因很少能回来老家。可是老一辈对蓝执盈一家四个小孩的喜爱,却是一点都不少,尤其是对蓝执盈,简直是整个蓝家小公主一样的存在。

所以如果能在工作之余还能让家人开心一下,蓝执盈自然不会介意将这样的事情多做一点。

一家人,和和气气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重要。

上辈子蓝执盈没参透这个道理,到死的时候,都没感觉到老人家殷切的目光。

而这一辈子,蓝执盈总算体会到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了。

过完新年十五天,蓝执盈这利用特权得来的超长假期也算是结束了。而在投入工作之后,也将工作的重点和叶红雪重新商量了一下。

而叶红雪出色的办事能力,也让蓝执盈的计划,在两天后就得以实现。

蓝执盈看着手里的台本和合同,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看着叶红雪。

“叶姐,效率会不会太高了?”

叶红雪推了推眼镜,眼睛里冷光一闪。“不会,之前因为你的不配合我们已经错失了很多机会了,要知道这年头综艺节目才是最容易提升人气的事情。但是我们也不敢保证这风头能坚持多久,所以尽早不宜迟。”

蓝执盈哭笑不得的看着叶红雪,再看着手里的合约。“一签就是三个月,叶姐你画风不对啊。之前不是走稳妥路线,什么事儿都听我的吗?”

叶红雪翻了个白眼,用鼻子嗤笑出声。“烂泥扶不上墙的时候,我又何必多费心力?”

“……”被形成成烂泥的蓝执盈无话可说了。

“这次是节目是星芒台举办的,虽然星芒台在收视率上是和芒果台有一部分差距。但是芒果台最近邀约里只有一部【契约婚姻】,我想老爷子不会想在电视上看到你和一个陌生男人亲亲热热的。”

蓝执盈不得不承认,叶红雪说的很对。如果自己真的敢这么做,而且那个男人还百分之百肯定不是自己以后的老公,不要说自家爸妈了,恐怕爷爷奶奶失望的眼神就能让自己无地自容了。

想着爷爷奶奶那难过的样子,蓝执盈简直快要不能呼吸了。

捂着胸口,按着桌面。“叶姐你说的对,所有谈情说爱的节目一律不接。等以后我哪天想不开结婚了,再说那些。”

叶红雪丢给蓝执盈一个‘你看吧,我就说了’的眼神,然后指着桌面上的合约简直就像个包租婆一样,就差没点着三七步叼根烟趾高气扬了。

“快看,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就让公司签了啊。今年也要多赚点,地主家都快没余粮了啊。”

蓝执盈也配合的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目十行快速看完合约。“没问题,签吧。”

叶红雪接过合约,转身就想离开。

蓝执盈却是一点放过对方的意思都没有。“叶姐你真的不告诉我,为什么只是过了一个年,为什么你的气场变化这么大吗?”

叶红雪转过身,留给蓝执盈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假笑,就直接离开了。

不管办公室的蓝执盈多么的若有所思,走出办公室的叶红雪却是真的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从高中开始,到现在已经十年了。用十年去怀念一个人,叶红雪觉得自己已经够了。

今年已经二十六了,该是活出自己的样子了。那个连开始都没有的,根本只能算是暗恋的感情,滚一边去吧。

叶红雪拿着合约去了法务部,将事情交代清楚之后,踩着高扬的步伐离开了。

既然已经决定从新开始,努力做人。那么自己那古板的形象也该好好的改变一下了。

从今天早上开始,脸上丑陋的妆容已经去掉了。下一步下午请个假去配一副隐形眼镜,然后再换掉这身老姑婆一样的衣服。

自己才二十六,不是六十二,再不疯狂就真的要老了。

叶红雪只顾着在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注意周围的情况。为了配合蓝执盈的怪癖,公司将很多蓝执盈能用到的部门全部放在了下面几楼。

叶红雪刚去的法务部在三楼,而现在要回二楼。再去专门等电梯,就有点划不来了。

想着也能顺便好好锻炼一下身体,叶红雪轻快的往楼梯间走去。

走……去……

“啊……!!”这绝对是一声惨叫,哪怕是蓝氏这种娱乐公司,也免不了有几个害群之马。

比如说,在楼梯间扔塑料袋的混蛋。

叶红雪一脚踩在一片贴在台阶上的塑料袋,产生的滑力真心一点都不比香蕉皮的效果差。

叶红雪第一反应捂脸,不想破相,也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凄惨的样子。

可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惊魂未定的感觉自己貌似被定格在半空中……被人一手搭腰一手抓腿的抱着……xx这个姿势想想就觉得好蠢。

叶红雪慢慢的将捂着脸的手往下移,慢慢的露出一双眼睛看着让自己避免遇难的好心人。

一个大帅哥,一个冷酷的大帅哥,一个不苟言笑的冷酷大帅哥。

叶红雪简直是条件反射般在心里飘过一万字的赞美,然后悲从中来。“啊!!!!”

这次的惨叫,比之前那声少了惊魂未定,多了数不清的凄厉。

简直犹如天神附体,叶红雪猛的一脚踩稳将人推到墙壁上。悲愤的发现自己第一反应居然是——胸肌……好硬……叶红雪都要被自己的花痴程度震惊了。

“对不起!”

丢下一句哀嚎,叶红雪用自己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了下去,从二楼的楼梯间,冲了出去。

被撞的忽闪忽闪的楼梯门还在晃动,证明刚才那一瞬间,真的有人跑了出去。

蓝从容抿了抿嘴,默默的从墙上把自己摘了下来。刚才那一瞬间,事情发生的太快。

饶是蓝从容这个救人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从外面回来,和盈盈打了个招呼准备去下三楼办事。只不过是为了省事走了一趟楼梯,顺便还英雄救美了一下。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受到的惊吓可能比较大一些吧。

蓝从容默默的将自己收拾好,走到三楼楼梯口。鬼使神差的看向那光可鉴人的黑色壁砖。

自己长的真有那么吓人吗?

蓝从容眯了眯眼睛,然后又摸了摸下巴,回想起刚才那双眼睛,虽然被镜片遮挡着,但总觉得有那么一丝眼熟。

也许,是认识的人?

蓝从容看了看手表,在刚才不自觉的情况下居然已经浪费了五分钟时间。收敛好自己在人前不会出现的一面,快速向着某个部门走去。

刚才去顶楼拿资料的助理,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而另一边,二楼的女士洗手间。

最里面的那个格子里,不停的传来女人隐隐约约哀嚎和哭泣的声音,又为都市传说再添新砖。

蓝执盈办公室,蓝执盈十指在键盘上翻飞。

蓝执盈的个人收入是单独一个账户,而蓝氏的收入还有三分之一会自动打入蓝执盈的账号之中。

看着这些年的总收入,蓝执盈第一次为自己这么多年来居然不知道钱的重要性而忏悔。

钱到用时方很少啊,虽然自己的账户里的数字已经超过九位数了,但只要想想自己之后要做的事情,蓝执盈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好在三月之后,去年五部热映的电视剧,还有《天使》大电影的分红都要结算了。

到时候,总会让自己的计划更顺利一些的。

上辈子蓝执盈最蠢的地方就在于,不论是拍什么电视剧,不管是大导演的还是小导演的,都是直接领的死工资。

所以之后电视剧的收益,基本就和蓝执盈没什么关系了。

而这辈子,蓝执盈总管学聪明了,知道还有种东西叫做抽成。

去年除了公益广告之外,只有两个代言广告。然后再加上写真的收入,到下一次结账的时候,总算可以让人大松一口气。

现在不管怎么算,手里的钱也不会凭空多出来。所以又一次在心理盘算了一遍之后,蓝执盈就关掉了那些东西,开始思考正事。

答应布兰德利·森尼导演的合约是在四月份,而现在才二月底,也就还有一个月的空闲时间。

可是叶红雪刚才拿过来的那个综艺节目的合约,是固定嘉宾合约,一签就是三个月。

但综艺节目嘛,大家都心里有数,基本上就是一个星期一起,甚至可能的话一个星期拍两三期然后放一个月的假也不是没可能。

这次签订的这个综艺节目,差不多也是现在挺流行的那种元素——明星全国游。

现阶段这种节目已经有明星亲子上阵的,男明星兄弟团的,女明星偶像团的。节目内容大相径庭,可架不住广大人民群众对偶像明星的喜爱——对他们出糗的喜爱。

所以同类型的节目是一个接一个,并且是拍一个红一个。

蓝执盈这么爽快的接拍这个节目,自然是因为上辈子这个节目也火了啊。上辈子没蓝执盈什么事儿节目都火了,这辈子蓝执盈过来蹭蹭人气,也不会自卑到觉得因为有了自己这节目就火不起来了。

综艺节目名称——家有一老或一宝。

简而言之,就是将之前所有此类型可以参与的‘人种’来了个大蓉和。毕竟要是不开辟新思路,就有点嚼冷饭的嫌疑了。

顾名思义,几队人马中不是有老人家,就是有小孩。为之后的旅行,增添几分困难度和搞笑度。

在明星中,节目组都敢用老来形容的,那自然是要在六十岁以上了。到了这个年龄,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张丰y?

而相对比‘老人家’更加难搞的小孩子,总算没丧心病狂的和那个火爆到不行的亲子节目一样带四五岁的小宝贝。

毕竟小孩也是要出任务的,所以选的都是十岁左右的小童星。

如果蓝执盈没记错的话,上辈子这节目是四组嘉宾,一组三个人,总共十二位艺人一起参加节目。

蓝执盈默默的将脑袋砸向桌面,咚的一声,简直有点生无可恋了。

重生啊!重生啊!

重新再来一次,这么重要的事情蓝执盈居然一点记忆都没有!

关于这个节目除了知道必火、人多、坑爹之外,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蓝执盈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再次为自己无趣的上辈子哭泣。自己的上辈子到底是怎么活到三十多岁的,除了演戏之外还能不能有点其他追求啊?

上辈子的蓝执盈能知道这个节目,自然是因为节目火遍全国。可作为一个整天都在追寻演技最高峰的演员来说,蓝执盈还真没好好看过几个综艺节目。

于是,悲剧了。

重生的时间越久,蓝执盈就越觉得,上辈子什么的,那简直就是别人的事儿。

现在也只能安慰自己,只要知道它必火就够了。

就当是自己重生的奖励了,到时候自己好好玩就是了。

安慰好自己脆弱的小心肝,蓝执盈才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桌面文档上。只不过才恢复上班两天而已,公司已经帮蓝执盈物色了五个剧本。

而且全部都是那种大导演、大制作的电视剧。

毕竟电影这东西耗时太长,费心费力,而且近期内蓝执盈事情还挺多。想来也有一部分原来是叶红雪和罗杰商量后决定,如果没有那种非常好的剧本,蓝执盈以后的电影还是尽量由蓝立端指导。

蓝执盈挑挑拣拣,看着手里的五个剧本。三部古装剧,一部现代剧,还有一部仙侠剧。

古装剧自然是因为蓝执盈之前演过的古装剧不仅收视率长虹,而且基本都有获奖。

是的,蓝执盈去年下半年拍的那部《宫恋》又被百花奖提名了,蓝氏众人居然有点理所当然的感觉了。

不过蓝执盈这次并不打算再拍古装剧,起码近期之内没这个打算。

拍戏这事情,到了现在这种地步,百分之八十就是为了好玩了。总是同一种题材,蓝执盈也会腻的。

然后就是那部现代剧,差不多也是同样的理由,被蓝执盈pass了。

虽然都被蓝执盈pass了,但蓝执盈还是在注解那边选了几个蓝执盈觉得可以胜任并且能抢到几个角色的公司艺人,这样也算是培养新人了。

至于最后一部仙侠剧,蓝执盈还真的挺有兴趣的。毕竟这个题材蓝执盈上辈子也没接触过,就当是去玩了。

蓝执盈的道德底线不允许她因为重生的缘故就去抢别人辛辛苦苦想到的点子、剧本,但是对于参演这事情,蓝执盈就一点都不介意了。

毕竟蓝执盈身为一个演员,去抢角色也是凭自己的演技,当然,也可能还有点后台的实力了。

真刀实枪的来,总比当个卑鄙小人的强。

将自己的意见全部标注好,然后发到叶红雪的邮箱里。

将所有的事情做好,蓝执盈再次空闲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午饭是在公司解决的,蓝氏的员工食堂还是很出色的。

休息一个小时,等到下午一点半,准时前往空军学院报到。

蓝执盈对于高空的不适应,基本在林梦魔鬼般的训练下已经完全克服了。而在发现蓝执盈对驾驶很感兴趣之后,也不知道林梦是怎么做到的,帮蓝执盈申请到了飞行员课程。

不是体能训练的那种,是可以上机飞行的那种。

对于林梦,蓝执盈在对方嫌弃的目光中,用十个亲吻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而今天,就是林梦帮蓝执盈安排的小型直升飞机驾驶课程,据说半个月之后还是要进行考核的,世界通用证书的考恒。

很多时候,蓝执盈都打从骨子里怀疑,自己去的应该不是什么空军学校,而是一所什么隐蔽的特殊部门吧。

不过事情的真相总是伤人的,在林梦拿出《全球飞行棋架势考核要求》之后,蓝执盈就收回了那份自恋。

基本上只要是个人,有钱,不傻,想考都能考。

蓝执盈现阶段的课程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地面机舱学习,另一部分跟随教练上机实习。

从过年前就开始的课程,早在几个星期前,蓝执盈就已经能顺利驾驶民用直升飞机,和民用双人机。

林梦还教蓝执盈开过战斗机,和民用航空机,可惜那些都是地面模型操作,没敢真带蓝执盈上天飞。

蓝执盈在操作台上,又一次顺利的完成任务。后面的屏幕上,也及时的刷出完美的评价。

蓝执盈摘掉耳机,一脸好奇的看着林梦。

“林教官,你真的只是一个教官吗?”

林梦瞥了蓝执盈一眼,就算是全部的回应了。而林梦手里的记事扳,却是没停的被林梦一直写写画画。

蓝执盈没等到回答,都习惯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过年之后,蓝执盈周围的人就像是共同学习了新技能一样,对于不屑于回答蓝执盈的时候,都用同样的神情招呼蓝执盈。

那瞥眼的神情,还有淡淡的白眼,简直太伤人心了。

林梦速度很快,没到五分钟就写完了。然后绕着蓝执盈走了两圈,在蓝执盈浮夸的惊恐视线中,平淡的问了一句话。

而这句在林梦看来,简直就像是在说‘天气挺好’的话,却成功的让蓝执盈真的惊恐了。

“想学驾驶坦克吗?”

蓝执盈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在下面捏了一把大腿,真的挺疼。

蓝执盈哭笑不得的看着林梦。“林教官,你在开玩笑吗?”

林梦面无表情的甩过来一个白眼。“谁和你开玩笑了,有没有兴趣,说。”

蓝执盈嘴角抽搐的看着自己手底下的操作盘,据说这玩意是最新型战斗机——不是保密的那种。

之前还以为林教官只是开玩笑,现在看来……

“咱们这儿不是空军学校吗?”

林梦的白眼就没停过,看向蓝执盈都有点孺子不可教也的感觉了。“谁告诉你空军里面没坦克了。”

其实蓝执盈很想说,谁也没告诉过我空军里面有坦克啊。

但是面对林梦的冷酷,蓝执盈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皮了。蓝执盈挠着头,讪讪的看着林梦。“林教官,那什么,我只是个小演员而已,我的志愿也只是当明星而已啊。”

“噗。”林梦静静的看着蓝执盈,然后突然喷笑出来。

说实话,笑出来了,蓝执盈的紧张感也总算消失了。怎么说林梦也是带军衔的人,这样的话题可一点都不好笑。

林梦摆了摆手,笑的眼泪都有点出来了。“好了,逗你玩的。”

没等蓝执盈大松一口气,林梦接着说道。“但是教你开坦克不是逗你玩的。”

林梦将手里的记事扳递了过去,对着上面一排勾点给蓝执盈看。“我发现你学东西特别快……”

‘是啊,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想学慢点都不容易。’蓝执盈也只敢在心里反驳。

“而且不光快,还能发现不合理的地方。之前本来没想教你这些东西的,但我另一个身份见到你这种情况就忍不住想让你参加测试,也算是为国尽忠了。”

后面那四个字林梦就是开个玩笑,得到蓝执盈老大一个白眼。

至于另外一个身份林梦没说,蓝执盈也没敢问。

“就像是什么网络游戏,让大家玩之前都有一个内侧,你差不多就相当于这个角色。”

蓝执盈还是有点好奇。“军队应该有很多专业的人吧,为什么找我?”

林梦假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蓝执盈默。“废话。”

“假话就是,你有出色的天赋,我见到你就被你的魅力折服,然后忍不住想要让你更加出色,成为一个全能的女王。”

蓝执盈肠胃有点不舒服了,尤其是林梦那面无表情说着这番话的时候。

“而真话就是,这些都是新型的东西,却偏偏不是什么非常重要,重要到要引起改革的东西。用你来测试,省时、省力还省钱,而如果让那些专业的人来,感觉有点大材小用,就是那种杀鸡还要用牛刀的感觉。”

林梦毫不在意的耸耸肩,蓝执盈的脸都定平了。“还真是谢谢你对我的评价啊。”

“好了别说废话了,这个忙你帮不帮?”

蓝执盈咬咬牙,看着林梦几秒钟之后,还是叹了口气。“再教我游艇这类水上交通工具的使用。”

“成交。”

两个人一击掌,算是达成了交易。

蓝执盈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掌心,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到底中途哪里出错了?自己只是想当个演艺明星而已,为什么奔着全能杀手的路线去了?